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苦禅第二部(九)保卫四平  

2010-03-29 15:49: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放哈尔滨后不久,国民党依靠美国的空军、海军调动大量王牌精锐部队到东北,对东北八路军进行大举进攻,企图在东北与八路军主力决战,把八路军赶出东北,一举扫平东北解放区。面对国民党军队的大举进攻,“东总”决定采取针锋相对的策略,并制定了保卫四平的战略部署。9旅奉“东总”命令,开赴四平前线阻击国民党军队的进犯。

四平位于东北中部平原,在沈阳与长春之间,是中长、四齐(齐齐哈尔)四梅(梅河口)铁路的汇合点,是沟通东北东、南、西、北满的交通要道,又是东北平原的粮仓,不仅在军事上,而且在经济上都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当时中央指示,为保卫长春、哈尔滨、齐齐哈尔三市,必须坚守四平,在四平大量歼灭国民党有生力量,以配合国共两党的和平谈判。此后,中央又电令东总,望死守四平,挫敌锐气,争取战局好转。

9旅乘火车南下,在怀德县公主岭车站下车,马上布置战前准备和战斗动员。旅部通知召开连长、指导员以上干部会议。景仁和一连连长陶锡州赶到县城大戏院,一进入会场,看到与会人员已基本到齐,他们赶紧找个位子坐下,会场里一片肃静。这时,9旅参谋长吴一平走上主席台宣布,“东总”首长来了,全体起立。

景仁心里纳闷,以前9旅开会没有这个程序,都是旅长、政委开口就讲话,没有这么多繁文缛节。正思忖着,看见旅长林木陪同林彪走上主席台。林彪是当时“东总”司令员,这次他亲自赶到四平前线做战斗部署和动员,看来这次四平保卫战的任务情况很不一般。景仁心里想。

林彪在9旅首长的陪同下,走到主席台中央,林彪用动作示意大家坐下,然后就讲,

国民党当局单方面撕毁了国共两党签订的“双十”协定,依靠美军的军舰、飞机从海上、空中向东北运来了大批有美式装备的军队,并对东北全境的我解放区发起进攻,企图把我军赶出东北。国民党的主力新一军、七十一军负责攻打四平,目前,四平前线我军已有几个旅正在顽强地抗击敌人的进攻。你们9旅开到四平前线后,要立即构筑坚固的工事,拿出你们9旅的南泥湾大生产的精神,把山给我挖通,英勇顽强地粉碎敌人的进攻。

林彪的讲话不拖泥带水,简单明确,整个会议不到十分钟。那时候,领导讲话,多是站着讲,不允许讲长话、空话,讲太多的理论大家也听不懂,听不进去,往往开会只需要讲明要做什么,怎样做。至于为什么要做,有什么伟大意义、前因后果等一概不会去讲,全凭你自己去想象发挥。

开完会,各连连长、指导员回去结合部队马上出发,以急行军速度赶往四平前线。那一天天气反常,白天天气很好,太阳落山后,顿时乌云密布,不久即开始下雨,而且雨越下越大,气温也骤降,真可谓是寒风凄雨,部队在泥泞的道路上艰难地跑步前进,异常辛苦。到了后半夜时分,战士们又困又累,体弱的开始掉队,景仁就到各班动员,帮助体弱的战士背包、扛枪,互相搀扶着前进。景仁是指导员,要以身作则,身上多了两个背包和两支枪,一左一右地搀扶两名战士走了二十多里。一路上,景仁感到自己的的体力已到达了极限,他不停地叮嘱自己不能倒下,要坚持住,脸上仍强装笑脸,不断地作大家的鼓动工作。当晚,9旅的部队有强行军一百多里,天快亮时赶到四平前线“东总”指定的四平东线阵地。

一连的阵地在四平以东的火石岭,右侧是三营九连阵地,九连是景仁的老连队,连长田保在南泥湾与景仁是一个连的战友,也是南泥湾的劳动英雄。7团团长陈斌带领各营、连长去看阵地,景仁站在九连连长田保身边,就跟他开玩笑说,

田连长,这回打仗,我靠在老连队的边上,胆子都壮了一些,你老兄对我们一连这个新连队可要多多关照啊。

田保是湘西少数民族,平时话就不多,工作踏实肯干,只是说,

大家加强配合就是了。

各连按照分派的任务进入阵地,马上构筑工事修建坚固的掩体,防备敌人炮火攻击。9旅的阵地前是一条通往四平的大马路和开阔地,是进入四平的重要交通要道,守住这条大路就等于卡住了四平的咽喉,阻挡国民党的增援军队进入四平。

连续急行军,战士们十分疲劳,到达阵地后不能休息,赶紧修筑工事,动员和鼓动工作十分重要,景仁一边与大家修工事,一边做鼓动工作,告诉大家工事和掩体一定要修坚固,国民党军队使用的是美式装备,炮火比起日本鬼子的要猛烈得多,现在多流一滴汗,打仗就会少流一滴血,战士们看见连长指导员都一起干,苦点累点也不觉得什么了,情绪高涨。

景仁和陶锡州连长到各班检查,看到工事修得很坚固,尤其是防炮击坑道掩体,挖得很深且洞口的支撑很坚固,不易倒塌,一般都有两个以上出口,敌人炮击炸塌一个出口,还有另一个出口,保证进入掩体的人员在敌人停止炮击后,能迅速投入战斗。连长陶锡州满意地说,

这样的工事才像打大仗的的样子,像我们南泥湾生产锻炼出来的部队修的掩体,这样的工事和坑道,别说敌人是美式装备,就是老美把他扔在日本广岛的那种炸弹投在我们这个阵地上,我们也能扛得住。

那是原子弹,是威力很大的新式武器,这种炸弹扔在大城市里破坏力极大,但在这荒郊野外,它的破坏力就很有限。景仁补充说。

管他什么弹,他炸不着我们,就能保存连队的战斗力,敌人就别想从我们阵地前通过,敌人想要进四平,他就要付出惨重的代价。陶连长信心满满地说。

5月中旬,四平东线阻击战打响了,国民党新一军和增援四平的新六军美式装备的炮火果然了得,连续几天,敌人的飞机轮番轰炸,大炮和坦克把成吨的炮弹倾泻到一连的阵地上。一连的阵地前沿,敌人不断地发起整营、整连潮水式的集团冲锋,一连在陶锡州连长沉着地指挥下,阵地巍然不动,每次敌人冲锋都在一连的阵地前面留下几十具尸体。他有时还组织一连进行战斗反击,从阵地前捞回一些美式的武器弹药补充自己。有一次一连反击敌人,缴获了几支美式卡宾枪,陶连长拿了一支到连部,

嗨,指导员,你看,我们刚刚缴获的美国枪。隔着桌子老远地就扔过来给景仁。

这种枪长短跟马枪差不多,景仁赶忙伸出双手去接,可是枪一到手,不仅感叹到,这美国枪真的很轻呀,重量还不足日本“三八大盖”的一半。景仁一边摆弄卡宾枪一边想,陶连长打仗果然是一把好手,也就放心地把作战指挥工作交给他,自己全力做好战地的思想鼓动和伤员救治、后勤保障工作,让战士们能吃得上热菜热饭,两人分工合作,配合默契。

每次敌人在冲锋前的炮火准备,景仁都能分辨敌人的炮火是否落在一连的阵地上,每当敌人的炮火向一连的阵地打过来,景仁就大喊,

炮来了,赶快隐蔽。战士们及时地撤出阵地进入防炮击掩体躲避,百试不爽,每次都很灵验,使一连避免了受敌人炮火袭击而造成伤亡。敌人的炮火一延伸射击,景仁就指挥战士们上阵地准备战斗。

通信员高明觉得很奇怪,就问,

指导员,你怎么知道敌人的炮弹什么时候朝着我们一连阵地打过来了呢,好像敌人打炮都是在听你指挥似的。

景仁只是笑笑,没有回答。陶连长接过话题说,

你没看见指导员的耳朵,那是一对顺风耳,有指导员这副耳朵呀,敌人的大炮就逞不了什么英雄了。

自从血战灵邱时,那发夺命的炮弹落在景仁和机枪副射手何贵的身边爆炸,景仁对炮弹的嘶叫声特别敏感,他永远都忘不了那种炮弹飞向自己时那种夺命嘶叫的声音。心想,打仗跟着有经验的人就不会吃亏,这也是自己的一条经验,这么多年打仗,之所以没有被打死,都是跟着有打仗经验的人一起战斗,才学会了不少知识,避过了不少危险。

连续几天,一连防炮击的工作做得好,伤亡也小。而7团其他连队的伤亡却很大,甚至有的连队在敌人几次炮火袭击下,伤亡的人员已经过半。

坚守阵地第三天,一连在打退敌人一次进攻后,战士们忙着修复工事,炊事班长梁喜来到连部报告说,他们抓住七班一个临阵脱逃的战士,请示如何处理。陶连长听说一连有人当逃兵,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对景仁说,按照军法,战时临阵脱逃,立即枪毙,我看毙了他算了。景仁平生也最恨贪生怕死的人,本想说同意马上处决,但转念一想,这是个东北籍的战士,一连的东北籍的战士较多,马上处决这个战士,会影响东北籍战士的情绪,对战斗不利,便强忍怒火,对陶连长说,我看还是先留下他,待战斗结束后,交给团部处理为好。陶连长说,那就按照指导员说的办。景仁便对炊事班长梁喜挥了一下手说,

梁喜,这件事,你们炊事班干的漂亮,我和陶连长商量了,就把他先押在你们炊事班,打完仗之后再处理他,你们把他给我看好了,别让他跑了。炊事班长梁喜领受任务走了之后,景仁觉得有气没处发,一拳砸在桌子上,忍不住对陶连长讲了句,

这个胆小鬼,孬种,我也真恨不得马上宰了他。

陶连长知道景仁的心情,安慰地说,

我看就先这样吧,你也是为了顾全大局,担心东北籍战士的情绪,以前三国时,有诸葛亮挥泪斩马谡,你这是忍怒留人头。我看这事儿你处理的就很好,既然这事儿已经处理了,就没必要再为这事儿伤神儿了。

9旅在四平东线坚守几天后,进入东北的国民党军队已经对四平我军守军形成包围之势,“东总”决定放弃四平,命令四平前线各部队马上集结,实行有秩序大踏步地后撤,收缩防线,把东北大城市的包袱甩给敌人,分散敌人力量,不跟敌人打消耗战,保存自己的有生力量,寻找战机再各个击破消灭敌人。

当时东北敌我双方的力量对比悬殊,敌强我弱。一方面,敌人装备精良,又有美国人出钱出枪炮供蒋介石打内战,正是风头火势,在这种情况下,硬拼是不策略的;另一方面,“东总”的部队是从各解放区选派部队汇集而成的,在东北扩编新组建的部队也较多,武器装备也参差不齐,新兵、新枪、新部队,战斗力比不上久经沙场的老部队。对于国民党军队的全面进攻,“东总”四处分兵抗击,力量也比较分散。同时,“东总”总部的领导对各部队的战斗力情况也不很熟悉,指挥这些部队作战也需要一个磨合过程,加上一些新成立的部队受到国民党特务的策反,临阵哗变倒戈,对战局带来不利的影响。

但不管当时上级对东北战局是怎么考虑的,景仁与陶锡州连长在一起讨论战争局势时是这样认为的。四平保卫战,也就是历史上称之为“一打四平”的战斗,就这样结束了。

  评论这张
 
阅读(292)|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