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六)老首长的苦衷  

2010-12-24 15:24: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任部长搬走,景仁一家迁入了部长住房。

那是一座独立的小院子,可能是院子小,院子中间原来的鱼池被打掉了,扩展了一些空间,汽车可以开进院子。靠近院门附近有一颗高大的白兰花树。院门是铁质的,已经拆除,留下顶部花格状的铁质护栏。院子里有一幢两层的小楼,据说这里也是过去官僚资本的产业,解放以后被军队接管。一楼住着三个科长,二楼是部长的宿舍。

这条街都是相邻的几乎相同的规格修建的独立小院和小楼,院子的一侧与其他院子共用一道围墙,只是其他的院子和楼房更小一些。整条街都是政治部机关干部宿舍。

景仁居住的宿舍的设计不太好,楼房是长形建筑,南北向,长与宽比例约为2:1,进入房内,中间是一条长二十多米的T型走道,两边是房间,一共有七间房,客厅和餐厅的门的上部,是用五彩玻璃装饰的花窗。还有五间房可以居住。每间房都在15平米以上。一间厕所,一间浴室,浴室有二十多平米。厨房也较大,有十五平米。南边有一个阳台,约二十平米,阳台外侧围栏远角处和中间各有一根40厘米见方的大理石立柱,阳台的栅栏是用深绿色琉璃瓦烧制成花瓶状,可以看出当时这幢小楼的主人是比较讲究的人。景仁粗略丈量了一下,使用面积达200平米,只是过道占用的面积太大,浪费面积较多。

过了不久,机关管理部门的领导不时地上门来,问问家具要不要换,还缺少什么用具,每周还送来一些只有政治部领导才享有的平价的花生油、猪肉、活鸡、鲜鱼什么的,家里的人都觉得蹊跷。

政治部在近郊有一处农场,主要供应政治部几个食堂的副食品,机关管理部门每周都要给政治部首长家里供应一些平价的副食品,照顾首长家庭生活,这在当时物质匮乏、副食品都要凭票供应的年代,显然是一种特殊化的待遇,其他的机关干部只能是在春节和八一建军节才能享受到这种特别供应的待遇。

后来,从一些人的议论中才听出来,景仁要提拔为政治部副主任了,机关管理部门得知这个消息,主动上门来做好“提前服务”。

景仁自从调到军区机关,勤勤恳恳,任劳任怨,肯动脑筋,脑子灵活,点子也多,虽然担任组织部长的时间不长,但工作有了很大起色,对所属部队的情况能做到“一口清”,人称“问不倒”,汇报工作总是有情况、有问题、有对策、有建议,而且是随问随答,任何时候都是成竹在胸,深受军区领导的好评。军区主要领导看好这个干部苗子,交代干部部门作为政治部副主任人选考察景仁。

在机关里,人事安排问题是很敏感的,也很少能保守秘密,总有一些被称为“地下干部部长”的人,会散布一些这方面的小道消息。

过了不久,这些“地下干部部长”又传出了消息,景仁提拔的事情在军区常委会上没有通过,原因是景仁以前在9旅的老首长,军区的林鸿副政委,听到一些人议论个别军区领导提拔自己的老部下的事情,担心别人说自己是搞小圈子,提拔自己的老部下,就把提拔景仁的事儿给拦下来了,景仁提拔政治部副主任的事儿就这么搁浅了。

党委讨论干部问题,都是由干部部门集中一批需要提拔、调整的干部名单,往往是十几名甚至于几十名干部一次性讨论,这些名单要事先向主要领导汇报后才上会的。一般情况下,干部部门负责人在常委会上作完介绍,常委们没有提出什么疑问,就算通过了,如果有人提出疑义,并不是采取投票表决的方式,主要领导会要求干部部门再做补充了解,下次再议,实际上就是把这个干部搁置了。

景仁听说后,摇摇头说,我这个老首长,真是太老实过头了,那些军区首长,哪个不是想办法多提拔自己以前所在部队的老部下,军区机关部门的领导就属咱们这个军的干部少,其他的军出的干部都老鼻子了,人家怎么议论都议论不到你的头上,你又何苦来拦下自己的老部下呢。

干工作,这个老首长没少给自己的部下添任务,组织部的工作已经很繁重了,他分管专案,还要把景仁拉去管专案工作。从军部到军区,老首长有什么重要工作都要让景仁负责,按他的话说,“这个事儿交给其他人我不放心,还是交给景仁你最省心”。在朝鲜,让景仁管军政治部保卫部、敌工部两个部的工作,还兼任直工部的保卫科长;五十年代末,军政干校发了三次通知,让景仁去学习深造,都被老首长一句话“他不能走,他走了,这活儿给谁干呀”给拦下了,在他眼中,景仁是用来干活的,就像老人离开了拐棍,走路就走不稳了一样,景仁只好认命,可是景仁在提拔的问题上,你不操心也就算了,干部部门按照军区主要领导的意图考察了,你又怕沾包,又给拦下了,这个老首长真是太过于谨慎了。景仁确实对老首长有点意见。

就是这么个老实巴交的老首长,1969年末调到军委一个兵种当政委,也没有逃脱挨整的份儿,这已是后话了。

尽管提拔的事儿搁了浅,并没有影响到景仁的工作情绪,他认为,自己当初提着脑袋出来闹革命,压根儿就没想到过什么升官儿的事儿,能够走到今天已经是很幸运的了,许多战友都牺牲在战场上了,自己更应想的是如何报答党的恩情,报效国家和军队。再说了,不是你的,你想也没用,何必自寻烦恼呢。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现在搞运动,情况那么复杂,搞得不好就会犯错误,可能高出不胜寒呀,这样,心里也就释怀了。景仁想起来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不禁苦笑了,鲁迅先生描写的“精神胜利法”,在自己身上怎么也用上了。

景仁提拔的事儿泡汤了,机关管理部门的“特供”自然就消失了,景仁反而觉得坦然。跟大家一样更贴近群众,心里更舒坦。倒是机关管理部门的这种“势利眼”让景仁感到了一丝凉意,这个社会就是有这么一些人,看着谁要得势了,就千方百计地讨好,一旦你失势了,他们唯恐避之不远。这是国人千百年遗留下来的所谓“人情世故”呀。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1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