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苦禅第二部(七) “新兵连长”  

2010-03-25 11:26: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连连长徐大新1900年出生,时年四十六岁,他十九岁就在奉系军阀张作霖部当兵,是个老兵油子,旧军队的种种恶习在他身上都能找得到。1931年“九一八事变”,他当了逃兵,被日本人抓来在煤矿上做了苦力,后来在煤矿上当上了煤把头。日本投降后,煤矿上停了产,矿工的生活没了着落,他听说八路军招兵,他带着七八十个矿工来投奔八路军。他带来七八十人都是他在煤矿上的拜把子兄弟,负责招兵的部门想把他带来的人分散到各连当兵,他威胁要带走这些兄弟。征兵的干部担心完不成招兵任务,看实在无法拆散他们,只好把他带来的七八十人都分到了一连,让他当了一连的连长。他们这些人当时是为了寻找生活出路而出来当兵吃粮的,并不懂什么革命道理,也不懂八路军的纪律。徐大新除了打的一手好枪法外,对部队管理和带兵打仗,指挥连队行军作战,那是擀面杖吹火——  一窍不通。从八路军老部队调来一连的骨干背后都称他为“新兵连长”。

“新兵连长”的身上旧军队习气很重,吃喝玩乐搞女人样样精通,对他的管理稍不注意就会惹出事端。景仁在一连担任指导员,与这样的连长共事,着实要花费不少精力,既要带兵,管理部队,指挥行军作战,安排后勤保障,做好政治思想教育工作,还要一点一滴地改造这个“新兵连长”,既要哄又要帮,全连开会和晚点名上的讲话都要一一教他怎么去做。

“新兵连长”带来的战士,都是哥们儿江湖义气很重的人,只有笼络住“新兵连长”,才能稳定他带来的这些战士。如对他的帮助教育操之过急,不注意工作方法,轻则他拉走他带过来的拜把子兄弟,重则产生连队哗变,对部队造成损失。所以对他们身上的旧习气,也只能通过教育慢慢地扭转,还不能操之过急,以免发生变故。

景仁当时只有二十一岁,论年龄,“新兵连长”可以当他的父亲,论阅历,他三教九流都干过,改朝换代也见过,是个久经风霜的人。景仁要管理教育这个四十六岁的“新兵连长”,确实勉为其难。“新兵连长”经常向景仁要钱买烟买酒,他带来的兄弟也经常违反纪律,瞒着景仁,把私下搞来的钱共同瓜分。连队行军打仗的事他一概推给景仁,做撒手掌柜。连队一宿营,吃完晚饭,他就早早上床睡觉,等景仁安排好部队,布置好警戒,做好有思想问题人员的思想工作,疲劳地入睡后,他又爬起来偷偷地溜出去逛窑子搞女人。

有一次连队晚点名,“新兵连长”还大声地说,如果你们不闹事,乖乖地听我的话,我就带你们去逛窑子街。伪满时期,东北个个小镇子上都有不少妓女,尤其是矿区,这些妓女成行成市,当地人称之为窑子街。他讲了这个话之后,他带来的把兄弟带头起哄,他背着景仁,还真的集合全连队伍带到窑子街逛了一圈。从八路军老部队过来的党员老战士看不过眼,向景仁汇报了情况。景仁苦口婆心地大道理小道理的教育“新兵连长”一番,他表面上表示接受批评,看不住他时,他回过头去老毛病又犯,这就是俗话说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天,景仁正在召开党支部大会,四大队的通信员急匆匆地跑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指导员,王大队长叫你马上去趟大队部。

什么事这么急。景仁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看通信员火急火燎的样子不禁问道。

不知道,王大队长就是叫你赶快去。通信员还在喘着大气。

景仁赶到大队部一看,着实地吓出一身冷汗,只见“新兵连长”跪在地上,手上拿着张开机头的二十响驳壳枪指着王大队长说,

王大队长,你枪毙了我吧,你枪毙我吧,我该死,你就一枪打死我吧。

景仁想,可能刚才是王大队长已经训了他很久,方法上有些过激,所以他当面耍起赖来了,景仁深知他玩的花样,对付批评一不吭声、二就耍赖。

王大队长脸色都青了,对他吼道,

你想干什么,把枪给我放下。

只见景仁一个箭步上去夺下“新兵连长”的枪,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拎了起来,马上闻到他身上有一股很浓的酒气,知道他是在借酒闹事,便冷冷地对他说,

你跑到大队部来胡闹什么,马上跟我回去。

“新兵连长”怔了一下,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地跟着景仁回连部。说来也奇怪,他刚才还那副耍泼的模样,可一见到景仁就乖乖地不吭气了。

你还有王法没有,竟敢跑到大队部去胡闹,你就不怕受到军法制裁,你有几个脑袋,我看你是活腻了。我们这是八路军,不是军阀的军队,是有铁的纪律的,不像你那会儿在国民党军队里可以胡来,你以为你做的那些坏事、丑事我不知道,你干的那些事,按照八路军的纪律,枪毙你几回绰绰有余,你还敢跑到大队部去发酒疯。

景仁看他一脸的酒气,知道他的酒还没醒,说话也不客气,狠狠地敲打他。“新兵连长”只是一个劲地说,

是,是,都是我犯---犯糊涂,都是我喝---喝高了,这,这才管---管不住自己的这个臭,臭嘴巴。说着就假装搧起自己的嘴巴。

你别在我面前演戏了,你先去洗个脸睡觉,等你酒醒后咱们再谈。景仁知道现在训他也没用。

等“新兵连长”酒醒了,景仁找他谈话,才知道他的一些劣行被王大队长发现了,为此,王大队长狠狠地训了他。而“新兵连长”也抓住了大队部有些领导的不检点的行为,这才对王大队长的批评不服气,一个人出去喝闷酒,酒喝高了,就跑去大队部吵闹,表演出这惊心的一幕。

那时的部队扩充较快,进到部队的人员情况也较复杂,有些人当时拉起队伍,有人有枪,一收编进来就当上了官,四大队的大队部里也有这样的人,上面的领导干部干出龌龊的事没有及时处理,也直接影响基层,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问题出在下面根子却在上面,造成基层的部队难以管理。自从“新兵连长”出了这档子事,一直成了四大队的一块心病。景仁与这个“新兵连长”相处了半年多,对他带来的兄弟,有的经过教育和熏陶,提高了他们的觉悟,有的在作战中负伤转到后方治疗,有的牺牲了,在连队战斗减员情况下,增补了不少新兵,使“新兵连长”对连队的控制力逐渐减弱。在八路军解放了哈尔滨后,大队部看到时机成熟,才下决心把“新兵连长”调走。景仁这才卸下了沉重的包袱,可以从严管理部队,带出一支能打硬仗、作风顽强的连队。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