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苦禅第二部(五) “老潘家的人”  

2010-03-23 15:09: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连在方正县驻扎半个月,景仁这个城防司令的凳子还没坐热,就接到四大队的命令,要一连开往通河县、木兰县一带剿匪,扫清附近的零散股匪,确保交通运输的安全。这一地区都是小股的土匪,没有多少战斗力。一连到达这个地区后,势如破竹,很快就拿下了通河县城、木兰县城和一些交通要道上的城镇,消灭了几股土匪,发动群众组织民兵和联防队,把缴获土匪的枪支弹药留给民兵和联防队使用,帮助地方建立共产党领导的民主政权。组织剿匪小分队,对土匪进行进剿和住剿相结合,把附近的零星土匪一扫而光。打下木兰县城,刚好是景仁二十一岁生日。上级指示一连在木兰县休整几天,利用春节这个传统节日,深入群众,宣传群众,组织和发动群众,让当地群众了解八路军,支持八路军,为今后在这个地区开展工作做好准备,同时也让战士们过一个愉快的春节。抗战胜利后,东北地区的老百姓,对八路军知道的很少,他们由于长期受日伪政权的统治,思想较为封闭,认为不管什么军队,都是祸害老百姓的,因此,开展群众工作,是八路军进入东北后的一项重要的工作。

景仁找连长徐大新商量,过春节,除了加菜改善伙食外,我看还要搞点节目让大家娱乐娱乐,和当地老百姓搞搞联欢,拉近八路军与老百姓的距离,便于老百姓了解我们八路军,你看我们是扭秧歌还是踩高跷。

扭秧歌太普通了,我看踩高跷更能吸引人,老百姓肯定也爱看,咱们就来组织个踩高跷表演,这样既新鲜又热闹,气氛也好。徐连长会踩高跷,似乎对踩高跷更感兴趣。

那好,就按你说的,你去给大家布置一下,让大家过个好节。景仁看连长队踩高跷这么感兴趣,就顺水推舟地把这件事交待给他,也好锻炼一下他的组织能力。

徐连长对打仗不在行,但如何玩儿还是很在行,他马上把各排排长找来,安排挑选会踩高跷的人,找来木匠制作高跷木腿,还派人去向老百姓借了男人、女人的服装,两天就准备就绪。

景仁在家乡时就会踩高跷。家乡每年过年都有踩高跷的社火活动,一到正月十五,男女老少都能上去秀一把,年轻人还会玩出不少花样来,博个喝彩。但当兵后好几年没踩了,有些生疏,他带头绑上高跷木腿,在院子里试着走了一圈,然后一个漂亮的鹞子翻身,稳稳地站住了。战士们兴奋地鼓起掌来。七班副李克勤也是玩踩高跷的高手,他看见景仁干净利索的动作,禁不住说了句,哎呀,真看不出来,指导员踩高跷还真是个高手,技高人胆大,一个漂亮的鹞子翻身就把大家都镇住了。徐大新也试着踩高跷,但玩得不是很溜,看着景仁玩出了一个花样,也想秀一把,结果摔了个嘴啃泥,幸亏地上的积雪比较厚,没有伤筋动骨,却惹得大家轰声大笑。他马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泥雪,自我解嘲地说,毕竟年纪大了,玩不好了,那我年轻的时候,像指导员这个花样,我能连翻三四个呢。

景仁一带头,会踩高跷的战士们也跟着练习起来,景仁数了一下,有二十多人踩得比较好,就决定排练一些节目,排的节目有小放牛、兄妹开荒、白蛇传、走西口等,确定了各个角色的扮演者,吩咐各排分头准备其他一些节目和道具锣鼓,凑成一台节目。最后还特别嘱咐,在冰天雪地踩高跷,一定要注意安全,在高跷木腿底下钉上铁钉子,防止滑倒。

大年初三,战士们簇拥着高跷队到县城的大街小巷巡回表演,只见锣鼓喧天,人头涌涌,人声鼎沸,由战士们扮演的男女主人公惟妙惟肖,也有的战士站不稳滑倒的,逗得大家哈哈大笑。通过表演,一连借表演机会向广大群众宣传八路军是人民军队,消灭了土匪才可以过安生日子。踩高跷连续踩了三天,第三天在县城广场上表演,景仁表演了一些高难度动作,踩着高跷从矮凳上跳上桌子,再从桌子上鹞子翻身跳下地,稳当当地站在雪地上,引来老百姓一片掌声和叫好声。

大年初十,一连接到大队命令,北上东兴县剿匪。一连经过一天急行军,赶到东兴县城,经过前面几仗,一连打出了威风,土匪已经闻风而逃了,景仁带着一连把县城清查了一遍,没有发现残留的土匪,便安排在县城宿营。景仁安排了县城各城门的警戒回来,看到县城的各条大街上冷冷清清,基本没什么行人,临街的店铺和居民家的大门都紧闭着。景仁心想,这里的群众受到土匪的骚扰和国民党军队的反动宣传,不了解共产党和八路军,部队住下来,首要的任务就是要有针对性地开展群众工作,宣传共产党和八路军的政策,打开被动的局面。

景仁刚回到连部,司务长李庆民就来报告说,指导员,街上的店铺都不开门,我带着炊事班的同志,走了几条街都找不到粮食下锅。景仁刚在街上转了一圈,已了解了这方面情况,就对司务长说,

这里的群众对八路军还不了解,咱们先不要打扰老百姓,你先让战士们把米袋子集中起来,用自己带来的粮食煮饭,对付一两天总还是够的,等这两天我们做做工作,打开局面以后你再去筹粮。

交待完工作,已是晚上掌灯时分,景仁带着两名通信员高明和吴林到街上找人做工作。转了两条大街,连续敲了十几家人家的门都没有人答应,走到县城北角的一条小街,景仁看见一户人家亮着灯,便叫通信员去叫门,叫了半天,一个老大爷才战战兢兢地出来开了门。景仁让老大爷别害怕,并和蔼地对老大爷说,我们只是想找一碗水喝,不会打扰您老人家很久。景仁让通信员在屋外等候,自己一人随老人家进屋。进到屋内,景仁一边等老人家倒水,一边打量这家人的情况。这家人只有老两口,家里的陈设也很简陋。老大爷给景仁倒了一碗水,景仁一边喝水,一边和老大爷聊家常,套近乎。但景仁问他家里的情况,他总是支支吾吾,没有回答,一直显得很害怕。景仁脑子灵机一动,在进入东北时,曾经和老乡学过一些东北地方帮会的基本常识,东北这里的老人多半是旧社会帮会里的人,何不用当地比较盛行的“家理教青帮会”的规矩试探一下,看能否奏效。景仁是个好学的人,不论走到哪里,都会了解当地的风俗习惯和特色,学会与群众打成一片,伺机做群众思想工作的本领。

景仁对着老大爷比划了一个“三老四少”的手势,并问,老大贵姓?一丝惊愕的表情掠过老人的脸上,这细小的变化被景仁捕捉到,景仁心想,老人家肯定是帮会中人。老人的口气虽然不像初始那样支吾,但看得出来老人还是将信将疑,没有消除恐惧心理。景仁便与他寒暄了几句,又作了一个帮会道别的手势,谢了老人家给的茶水便告退出来,老人家一直送到大门外。

通信员高明见景仁出来便追问说,指导员,怎么样了,有没有好消息。景仁简单地说了一些情况。通信员又追问,那你为什么不顺便向他们打听一下筹粮的事。景仁狡诘地笑了笑说,

心急难吃热豆腐,火候没到,群众没有打消顾虑,现在即使打听也打听不出个所以然来,我看不出明天应该会有好消息。

通信员高明一脸茫然,这指导员进去这户人家才多大会儿时间,全城的老百姓就能理解八路军?。

在那个时代,东北流行的帮会叫家理教青帮会,也叫三番子,在教的人都称是老潘家的人。当时东北人在教的人很多,景仁在进东北后得知这一情况,住在老百姓家里,顺便向老百姓学了家理教青帮会的一些知识,懂得一些帮会的手势和行话,帮会中一般的礼数都能应付,帮会中的人也看不出破绽。

第二天一早,一个六十开外的白胡子老头找上门来求见,通信员高明进来通报后问景仁,

指导员,这是不是你说的火候到了?

景仁心想,果然是帮会的人找上门了,这是一个做工作的好机会,便对通信员高明说,

你先把客人带到堂屋看茶,我看他是这里帮会的头面人物,做做他的工作可能会打开局面。

景仁在堂屋会见了老者,老者开口就问,

昨天,听我们本街的人说你是我们老潘家的人,可是真的?

景仁忙给老者让座,按照帮规作了个手势,并用帮会行话与老者对话。老者高兴地说,

你还真是我们老潘家的人。

两人边用茶边叙话,老者又说,我是本县帮会中辈数最高的,请问老大是什么辈?

景仁回答,

是悟字辈。

老者一听马上站起来说,我是学字辈,论辈数你还是师叔呢,说着就要行礼。景仁忙扶住老者说,

我们八路军有纪律,不准在军营里搞这一套,既然咱们都是“老潘家的人”,只要你知我知就行了,不必那么拘礼。

老者这才坐下继续说,

你出门在外,有什么困难就开口,看我能不能帮上忙,既然大家都是老潘家的人,老大也不必客气。

景仁听老者说完心中暗喜,但仍不露声色,叹了口气说,

这里的老百姓不了解我们八路军,躲着我们不肯露面,其实我们是八路军,到了东北就是东北民主联军,是咱老百姓自己的队伍,我们来到这里是打土匪的,土匪不消灭,老百姓都无法安生地过日子,你能不能给大家说说,让大家不必害怕八路军,我们这个军队有严格的纪律,绝对不会骚扰老百姓。再说我们队伍上都是吃官粮的,无论到哪里都需要在当地筹集粮食,还请老大帮忙筹集些粮食才是。

老者马上应承说,

好说好说,我去找管事的人给你们找粮食就是了,请老大放心,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了。

两人又聊了半个时辰,老者起身告辞,景仁送到门外,两人以帮会的手势作别。景仁从老者口中得知,原来这里的老百姓听信国民党的传言,说共产党来了要共产共妻,杀人放火抢东西,比日本人还坏,所以八路军部队一进城,全城的老百姓都躲了起来。

老者走后,当天下午,司务长李庆民急匆匆跑来汇报说,

指导员,有几个老百姓今天赶着大车主动给部队送粮食来了,粮食问题已经解决了。你说这事儿怎么这么奇怪,昨天这里的老百姓还像躲瘟神一样躲着我们,上门去找还找不到,今天他们却把粮食送上门了,我在想,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古怪。

景仁笑着说,

不用担心,老百姓主动送来粮食你就办手续收下,不会有什么古怪。

司务长李庆民摸着脑袋自言自语地说,

真是怪事儿,这里的老百姓真让人捉摸不透。

司务长李庆民边说边走了出去,通信员高明站在一边没有搭腔,他看到司务长那副表情,又看了一眼景仁,会心地笑了起来。

晚饭前,景仁去各城门查哨,看到街上的商铺都打开门做生意,这时街上的行人已是熙熙攘攘。到了北门,是三排九班的哨位,九班长闻进喜见景仁来查哨,便把景仁拉到一边悄悄地对景仁耳语说,

指导员,你不是喜欢喝酒吗,我打探到在我们这北门附近就有烧锅,我进去闻到那儿的酒味确实不错,要不要带你去尝尝。

景仁知道这家伙是馋酒了,看查完哨离吃饭还有一点时间就说,

那好,咱们去看看,是不是像你说的真有好酒。

九班长闻进喜带着景仁转了一个弯就到了那家烧锅人家大院。一进门,掌柜的马上迎了出来,恭敬地把景仁等人让进上座。景仁开口就问,

掌柜的,你这里有好酒卖吗?

有有,我这里出的酒在东兴县远近闻名,货真价实,有不少乡亲远隔几十里路都要进城来买我的酒呢。掌柜是一脸的笑容。

景仁听他这么一说,把酒瘾勾上来了,就对掌柜的说,

我想买一点尝尝。

掌柜的马上吩咐伙计到酒窖里拿出了一坛陈酒,开了封后倒出几碗递给景仁等人。景仁端起碗闻了一下,一股清醇的酒香扑鼻,尝了一口,只觉得尾净甘冽,回味芳香,没有烧锅子的酒糟味,连说,

好酒好酒,真是好酒,果然名不虚传,一边拿出自己的行军水壶说,掌柜的,你给我灌一壶,多少钱,并掏出钱来要付款。九班长闻进喜也马上解下水壶递给掌柜的,也给我灌一壶。景仁点点头说,我一起付账。

掌柜的见景仁要付钱慌忙推说,

我们老爷子说了,您是我们老潘家的长辈,我请还请不来呢,你喝这么点酒,我怎么能要您的钱呢。

景仁坚持付钱并讲明这是八路军的纪律,队伍上的事儿可不能马虎,掌柜的推脱再三才收了钱。

景仁买了酒走出烧锅人家赶回连部吃饭,在路上他对通信员说,看来人是要学些各种各样的本领,我听一些老同志说,红军长征时经过彝民区,红军的首长还跟当地的彝民首领结拜兄弟,这说明我们学会就用各种手段开展工作,就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那你不是骗了人家吗。通信员直通通地说。

嘘,别那么大声,让人家听到了就不好办了。景仁做出让他小声说话的手势,接着说,不能说是骗人,只是当前工作需要,反正过几天我们就走了,就让他们当成是真的,也觉得八路军不是国民党说得那样红头发绿眼睛,像魔鬼似的,也是可亲可敬的实实在在的老百姓的队伍,这叫做善意的欺骗。人生在世,人们认识事物的知识有限,有许许多多的谎言是无法揭穿的,人们往往生活在谎言中,只要自己觉得是真的它就是真的。

指导员你说的也太玄乎了。通信员高明听得朦朦胧胧,想再问又觉得反正听不懂,也不再问。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