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苦禅第二部(八)袭占哈尔滨  

2010-03-26 12:11: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46年3月20日,9旅接到命令,隐蔽开往哈尔滨的外围,任务是在苏军撤出后,用武力强行接收哈尔滨。

日本投降后,进入东北与日军作战的苏联红军统帅马利诺夫斯基元帅派兵接管了哈尔滨,由苏联红军派人维护治安和城市管理。当时苏联与国民党政府有外交关系,按照外交惯例和苏联与国民党政府的协议,苏军撤出这些占领的地区,不能把政权移交给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管辖,只能移交给国民党领导的国民政府。因此,在苏军撤出之前,国民党政府为了抢占地盘,在东北任命了大大小小的接收官员,许多伪满时期的官吏、特务、军警等汉奸被就地册封为国民党的接收大员,哈尔滨市内各政府机构都摘掉了伪满时期机构的招牌,挂出了国民党领导的国民政府的牌子。这些汉奸摇身一变,成了国民党政府的各级官员。这样,苏联红军一撤走,整个城市就落入国民党手中,这对中共中央下达的建立巩固的东北解放区的任务是一个严重的威胁,要消除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的心腹大患,建立统一的人民民主政权,上级指示,在苏军撤出以后,八路军要迅速拿下并接管这个城市。东总命令,9旅负责在苏联军队撤离时迅速拿下哈尔滨。

当时,9旅各部队均散布在北满各地执行剿匪任务,来不及集结,9旅命令各部队星夜兼程,迅速向哈尔滨进发。一连接到四大队的命令,马上从东兴县出发,一路急行军赶到到达松花江北岸。时值春天松花江江面的冰层开始融化,一尺多深的水覆盖了江面的冰层。景仁带着几个人走访了江边附近的老百姓,据老百姓说,现在江面上的冰虽然开始融化,但下面的冰层仍很厚,坐马车可以通过。

景仁听了,半信半疑,为了保障部队的安全渡江,又亲自到河面上用镐头挖了一下,江水下面的冰层确实很硬。因上级命令限时赶到指定地点集结,时间紧迫,距离一连渡江地点附近几十里都没有桥梁可以通过,景仁决定全连冒险乘马车过江,并派人去征集马车。

连长徐大新首先提出反对意见,当着大伙儿的面对景仁说,指导员,我们一连多数都是“旱鸭子”,这要是掉进江里还不都喂了王八啦,你虽然会游泳,也救不齐全连一百几十号人,你得为大家着想呀。

就是呀,大家都淹死了,怎么完成任务啊。马上有人附和徐连长的话。

我看这样,先挑出十个会游泳的战士,由我带领乘第一辆马车过江,如果没有出事,你在江这边再组织其余的人员渡江。景仁看时间紧迫,来不及讲什么道理,他相信事实胜于雄辩,行不行立竿见影。

景仁的话音刚落,就有十几位同志提出坐第一辆马车过江。通信员高明也嚷着跟景仁第一批过江,他是分工跟着景仁的,要负责指导员的安全。

高明你留下,你这种精神可嘉,但你不会游泳,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我必须对每一个同志的安全负责。景仁这话是说给连长徐大新听的,好像只有他才关心大家的安全,平时对大家的生活不管不问,在这种时候,却出来卖乖,反正贻误了战机,他把责任一推了事。

景仁挑选了十名同志,自己先上了马车,吩咐大家坐好扶稳,催促马车车夫出发。只见马车夫马鞭子一甩,七八分钟就过了江。这样一来,给原来害怕走江面渡江出危险的人壮了胆,徐连长看景仁带着第一批战士顺利过了江,指挥全连分乘十几辆马车渡过了松花江。

3月28日,四大队王大队长命令一连隐蔽地进驻马家沟,占领原日本人修建的飞机场,进入机场后要注意隐蔽,不能暴露目标。景仁率领一连利用夜间行动赶到了机场。苏军攻占马家沟机场后,由于没有启用该机场,也未派兵把守,一连很快就占领了机场南面的一幢大楼,控制了机场。

苏联红军原来计划在4月25日全部撤出哈尔滨,后来长春发生了一些变故,苏联红军又决定推迟三天撤出。

9旅首长指示,各部队不得擅自行动,待苏联红军一撤出,各部按照既定部署马上攻占哈尔滨,四大队要一连在机场做好准备,如国民党空军空运军队到哈尔滨马家沟机场,要顽强守住机场,阻止国民党运兵飞机降落。景仁立即布置了防空降的火力,把各排的机枪安排在大楼楼顶做好打飞机空降的准备,并在机场跑道设置了障碍物防止飞机降落。

刚安排好防务,机场北面的一幢楼房起火并传来几次爆炸声,几辆消防车鸣笛疾驰赶来救火,苏军以为机场发生战斗,不久把几辆坦克开进了飞机场。大队部命令一连迅速撤离机场,转到机场的外围隐蔽待命,避免被苏军发现而发生冲突。不久苏军救熄了火,没有发现情况就回城里去了。

在此期间,9旅各团都认真做好了袭占哈尔滨的准备,在哈尔滨市地下党的配合下,头一天晚上,在各部队挑选了一批勇敢精壮的战士,腰间缠满了手榴弹,携带短枪,坐大篷车进入市区,埋伏在挂国民党牌子的所谓政府机构周围和主要街道,苏军一撤走,马上里应外合攻占这座城市。

4月28日,苏军全部撤离哈尔滨。苏军撤走前一天,马利诺夫斯基元帅还在哈尔滨广场举行了盛大的阅兵式,既是宣告对日作战胜利,又是炫耀苏军的武力。

景仁在机场收听了苏军阅兵式的现场转播,通信员高明一边听广播,一边不解地问景仁,指导员,你说苏军这就要撤出了,还搞这玩意干啥呢?

景仁觉得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就反问他,你是东北这圪塔的人,你知道在几十年前,在旅顺口发生的日俄战争吗。高明摇摇头表示不知道。景仁只好讲述了那场战争概况,然后说,本来那场战争,俄国人在旅顺口经营多年,在整个要塞修筑了坚固的工事,日本人靠步兵是很难打下旅顺要塞,但日本人凭着新发明的大炮,这种大炮的炮管有你们沈阳工厂的烟囱那么粗,炮弹有你的腰身那么粗,用火车拉住它,打一炮,后坐力能让火车倒回去几公里远,然后火车把这个庞然大物再拉上来再打下一炮。俄国人要塞的坚固工事被这种大炮摧毁了,更重要的是,俄国人被这种武器给吓坏了,结果,俄国人战败投降了,把旅顺口拱手让给了日本人。这些可恶的日本人,占领旅顺口,他们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伤亡惨重,他把气全撒在中国人头上,在旅顺口大开杀戒,除了留下几十个埋尸体的小伙子外,几乎杀光了旅顺口所有的中国人。

这日本鬼子真是可恶,他和老毛子打仗,关中国人什么事,却拿中国人出气。高明气愤地说。

你说这次苏联打败了日本人,报了几十年前的仇,他不是要炫耀一下嘛。再说,中国是他的紧邻,将来会不会对他构成威胁还不一定,所以,他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吓唬一下中国人,因为中国元朝时,蒙古人就打到了他们的莫斯科,打到了欧洲,他们对中国人也是心有余悸的。

4月28日下午,一连接到命令,由马家沟向哈尔滨市区的南岗方向发起进攻。景仁带领一连向哈尔滨市区攻击前进,一路上没有遇到多少抵抗,顺利地攻进了市内的闹市区。这时候,听到不远处激烈的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是兄弟部队开始攻占市内的政府机关和各警察局,消灭市内主要路口的守敌,配合外围部队攻城。随后,大量的走难人群涌出市区,挡住了一连的前进道路,有走路的、有坐马车的,乱哄哄地挤满了街面马路。上级指示一连,马上在出城的几条街口设卡,截查混在逃难人群中的国民党地下军和伪满军警特等人员,景仁除了派出警戒班外,带领全连上路把守几个路口,截查过往的可疑车辆和行人,很快就抓获了二三十个嫌疑人员,收缴了十几支长短枪。

刚刚盘查放行了一批逃难的人群,又从城内涌出了一拨逃难的人群。景仁站在哨卡边,看见人群中有几个穿长褂的人走在一起,相互不离左右,还不时地传递信息,有的人眼色不安,看到有军队盘查,一个戴着黑礼帽的家伙下意识地在腰间摸了一把。景仁把二排长刘志叫过来耳语几句,二排长便带人前去拦截检查这几个人。

“黑礼帽”看见八路军战士围上来,便大喊,八路军抢东西啦。他有意制造混乱,人群开始骚动,他乘机拔枪在手,正要对上来检查的战士开枪,只听一声枪响,“黑礼帽”马上捂住右手,手枪掉在地上。二排的战士纷纷举起枪对准这伙人,高喊着,不许动,不许动,举起手来。那伙人乖乖地举起手来,战士们马上收缴了他们身上携带的武器。

原来景仁看着这几个人可疑,一面吩咐二排长带人前去检查,一面掏出驳壳枪顶上火,防止发生意外。景仁站在路边,对这伙人的一举一动看得真切,“黑礼帽”一出枪,景仁的枪就响了,打个正着。

景仁安排东北参军的战士向逃难的人员喊话,我们是八路军,是老百姓自己的队伍,大家不要害怕,我们只捉拿汉奸和反动派,不会伤害老百姓,同时组织人员维护秩序,现场才平静下来,一些企图混出城外的汉奸和国民党地下军人员,只好主动自首。

经审查,刚抓到的那几个人国民党地下军,“黑礼帽”是个头目,八路军军攻占哈尔滨后,他们想乘乱夹在逃难的人群中混出城去,没想到栽在了一连手里。他们身上除了携带枪支外,还带着一些重要文件,景仁派人把他们押回团部处理。

夜幕降临,9旅的部队攻占了全城各政府机关,解放了哈尔滨。

哈尔滨解放,上级安排一连宿营的地方是外国人居住区,一条大街的左面是日本人居住区,右面是俄罗斯人居住区,连部设在一个老白俄人家里。老白俄人家特别讲卫生,八路军官兵都是山沟里出来的泥腿子,进进出出鞋子上占带不少泥巴,踩的地板很脏。景仁看见房东白俄老人总是跪在地上擦洗。景仁担心影响不好,决定把连部搬到街对面的一个日本人家里。

第二天一早,景仁正在起草这次袭占哈尔滨行动的战斗报告,四大队王大队长打来了电话,说团部批准,一连连长徐大新回团部报到,另行安排工作,派三营七连的副连长陶锡州担任四大队一连连长。景仁一听到这个好消息,马上吩咐通信员高明通知伙房炒几个菜,把徐大新找来,为他饯行。

徐大新自上次大闹大队部以后,早就听说了大队部要调走他,一直情绪不高。上级下达通知,景仁给他饯行,喝了几碗酒,他竟像小孩子一样哭了起来,一边骂着大队领导,一边说对不起景仁。景仁知道这个老兵油子的心态,只是好声好气地劝慰几句,说一些鼓励他进步的话。景仁觉得,与他毕竟在一起共事半年多,这也是一种缘分,临走了,还是以表扬鼓励为主,但景仁还是婉转地指出了他过去在旧军队的那一套,在八路军是行不通的,到了新单位,要痛改前非,才会有进步。徐大新一直哭哭啼啼,搞得景仁的心情反而不好。        

送走了徐大新,下午,景仁清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坐下来继续写战斗报告,过了一会儿,就听到一声响亮的“报告”,景仁抬头一看,是上级派来的陶锡州连长,马上放下笔笑嘻嘻地迎了上去。“一连连长陶锡州向你报到”,陶锡州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算了吧,你是老同志了,我还要向你学习呢,你却给我来这一套。景仁忙按下陶锡州的手説。

诶,四大队王大队长是这么说的,要我向你报到的呀。陶锡州认真地说。陶锡州是1937年参军的老同志,打仗很勇敢, 9旅南下攻打河南孟县县城时,他是三营七连副连长,带着尖刀排率先冲进城内。他到一连来当连长,景仁感到如释重负一般,拉住陶连长的手发自内心地说,

欢迎你来一连,这下子我可减轻负担了,你知道这七个月我是怎么熬过来的,既要指挥行军打仗,解决全连的吃饭穿衣,武器弹药,还要像哄孩子那样照顾徐大新这个“新兵连长”,这几个月可把我给累皮了。

确实,陶锡州过来当连长,景仁感到解放了,由衷地感到高兴。事实上,后来景仁与陶锡州连长在工作上配合默契,成了很要好的合作伙伴和亲密战友。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8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