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苦禅第二部 为解放全中国而战斗(一)奔赴东北  

2010-03-18 10:00: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抗日战争胜利,表面上,全国上下都在欢庆胜利,国民党却加紧调兵遣将,为打内战做准备。国民党私下发布命令,日、伪军只能向国民党军队和国民政府投降。国民党政府通过与苏联政府的外交关系,规定进入东北的苏联红军缴获的日伪军武器装备,必须向国民政府移交,不能交给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根据当时的形势,针对国民党随时可能发动内战的情况,中共中央及时提出了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的战略部署,决定从全国各解放区抽调五万名干部到东北,开辟东北根据地的工作。9旅奉中央和八路军总部的命令,迅速赶赴东北。命令要求赶赴东北的部队尽可能轻装,加快行军速度,每天行军一百里以上。

到东北去,自然会引起部队的思想波动。9旅在抗战时期,基本上转战陕西和陕北,兵员多是山西和陕北人,抗战胜利,许多人认为,这下子要过上太平的好日子了,加上党内也有人提出了“和平民主新阶段”的说法,在八路军不少指战员思想中滋生了“两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念头,景仁听说,当时华北解放区就有些部队只保留少数骨干,大部分人员“解甲归田”,回家去享受抗日战争胜利的成果了。这次9旅要开赴关外开辟新的根据地,在队伍中引发了许多议论,山西和陕北籍的战士都说,这次北上,离家就更远了,不知啥时候才能回家去看看。持乐观态度的人就说,东北是个富饶的地方,“九一八事变”后,有一首歌唱到,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矿,无穷的宝藏,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粱。部队到了东北大平原,起码不用饿肚子,不用每天爬大山,比在大山沟里强多了。景仁是营部党支部书记,大量的思想政治工作只能在行军中去做,要巩固部队,稳定战士们的情绪,防止开小差。

9旅在奔赴东北途中,通过了数重敌人封锁线,避开敌伪的据点和国民党统治区,隐蔽行军,在一个多月里,辗转行军数千里路,才进入了冀东解放区,部队经过长途跋涉非常疲劳,战士中也不乏患病的人,景仁在行军途经河南林县时患病,高烧不退,连续三天粒米未进,仍坚持随部队行军和做思想工作。到了河南涉县,部队休整两天,景仁才大病初愈。

9旅进入了冀东解放区,部队都十分疲劳,盼望休整几天。由于八路军是靠两条腿进入东北,而国民党军队靠的是美国的飞机,靠的是火车、汽车运输军队去抢占东北,必须争取时间,不但不能休整,还要加快行军速度。于是上级首长在动员大会上说,

同志们再加把劲,不要怕疲劳,过了山海关咱们就有火车坐了。我们到了东北,接收的是大城市,到那时大家住的是楼上楼下,有电灯电话,这些你们见都没见过,比我们在山沟里打游击舒服多了,可以开开洋荤。

这一招还真灵,部队的思想问题被暂时压下去了,大家都渴望见识这种开洋荤的幸福情景。

冀东解放区的领导看见9旅的武器装备精良,清一色缴获的日式武器,比冀东的部队使用的杂牌货强多了,千方百计游说9旅把武器装备留给冀东的部队。他们编造了一幅美景,说关外是日军经营了多年的地方,那里接收的武器装备,全部是仓库里存放没有开封的崭新的新式武器装备,你们这些用旧的武器装备带过去也是要淘汰,加上你们带着这些旧武器也影响行军速度,不如留给我们,既减轻了你们的负担,又为你们到东北换装后处理旧装备减少麻烦,留下这些旧装备还能支持一下咱们这些穷兄弟,真是一举多得的好事。加上冀东军区领导的几杯水酒一劝,9旅首长信以为真,便命令部队再次轻装,各连队除了留几支步枪站岗警戒以外,其他武器装备全部留给冀东解放区,9旅部队几乎成了徒手步兵。

抗战刚结束,冀东解放区许多地区刚刚解放,附近一些据点里仍由日伪军把守,不肯向解放区投降,9旅没带武器装备,又要赶时间,只能绕行这些县城和敌人据点。9旅经过几天行军,到了河北玉田县,旅部决定分成两个支队出关,第一支队8团和旅部从热河、承德出关,第二支队7团等从山海关出关。

从冀东解放区出发,绕过秦皇岛,沿途一路上都有国民党军队的飞机低空盘旋,阻挡我军前进。7团行军到了山海关,景仁远远看见城楼下悬挂着“天下第一关”的牌匾,高兴地叫起来,同志们,加油啊,咱们到了山海关啦。战士们的情绪也活跃起来,纷纷说,咱们行军走了两个月,这下不用再走路了,有火车坐了。

但战士们高兴的太早,7团到了山海关火车站,火车站里已经挤满了从全国各解放区汇集而来的成千上万部队,熙熙攘攘,由于没有一个权威的指挥协调机构,各部队相互之间没有隶属关系,乱哄哄地互不相让。有些没有事先联系车站安排车辆的部队,抢先挤上了车站计划派给7团乘坐的火车,任凭车站人员怎么劝说他们也不肯下来,在这种时候,谁也不肯发扬风格,真是下手快则有,下手慢则无,7团的官兵眼睁睁地看见一列列火车从车站开走,直到车站里一列火车都不剩,却怎么也没有轮到自己的部队上火车。

乘不上火车,团部命令全团继续行军,这下部队闹起情绪来,团首长动员了半天,战士们就是不肯走,一定要坐火车。营、连的干部也发起牢骚,都说军中无戏言,旅、团首长都说了,过了山海关坐火车,怎么又要我们行军,这样说话不算数,以后这部队还怎么带。牢骚归牢骚,上级的命令还要服从。各营、连干部勉强带着队伍行军,两千多人的队伍稀稀拉拉地拖出两三公里,路上掉队战士很多,全团一天也走不了二三十里路,有的连队甚至不等团、营下达命令就自己就安排宿营,非要等着坐火车。景仁心里想,这都是旅、团首长在动员时错误引导惹的祸,作为一个领导,讲话、鼓动不应太随意,应当留有余地,如果旅、团首长开会动员时不那样说,战士们的抵触情绪就不会那样大,思想工作也不会那么难做。作为基层的政工干部,工作再难做也要做,但效果则大打折扣。

那时9旅的战士多数是1940年前参军的老兵,闹起情绪来,旅、团首长也没辙。旅部只好再派人去与铁路部门交涉联系火车,7团行军到了前卫车站才坐上开往锦州的火车,战士们的情绪这才缓过来。景仁和许多战士是第一次坐火车,上了火车那个新鲜劲就甭提了,大家一路上唱着歌,大声地拉着歌,欢乐声此起彼伏。

7团到了锦州站,再行军到西关飞机场,驻扎在锦州北大营。宿营后,营、连干部都以为上级要给部队补兵和发给新式装备,等了三天,什么装备都没有发下来。当时各解放区大量的部队赶赴东北,谁先抓到装备就是谁的,没有统一的安排和领导。虽说中央调派了东北地区党政军的总负责人,但各解放区派去的部队还没有整编和明确归属,指挥系统还未建立起来,显得秩序很乱。入关的部队也是肥瘦不均,先到达的部队,领导胆子大的抓到了好的武器,装备得很齐整,来得晚的啥也没抓到只好两手空空。9旅到达东北后,解决武器装备的不到三分之一。

三天后,部队坐火车开往沈阳。三营住在火车站附近的红梅町街,过去沈阳人管这个地方叫洋街,是日伪统治时期日本人和铁路官员居住的地区。景仁和营部书记范磊被安排住在一个日本铁路职员的家里,这下子真是土八路进城,开了眼界。日本战败,这些日本人虽然讨厌这些穿戴很土的“土包子”中国人,但也无可奈何,只好安排中国军人入住。这个日本人家庭只有夫妻两人,丈夫姓山田,约四十岁出头,妻子叫米子,三十多岁,到中国来已有五年多,会讲比较生硬的中国话,有时还夹带着一些日本话,可能是忘记了说话的对象,说了几句日本话发现对方听不懂,才又该说蹩脚的中国话,但交流起来没什么障碍。

日本人的住房一般很小,这个铁路职员的家只有两间小房,一进门就是榻榻米,卫生间不足一个平方米。景仁和营部书记范磊每天一进门,日本娘们儿米子就守在门口,先是深度鞠躬,才说,您好,您辛苦啦,我已经为您准备好了洗澡水,然后就是叫他们去洗澡,景仁明白,这日本娘们儿是嫌这些穿着土气的中国人的身上脏,有气味儿。景仁心想,管他娘的,这小日本也有今天,日本帝国主义当初不可一世,侵略中国,给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中国有多少人死于这场战争,又有多少人因战争而流离失所,现在日本战败了,日本人还是这么看不起中国人,觉得有些憋气。但转念一想,也可能是不同国家的文化差异罢了,日本军国主义犯下了滔天罪行也不能算在日本人民的头上,上级也经常讲,要把日本军国主义与日本人民区分开来,想到这里心里也就有些释然。既然这日本娘们儿每天准备好了洗澡水,就每天洗个热水澡享受享受,何乐而不为呢。

吃饭也是由这个日本人家庭负责。吃饭时,那个日本娘们儿米子一直在旁跪着伺候盛饭,你吃一碗她就给你盛一碗,景仁和范磊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一餐饭怎么的也吃上个三四碗,那个日本娘们儿米子一直跪着伺候着,这让景仁他们感到这样吃饭很难受,但住在日本人家里,人家是这个礼数,也只好客随主便了。每餐饭吃完,米子收拾餐桌之前,都要打开收音机听流行音乐,然后才去厨房收拾,他们两口子什么时候吃饭,吃什么,景仁在这个日本人家里借住的几天里一直没看着。

完成每天的工作,景仁和范磊利用闲暇时间到沈阳这个大城市逛了一圈,在景仁的眼中,当时的沈阳城区方圆二三十里真是电气化了,居民普遍都有收音机,点的是电灯,煮饭烧水是电炉。景仁虽然生长在县城,但经济发展落后,但从来没见过居民家里有这么多的电器,这真他是平生第一次开了眼界。

没过几天,部队担心有些干部住在日本人家里不安全,同时也要防范日本人中可能有特务刺探军事情报,就把景仁和范磊移居到惠工街的一户中国居民家里。景仁吃住的那家居民也是铁路上的职员,家庭生活也较殷实,家里除了有电灯、沙发、钟表、收音机外,还养了盆花和金鱼。景仁心想,以后我要是有这么个舒适的家,也不枉抗战了八年。思想上起了变化,贪图享受的思想在景仁的脑海里滋生,对大城市这种电气化的生活很是向往,就真的不想再打仗了。

好景不长,不久,上级传达中央指示精神,被国民党单方面撕毁协议,国共合作破裂,国民党军队马上要大举进攻东北,要求部队做好战斗准备,坚决保卫沈阳。9旅奉命开往辽阳的北大营整编,将冀东军区的23旅取消建制编入9旅,23旅的67团取消建制编入7团。7团新成立了四大队,团部任命景仁任四大队一连指导员,命令景仁当天赶赴铧子沟向四大队报到。

景仁所向往的大城市生活只过了几天就这样结束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