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苦禅》第六部 坎坷岁月(一) 安家  

2010-11-05 11:01: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景仁接到调令,交接完工作,就到军区政治部报到了,任军区政治部组织部副部长。部长老黄也是景仁在S7军时的老领导。景仁接替的前任副部长老牛调到野战部队任职,还未搬家。

当时军区机关规定,干部调走,三个月内必须搬家,以便腾出住房给下一任干部居住。景仁到任近半年了,可是前任还没有搬家,景仁也不怪人家这些事儿,体谅人家的苦楚,谁不想在大城市多住会儿,还有孩子读书的事儿,中途转学会影响孩子的学业。可是,眼看自己的孩子们要放暑假了,如果错过了开学时间,就又要等下一年转学,耽误了孩子的学业也是个问题,于是决定临时找个地方居住,先把孩子转学的事儿处理好。军区政治部管理科在军区肖副政委的楼下腾出了两间房,景仁去看了也还将就,就计划搬家的事儿。

部队干部住房,是根据职务配给的,也叫营房。因部队干部异地调动频繁,为了减少搬家的负担,所以,家具也是部队配给的,叫做营具。景仁在师、团任职时,邓玲住在部队营房就不用添置什么家具。但景仁经常要带着部队到外地担负施工任务,一去就是几个月半年不着家,邓玲的工作也是不分白天和黑夜,领导一叫就要赶过去工作,所以就在单位要了宿舍。开始是住在盐业公司的临时仓库里,这个仓库是用来存放装粗盐的麻袋,就是几根木头柱子,四周用竹席包裹,房顶是茅草盖顶,没有窗户,只有一扇竹门可以通风。冬天寒冷,四处透风,孩子们的手脚都长了冻疮。到了夏天,太阳一晒,闷热的天气,房子里的温度比外面还要高,简直就呆不住人。晚上睡觉关起门来就像一个大蒸笼,孩子们全身都长满痱子。加上门外十几米远就是单位的公共厕所,那时没有抽水马桶,所谓厕所只是没水冲洗的粪坑,整个夏天臭气熏天,邓玲也只好忍着,毕竟不用跑十几里的路上下班,晚上有任务也可以及时赶到。后来,邓玲调到了县商业局工作,因邓玲工作经常要起早贪黑,局领导才在下面的纺织品公司找了两间住房,邓玲的家这才安顿了下来。

宿舍是一个大院子,四周是两层楼房,中间是个大天井。这个宅邸过去是富人家的住房,全部是尖顶的平房。解放后,因是官僚资本的产业,被政府没收,改做纺织品公司的干部宿舍,并加盖了一层木质的二楼。邓玲一家住的两间房,一间在楼上,一间在楼下,虽说不那么方便,但毕竟比住在竹棚里好多了。

邓玲在县城安了个家,陆续置办了一些简单的家具。这次要搬家去南方大城市,邓玲犯了难,这些家具都扔了,有些心疼舍不得。好在部队答应派一辆解放牌大卡车帮助景仁搬家,才解决了这个问题。

搬家那天,邓玲这个不舍得,那个也不舍得,用来多年的家具全都装上了车,有一把竹躺椅,一张八仙桌,一张写字枱,四把小竹椅子,孩子洗澡的大木盆,几个装衣服的木箱子,十几个装书的纸箱子——景仁最喜欢读书,这些书也是他最心爱的财产-------。景仁了解邓玲的心思,一边指挥帮忙搬家的战士把能运走的都搬到车上,一边还逗趣地说,

艰苦奋斗嘛,老人们常说,破家值万贯呀,能拿上的都拿上。

这一搬家,邓玲才清楚自己的家底,最值钱的就是一辆永久牌的自行车和一部熊猫牌的电子管收音机。这次搬家,虽说这也不舍得丢,那也不舍得丢,可一辆载重四吨的解放牌大卡车也没装满。

《苦禅》第六部  坎坷岁月(一) 安家 - 东边日出西边雨get - getzhangzj的开心家园景仁对此还是很知足的。军队干部自从授衔,部队由供给制转为工资制以来,不但没有涨一分钱工资,为了支持国家建设,在毛泽东主席倡议并带头降低工资的表率下,军队干部先后三次降低工资标准。虽说经过三次减薪,在景仁看来,自己的生活毕竟比起普通群众的生活还是要好得多。自己与邓玲每月的工资,除了一家六口生活外,还要给自己的母亲与邓玲的母亲寄生活费,过年时,要给老人置办一套新衣服,日子虽然紧一些,好在衣食无忧,孩子们上学的费用不用发愁。加上邓玲善于打理家务,勤俭持家,孩子们穿的衣服,都是买结实耐磨的咔叽布,老大穿小了就给老二穿,再传给老三。她自己的衣服也是破了缝,穿洞了补,缝缝补补的又一年,很少置办新衣服,除了一套上班外出穿的呢子外套,几件花布衬衣外,几乎找不出更多的好衣服。

景仁和一家人乘火车前往南方大城市,组织上按照景仁的干部级别,安排了一个软卧包厢,全家人第一次乘坐软卧包厢,那个高兴劲就别提了。孩子们一直打闹到深夜才困乏地睡去。

到了南方大城市,临时住房只有两间,堆放搬来的杂物占据了半间房,剩下的半间房搭了个大床,给三个男孩子睡觉,两口子带着小女儿住在另一间房,一家六口勉强可以住下。

临时住房是一个安静的小院子,院子里有一个近两米高的假山,假山周围是一个直径约三米的鱼池,种着荷花。靠北面有一座三层小楼,二楼和三楼住着军区的肖副政委,楼下是秘书的住房,原来还住着两名家属没有随军的干部,为了给景仁腾房子,临时调整到其他地方居住了。邓玲担心孩子们打闹影响军区首长休息,吩咐孩子们保持安静,不许到花园里玩耍,不准大声吵闹。

孩子们入学入托事宜,组织上也给联系好了,是军区的子弟小学和幼儿园,这样就可以避免语言不通而影响同学们的交流。邓玲的工作,军区政治部也负责联系安排,在市园林局宣传科当干事,一切都操办的很周到,邓玲觉得很满意。对景仁说,还是军区大机关好哇,样样都用不着自己操心。

几个月后,前任副部长腾出了住房,景仁一家迁入了新居。这是一所较大的院子,除了一座三层的主楼外,还有两幢两层的副楼。主楼的东西两侧都是花园,东侧花园有一亩多地,西侧花园约两亩地。

这里过去是国民党政府官员的官邸,解放后被没收成了部队的营房。这个院子里住着的都是组织部的干部。主楼的二楼三楼分别住的是组织部副部长,一楼住着三家人,都是组织部的干事。两幢副楼的二楼住着的是组织部的几个科长,楼下也是安排给干事居住。

景仁住着的这套房足有140平米,楼层的层高也有3.2米。四间住房,外带一间4平米的工人房,一个客厅有30平米,餐厅也有16平米,一厨两卫,前后晒台。房间里配齐了营具,客厅里有一长两短皮沙发和写字枱,装有自动拨号的电话。房间里配置了床和书桌,衣柜。餐厅配置了餐桌、餐柜和餐椅。卫生间配了坐厕、浴缸,几乎不用添置什么家具就能入住。邓玲从县城搬过来的那些家把式都显得土气,反而成了累赘,还要拿出一间小房存放。

孩子们从没见过沙发和沙发床,一时间在上面滚爬,蹦跳,闹成一团。邓玲感慨地说,要不大家都愿住在大城市呢,这大城市的条件就是比住在县城里强好多倍呢。

邓玲与景仁结婚十多年,第一次有了真正意义的家。两口子在一个城市里上班,虽说景仁也有时下部队,但一两个月就能回来。邓玲上班的单位虽说有十几里路,骑自行车去也就十几分钟就到了。何况城市道路不比乡下的道路,都是柏油路,晚上有路灯,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一家人居住的环境又是这么好,真是过去做梦都没有想到的啊。

但这一切在景仁眼里,却很淡漠,他更多地思考如何适应军区大机关的工作,将来会有什么事情会发生。在大机关工作,处事要更加小心,样样都离不开请示汇报,往往稍有差池就会酿成大错。想到这里,不免心里觉得沉甸甸的,没有显出半点喜悦。

  评论这张
 
阅读(307)| 评论(1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