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第一部二十七)通过同蒲路封锁线  

2010-03-15 16:26:00|  分类: 苦禅第一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月30日,部队行进到汾阳县交口镇,当时雨下得很大,镇子太小,住不下这么多部队,三营只能在河滩边露营。因为部队要穿过同蒲路敌人的封锁线,要侦察敌情,进行战前准备,部队在原地休整一天。

  宿营后,三营召开作战会议,党内也召开各种会议,传达布置和讨论如何顺利通过同蒲路敌人的封锁线。

 同蒲路敌人的封锁线纵深200余里,沿途敌人设有几十个据点,9旅部队要渡过汾水河、跨过几条公路,同蒲铁路,一直到了同蒲路以东的太行山区才能宿营。

  9旅的部队刚经过了日寇制造的“无人区”,没有给养,饥寒交迫,经受了艰苦环境的考验,大多数战士们身体虚弱,也极度疲劳,要连续行军200余里,且路上随时可能发生战斗,因此这次行军是一次极为艰难的任务。必须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和行军作战准备。

  连续的降雨,汾水河水上涨,部队已经不能在原定的行军地点涉水渡河,为了寻找有利时机,9旅只能在汾阳县一带游动,伺机渡过汾水河。几天以后,鬼子发现9旅的意图,便派出了一些鬼子和伪军前来骚扰。三营走到麻峪口,与一支日本鬼子中队遭遇,营长许信德命令九连投入战斗。战斗打响后,鬼子发现八路军是正规军,且兵力火力处于优势,不敢恋战,马上撤回了据点固守不出。三营继续行军四十余里到达敖坡,发现一支日军和伪军约一百多人在一个村庄抢粮,许营长命令七连、九连从两面出击钳击敌人。自1944年以后,日军主力大部分都调到太平洋战区作战,新补充的侵华日军新兵多,且老弱病残的不少,战斗力不强,这时的日本鬼子已经没有前些年的威风了,加上八路军经过多年作战,已经是一支训练有素,善于打硬仗的队伍。经过了两个多小时的激战,三营仅伤亡五人,敌人丢下几十具尸体逃跑了。

  抗日战争最后两年,八路军地方军区的敌后武工队已经相当强大,他们攻击敌人据点,打击日军,劝降伪军,在群众中有很大影响。9旅南下的部队行军,均由当地的武工队带路,绕开敌人据点,虽然也遇上小股敌人,但在八路军主力部队强大力量面前,鬼子往往一击即溃,缩头躲进据点不敢出来。

  在地方武工队带引下,找到了汾水河一个水浅的河段,9旅部队顺利涉水渡过汾水河。部队行军到了同蒲路附近,据情报反映,鬼子从榆次、太谷等据点抽调数千兵力进驻同蒲路沿线的据点,企图阻截八路军南下。

   三营刚通过了一条公路,在一个村庄集结,准备通过同浦铁路时,接到团长命令,从各据点出来截击八路军的鬼子,正从祁县方向开来一列装甲火车,配备很强的火力,会同周边据点的鬼子企图封锁同蒲路,不让八路军通过同蒲路,团部命令三营做好战斗准备,阻击敌人的装甲火车,掩护全旅部队的辎重、后勤人员先行通过铁路。

  这时,景仁已经担任营部党支部书记,负责营部的党政工作。营长许信德交待景仁负责指挥全营后勤人员和马匹通过铁路,并交待要特别注意保护营部的两匹马。这两匹马背上驮的是全营的家底子,即国民党的关金票子,是三营在南泥湾几年生产销售产品的全部积蓄。景仁马上找营部的给养员、管理员研究确定分工,指定后勤人员通过铁路的序列分工。由营部的管理员在前面带队,营部的后勤人员在前,各连的炊事班随后依序跟进,景仁负责断后。

  日本鬼子的装甲火车和周围敌人据点的鬼子向铁路两侧疯狂扫射和开炮,形成了一道道火墙,景仁在铁路边沉着镇定地指挥后勤人员三人一组,趁着我军的火力压制鬼子的火力的间隙,分批快速通过铁路,跨过了铁路的人员,迅速地跑步通过开阔地,进入对面的高粱地,待全营后勤人员通过后,他才弯着腰,跳跃式地避开鬼子的子弹和炮弹,跑步进入了高粱地。团部的后勤人员也同时通过铁路。这时候敌人的炮火打得更密了,全团的后勤部门通过铁路后,后勤人员大都未经过战斗,看见鬼子的炮火打的很猛,也不听指挥,乱哄哄地挤进靠铁路附近的一个小村庄躲避,先行到达的三营的后勤人员被后续到达的部队挤散了,官找不到兵,兵也找不到官,这种混乱场面景仁从来没见过,急得大喊,各单位按建制集结不要乱。但现场人叫马嘶,根本无人理会,只见后面涌进的人把前面的人推倒了,前面的人还来不及爬起来就被后面的人和马从身上踩过去,发生了伤亡事故。

  景仁看到场面无法控制,就连声高喊,三营的跟我来。说完看见三营负责两匹驮着全营资金的马和两个马夫,这两个马夫被鬼子炮火吓得双腿打颤迈不开步,景仁便从他们手中接过马缰,牵着两匹马,让两名马夫拉住马尾挤出小村进入高粱地。没有向导,景仁带着三营部分挤出村庄的后勤人员在高粱地里走了一段,出了高粱地一看,竟走到了平遥县城城墙旁边。景仁带着三营后勤人员顺着城墙墙根走到一座城门前,只见城门紧闭,城门楼上约有一个小队的日军用机枪向铁路边射击。后勤人员都没有枪,只有景仁带着驳壳枪,不便与敌人战斗,他马上带着队伍离开墙根又钻进了高粱地,再沿着山边一气走了二十多里,日过正午,才在山脚下小村子停下来。

  景仁吩咐给养员到村里搞粮食准备煮饭,派人与营部联系,在全营通过铁路后,能马上吃上饭。交代完任务,景仁便独自一人到村外召集失散的三营后勤人员。看到管理员独身一人找了过来,景仁上前问他,怎么就你一个人,你带的其他人呢?他摇了摇头沮丧地说,都打散了,我一个人都没见着。景仁顿时发起火来,我叫你在前面负责带队,你把队伍带到哪里去了。

   敌人炮火打得实在是太厉害了,各连的炊事班又不听我指挥,我也没办法。管理员低着头叫苦地说。

  不要再罗嗦了,赶快分头去找,天黑前你一定要想办法把咱们营的后勤人员找齐。景仁火气仍没消,没有好气地对营部管理员说。

  景仁回村里分工几个人分头去找失散的人马。到黄昏时分才陆续把人找齐,各连清点人数,一个没少。景仁便召集营部管理人员和各连司务长开会,讲评这次任务,要求各单位的干部切实负起责任,按建制统一行动,不能再发生类似问题。

  安排妥当后,派出与营部联系的人还没回来。三营这次的任务是掩护全旅过铁路,景仁从铁路边传来的枪炮声判断,现在铁路边的枪炮声那么密,估计三营还未过铁路。他决定全营的后勤人员今晚就在小村庄宿营待命,并派人与团部后勤部联系。这是景仁第一次作为领队的角色负担重任,景仁这时感到了身上的担子不轻,各种忧虑一起涌上心头,他要负责全营后勤人员和财物的安全,后勤人员多数没有配发武器,只有几个干部有短枪,没有战斗力,一旦发生战斗,难以支撑局面,派出的人员与营部又联系不上,对这一带的情况又不熟悉,且距离平遥县城的敌人也很近,只有十分钟的车程,鬼子的耳目也很灵敏,在这里逗留,随时可能被鬼子发现遭到偷袭而遭受损失。虽然有消息说,太岳军区派了平遥县游击队过来接应,但一时还未接上头。景仁感到心里烦躁,坐立不安,安顿好营部后勤人员休息后,不时地到村外查看、查岗,一夜未眠,度过了参军以来最难熬的一个晚上。

  第二天,接到团部后勤部下达的行军命令,命令三营后勤部门继续行军,赶到黄仓与三营营部会合。在行军路上,景仁听说团部和一营、二营的后勤人员、骡马都有些损失,自己所带的三营的后勤人员、骡马均未损失,心里这才释然。

  景仁带着全营后勤人员赶到黄仓与营部汇合,营长、教导员看到全营的后勤部门在通过鬼子的封锁线没有遭到损失,对景仁褒奖有加。在行军的路上,景仁与营首长闲谈,营长许信德透露了一个情况。

  这次三营负责掩护全旅部队通过同蒲路敌人的封锁线,打得很顽强,鬼子的装甲火车无法接近八路军过路地点,三营组织的爆破小组,几次接近了鬼子的装甲火车都没爆破成功,战斗进行正酣,鬼子的装甲火车突然撤走,但地面上的对手仍打得很顽强,三营打了半天他们也不退缩,营长也觉得奇怪,这一年多来还没有遇到这么顽强的对手,后来九连冲上对方阵地才知道,对手不是日军和伪军,而是平遥县游击队,由于双方没有联系的渠道,把人家打死打伤了不少才知道打错了,闹出个大笑话。

   当时我就纳闷,怎么这股敌人会这么难打,结果是打错了对象,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打起自家人来了。事后,旅部首长还向平遥县游击队赔礼道歉,进行安抚,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嘛。营长许信德说完,摇了摇头,苦涩地笑了笑。

  原来太岳区派平遥县游击队是奉命来配合9旅通过鬼子的同蒲路封锁线,谁知那时的日本鬼子和伪军已是秋后的蚂蚱,都害怕与八路军主力作战,他们与八路军一交火,知道对手是八路军的主力,是劲敌,马上就撤退了。游击队赶到时,鬼子刚刚撤走,在未与八路军接上头的情况下匆忙参加战斗,把正在向日军发起攻击的三营当成了日伪军,进行顽强地抵抗,遭到了较大损失。

  9旅部队连续行军二百多里,进入太岳军区根据地。部队进入了根据地,就像到了家一样,沿途群众热烈欢迎,送茶递水,还组织妇女会儿童团到各班排进行慰问。太岳军区特地安排了当地民兵表演了施放各种自制土地雷的战法,显示了民兵地雷战的威力。这些群众创造出来的新鲜战法,当时确实让小鬼子尝了苦头,证明了人民战争是八路军克敌制胜的法宝。

  第二天,全团突然集合,说是要清查各营连的物资。为什么这个时候清查后勤物资,这让人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清查完后,有人告诉景仁,团部后勤部门过封锁线时,由于组织不够严密,丢失不少东西,这次突然检查,是看有没有被其他连队捡到或有人浑水摸鱼,拿去私分。全团上下对此议论纷纷,认为团部是小题大作,太不相信基层,这样做伤害了基层人员的自尊,不利于上下之间的团结。后来在太岳军区部队的帮助下找回了团部后勤丢失的物资,这场风波才算平息下来。

  三营长许信德对此也不以为然,私下议论时,他对景仁说,通过这件事,可以看出一个领导的水平,同一件事,处理的方法不同,取得的效果完全不一样,当领导的考虑问题就不能那么简单,你认为呢?

  景仁没当过什么领导,不便在下面议论上级领导的不是,也不好驳许营长的面子,于是哼哈几声就岔开了话题。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