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苦禅第二部(二十一)俘虏一个山炮营  

2010-04-21 16:29: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月中旬,二野的部队从贵州入川,直逼山城重庆,形成了对重庆的包围,根据中央电令,二野和四野的一部共同发起解放重庆战役。首先展开肃清外围的战斗。9师命令5团直插鄰水、广安,消灭该地守敌。11月23日,5团经过一天的冒雨行军,行程一百二十多里,傍晚时分,部队到达乌江边白马渡口宿营。

冒雨行军了一天,衣服被雨水湿透了,行李在入川时留在后方留守处了,没有换洗衣服,这让久染肺病的景仁感到十分疲劳。景仁拖着疲惫的身子,看到渡口有一个小酒店,便进去坐下来避雨,等待分配住房。这时,团部作战股长李奇兴冲冲地跑进来,看见景仁,忙问,

景仁,你看见团长了吗?

我也是刚进来坐一下,没看见团长过来。看你这么高兴,有什么好消息。景仁有气无力地问。

当然是好消息。李奇晃了晃手中的电报,凑近景仁的耳边说,咱们9师7团,抓到了国民党第十四兵团的司令钟彬。这一下刺激到景仁的兴奋点,

真的?有这等好事,那你赶快去报告团长,他应该是去了渡口观察地形。我在这里等你,一会儿没什么任务,咱们在这里和喝上一盅庆贺胜利,解解乏。

有战斗任务,马上要出发。我得赶快去报告,误了事我可担待不起。李奇转身就走。

什么事儿你担待不起,啊?团长陈良平和政委李茂声走了进来,团长听见李奇和景仁的对话就问。

团长、政委,刚刚收到师部的作战命令。李奇把师部的电报呈给陈团长。团长看完又递给了政委。

我看,就派景仁带一营去执行这个任务。团长对政委说。

政委看完电报,表示同意。

景仁,师部刚发来电报,离渡口六十里外的鸭子塘一带发现一个敌人的山炮营,师部命令我团把这股敌人歼灭掉,团部决定派一营去,辛苦你跟一营去走一趟吧。团长说得很轻巧,要消灭敌人一个营,只是派个人去走一趟而已。往常,派一个营去执行任务,怎的也要找个副团长带队。

团长,今天淋了一天的雨,我的肺病又犯了,一路上咳嗽不停,全身软绵绵的,浑身无力,行军路上,我摔了二三十个跤,现在还没吃上饭,你还是找别人去吧。景仁仍是有气无力地说。

不行,情况紧急,我今天就是要点你的将,不要罗嗦了,你赶快准备一下,马上出发,赶到半路上再吃饭。陈团长用命令的口吻说。

你带一营先走,我和政委带全团随后赶到。陈团长又补充一句。

景仁听得出团长的意思是非要他去不可,军令如山,不能再推辞。

景仁扎好武装带,向团长、政委敬礼,是,保证完成任务。我有个要求,建议由一营的二连担任前卫。全团经过一天的行军,已经很疲劳,我带前卫的二连先走,一营的其他连队吃过晚饭随后赶来,保持体力有利于战斗。景仁在黑水坝一战,对二连长王廷云敢打敢拼的精神颇有好感。

团长立即同意。交待作战股长李奇去对一营下达作战命令。

景仁想到白天已经走了一百二十里,晚上还要奔袭六十多里,自己身体能否受得了。不管怎样,豁出去了,还是靠喝酒提提神吧,当下就对小酒店老板说,

老板儿,请你给我来一口缸白酒。说着递上自己的大口缸,这种大号的搪瓷口缸可以装下一斤多白酒。

老板马上倒满了一口缸白酒。景仁端起口缸,没心思品尝这酒是什么味儿,一仰脖子咕嘟一口气喝了下去,丢下钱转身就走。

这个景仁,打仗时,总离不开喝酒,真有股子虎劲。古人说,酒壮行色,这话一点都没错。李政委高声说,故意让景仁听到。

他还真有当年我年轻时打仗的那股子劲。陈团长其实也就三十岁出头,总不忘摆摆他的老资格。

景仁带着二连到了乌江边,乘船摆渡过江。这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景仁带着二连一路跑步前进,走了二十多里,酒劲上来,加上肺病感染发烧,觉得头重脚轻,两个宣传员左右搀扶着景仁,深一脚浅一脚地又奔跑了四十多里。

天快亮时,景仁带着二连赶到了鸭子塘,敌人的山炮营已经开拔,景仁带着二连抄小路追击。敌人发现解放军追击上来,组织抵抗,从山上的公路对山下抄小路的解放军追击部队,居高临下疯狂射击,边打边沿着公路撤退。枪声一响,景仁的情绪马上被调动起来,他冷静地观察一下周围地形和敌情,发现敌人携带重炮只能沿着公路逃跑,而公路是环山绕行。敌人是炮兵,对步兵作战,战斗力不强。便指着山坡上的一条小路,对二连长王廷云下达战斗命令,

你马上带一个排从右边这条小路插上去赶到敌人前面堵截敌人,一定要坚守住,不要让敌人跑掉;由副连长带一个排从左边的小路插上去,从中间截断敌人,主要任务是突击敌人的营部;其他的人由我带领尾追敌人,咱们中间穿插,前后包抄,使敌人首尾不能相顾,只要前面堵住,中间插上,敌人就会大乱,吃掉敌人的山炮营不成问题。

王连长领受任务带着一排沿右侧的小路飞奔而去。副连长余世才带着二排抄左边近路,进攻敌人的腰部。景仁带着三排利用山石掩护,用两挺机枪压制敌人的火力,很快就冲上了公路,尾随敌人一阵猛打。景仁挥着驳壳枪,连续打出几梭子,敌人抵挡不住,丢下重炮,开始溃逃。景仁带着战士们边冲边打,高喊缴枪不杀,解放军优待俘虏。王连长带着一排堵住了敌人去路,余副连长带着二排穿插得手,从中间截断敌人,活捉了敌人营长。敌人前后受到夹击,只好举手投降。仅用了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战斗,俘虏了敌人一个山炮营。这个山炮营是刚刚装备的清一色美式山炮,还从没有投入过战斗,解放军就照单全部收下。景仁心想,这些情况如果蒋介石知道了,鼻子非气歪不可,他花了老鼻子劲从美国主子那里搞来的火炮,一炮没开就落入了解放军手中,解放军用这些火炮去夺取他的江山,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老蒋还真是运输大队长,这么好的山炮还没用过就送到我们手上。二连长王廷云摸着崭新的山炮,说着俏皮话。

这说明蒋家王朝气数已尽,再好的武器到了他们手里也挽救不了他们的厄运。这些火炮到了我们手里就大不一样了,解放全中国可以大派用场。景仁附和王连长的话说。

一营的其他连队这时候才赶到,景仁看见一营副营长白二龙气喘吁吁地赶来,跟他打趣地说,白副营长,你们这会儿才来赴宴,黄花菜都凉喽。

我们距离这里还有,还有十几里,我们就,就听见这边枪声密集,知道你们投,投入了战斗。我命令部队马,马上跑步赶来,一、一口气跑了十几里,没,没想到,这场戏散的,这么快,我们紧赶,慢赶,还是没,没看上好戏,你,你小子的动作蛮,蛮快的嘛。白二龙说话上气不接下气。

白副营长,慢点说,别岔了气。我把一个山炮营的俘虏都交给你啦,你看这些山炮,用都没用过,我说老伙计,抗战时期,我们7团如果有几门这样的火炮,小日本的据点还不一个个地被收拾掉,用不着牺牲那么多的战士的生命。景仁感慨地说。

吩咐一营把山炮营的把俘虏押到附近的一个小村子里,俘虏们都吵着要饭吃,景仁交代一营安排炊事班马上煮饭,解放军既然说了优待俘虏,确实要给饭吃。在安排妥当后,景仁出来在村口等待团长。

过了一个多时辰,5团团长陈良平和9师师长颜德明骑着马,带着警卫连来到小村,景仁简要向他们汇报了作战经过。

颜师长听完汇报就对陈团长说,

老陈,我看,你们这一仗打得真不错,一个连就俘虏了敌人一个山炮营,战士们打得很勇敢,战术使用也很巧妙,值得好好总结。马上派人把这个山炮营押送回师部留守处。

这时,师部作战参谋骑着马送来一份急电,颜师长看完后对陈团长说,

看来,你们又不能休息了,据侦察,前方三十多里又发现一股敌人,你们团要再接再厉,马上出发追击歼灭这股敌人。

这时,团部、二营和三营还未赶到,团长立即下令,一营马上集合继续前进,追击敌人。然后对景仁说,

景仁,还要辛苦你一下,由你负责把这个山炮营押送到后方交给师部的留守处,一定要保证安全押到。

团长,那你起码得留一个排给我负责押送。景仁马上说。

不行,前方战斗任务很重,我只能给你一个班。

一个班要押送两百多名俘虏和这么多门山炮,我担心路上碰到敌人。景仁仍然坚持。

就只给你留一个班,你要确保这个山炮营不受任何损失地交到留守处。团长用不容置疑地口吻说。团长说完就交代警卫连留一个班负责押送俘虏,其他部队马上出发。

是,保证完成任务。这种情况下景仁哪敢有二话。

景仁,这次抓获了这么多的马匹,你去给我挑一匹好马,我这匹马老了,也该退役了。景仁在师部工作了一段时间,颜师长与他相熟,说话也直来直去。

颜师长,您稍等,我马上去挑,准保您满意。

景仁找到敌人山炮营长对他说,

你立即去找三匹好马给我们部队首长用,拉炮的马不要,要从驮炮弹的马匹中去找,赶快。并吩咐两名宣传员跟着敌山炮营长去挑选。

不一会儿,敌山炮营长挑出了三匹马牵了过来。景仁一看果然是好马,毛色油亮没有杂毛,又高又大,两腿细长,腰肥臀圆。景仁把马牵过去,师长、团长、政委各骑了一匹,转了一圈,都满意地说,不错,真是好马。

师、团首长出发后,景仁带着三个宣传员和一个班的押送人员把敌人山炮营集合起来训话。

首先让他们交出短武器。当时敌人虽已投降,但军官的手枪都来不及收缴。收缴了武器,景仁宣布,三个宣传员分别到三个炮兵连队去担任指导员,并宣布任何人如果不听指导员的命令,指导员可以就地正法。

虽说安排了三个宣传员担任各连的指导员,但要看管这两百多人,力量显然不够。景仁凭着保卫工作直觉和经验,给他们各挑选了十个刚被抓来当兵的小伙子,经过教育,安排他们当连队的临时班、排长,把各连队的军官看得严严实实,俘虏们也不敢捣蛋,

虽说给俘虏的三个连都安排了指导员,挑选了一些骨干协助管理战俘,但景仁心里仍没底,既担心行军路上遭遇敌人难以应付,又担心俘虏中有人捣乱,看押解的人员少煽动哗变,十几个人押送两百多人,毕竟是件难做的工作。景仁交待负责押送的班长带五个战士担任前卫,做好战斗准备,随时准备战斗。自己则带五个战士断后,随时应付战俘中发生突发事件。途中不敢安排住宿,经过一夜又大半天的急行军,顺利地把山炮营交到了师部留守处。景仁这才如释重负,这已是两天两夜没有阖眼。

12月初,5团奉命渡过长江,到长江以北截击从重庆逃跑的敌人。一路上向鄰水县方向追击敌人 ,沿途不断地截获歼灭国民党溃败下来的军队,俘虏了二千多敌人和缴获了大批的武器、烟土和银元。攻克了鄰水,部队还没来得及休整,又接到命令,继续向广安县城挺进,歼灭广安县城的国民党守军。

  评论这张
 
阅读(619)|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