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二)军区真是个大机关  

2010-11-22 10:01: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景仁每天到军区政治部大院上班,从家到办公室走路约十分钟。政治部大院是一座三层的办公大楼,虽说是政治部大院,但政治部的不少有实权的工作部门却不在大院里面办公。组织部设在大楼的二楼东头,副部长是两人一间办公室,约有三十平米,除了办公桌、文件柜,书报架、只有一对单人沙发和一个茶几,显得很拥挤。

组织部的工作主要是所属部队党的建设,党员教育,先进典型经验总结,党组织的整顿,直属大单位的领导班子存在问题的调查和解决等。景仁在团里当过政治处主任,当过团政委,对这些工作并不陌生。但军区是大机关,对文字严谨要求很高,使景仁有些感到吃力。他读书并不多,只上过几年学,参军以后除了行军打仗,施工建设,没有系统地补习文化,完全靠自己自学,在师、团机关里还能将就,到了军区大机关,他肚子里的那点料水早就不适应了。军区机关的人城府很深,有些话不能对别人讲,景仁的苦楚只有对邓玲说,

这机关的工作真是不好做,过去,我在当连队指导员、当团政委,搞个材料哼着小曲都能很快就搞出来,现在可不一样了,大机关文种繁多,什么领导讲话、总结、调查报告、请示、汇报、指示、决定、决议、纪要、通知、通告、命令、批复、函,等等,格式要求极严,文字也抠的很细,真是让人头疼,我这个偏头疼的老毛病又经常发作,也只好苦撑着。

那是你刚到这里工作,还没有适应,过一段就会适应的。不过,你还真要顾及自己的身体,不要硬撑着,真的不行,咱跟上级说说,就回到军里去工作。邓玲虽然喜欢大城市的生活,但更希望丈夫能有个舒心的工作环境,也只有安慰景仁。

景仁是个极要强的人,上级交给他的任务从来就不会打退堂鼓。他翻阅了大量的过去形成的文件,反复比较各个时期用语的微小变化,找到了规律。大机关的文件,“八股文”的味道极浓,所不同的就是每个时期的用语变化。机关的文字,每个字眼的使用都有严格的定义,不能错位,比如说大跃进时对总路线的描述,“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这里“多快好省”是表达了四个意思,顺序上是不能搞错的,任何一个字换位,其意义就大不一样。就像现在经济建设把“又快又好”,改为“又好又快”,还是这几个字,换了位置,其强调的内容就大不一样了。

(二)军区真是个大机关 - 东边日出西边雨get - getzhangzj的开心家园抠字眼是大机关文字中的一大诀窍。过去历代王朝为什么都兴“八股”,那就是读这种文字不用太费脑筋,找出里面的关键字眼,就能了解全文的重要意义,这也是机关文字之所以枯燥无味的原因。好在机关文字不是用来欣赏的,是用来办事的,所以必须会写、会读,不然,在大机关可呆不下去。

毛主席也发表过文章《反对党八股》,但这是机关衙门的痼疾,不是那一个人能轻易改变的。毛主席的文章之所以写得深动,他可以无拘无束,加上他深厚的文化底蕴,博古通今,才能写出好文章。

景仁对这种“八股”很反感。过去,领导讲话是没有写稿的,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抗战时期,9旅的旅长王胡子,对全旅官兵讲话,讲了一段,后面忘记要讲什么了,就带着大家呼口号,想起来了就继续讲。一次,在南泥湾动员部队种大豆,讲到种大豆的好处,“这个大豆呀,鸡蛋白特别多,吃了这个大豆,”他身子向下一蹲,做出一副用力解大便的摸样,“拉屎就不用这么费力了”。他把蛋白质说成了鸡蛋白,做出的摸样又逼真,逗得大家笑得前仰后合,但战士们并不觉得领导讲话没水平,倒是觉得领导讲得很形象,很愿意听。景仁自己从指导员当到团政委,讲话也从来不用写稿,除了党代会报告和决议必须是书面材料以外,其他都是自己写几条提纲就讲,这样的讲话,大家都爱听,如果照本宣科,下面会睡倒一大片。

后来领导的作风就不同了,尤其是大机关,不但领导的讲话必须有稿,连主持会议的主持词都要事先写好,领导照着念稿,大家听着枯燥无味,这些其实都不是领导讲话,都是部门的文人或是秘书班子闭门造车搞出来的文章。这也与当时运动频繁有关,当领导的生怕讲错话,被人抓了小辫子。这种文风一直传到了现在,而且愈演愈烈,当领导也不用动脑筋了,拿着稿子念,讲起来一套套,文章也越做越长,动辄上万字,一讲就几个小时,大都是套话、官话,里面真正的内容却很空泛。

机关的会议一个接着一个,下发的文件也是日益增多,面对繁多的文字,景仁的偏头疼越来越频繁,越来越重了,经常要用绳子勒住头部,加班到深夜。他深感大机关这碗饭不好吃,自己也无力去改变什么,只有去适应这种机关的文字工作。部门领导的精力大部分都消耗在这些表面功夫上了。

大机关的人际关系也不像基层部队那么淳朴,表面上都是客客气气,实际上谁都不愿讲自己的心里话,人和人之间好像隔了一道屏障,大家自我保护的意识很强,“逢人只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这也是官场的座右铭,从基层上来的人需要很长时间才能适应。为此,景仁也变得小心谨慎,每天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评论这张
 
阅读(330)| 评论(1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