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匹老马,识途,负重,耐远,奔放。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苦禅第二部(十三)“穿鞋指导员”  

2010-04-06 14:50: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46年底,八路军肃清北满地区的匪患,深入发动群众,实施土地改革,北满根据地得到进一步巩固。北满的部队集结在松花江以北地区整训。北满部队也进行了整编。“东总”把北满的部队编成东北野战军第一、二、六纵队和三个独立师。9旅改编成北满独立一师,景仁所在的7团四大队一连,改编成7团三营十连,景仁仍担任指导员,陶锡州任连长。

北满部队整编后,独立一师参加了东北战场著名的“三下江南”战役。

国民党军队大举进攻东北,占领了中部的各大城市和中小城镇。共产党领导的东北民主联军按照中央的战略部署,放开大路,占领两厢,仅保留了北满和南满以及东满、西满等几个主要根据地。

1946年10月,东北民主联军先后歼灭国民党军队和策动国民党军队起义,使东北国民党军队损失了三个师。国民党东北剿总杜聿明制定了北守南攻,先南后北的战略,首先发动对南满解放区的进攻,企图先消灭南满的东北民主联军,再北上图谋北满,一举消灭共产党在东北的军事力量。“东总”司令员林彪采取针锋相对的战略,坚持南满,巩固北满,南打北拉,北打南拉,南、北满形成掎角之势,南北满根据地密切配合,粉碎国民党军队的进攻。因此,针对国民党军队的进攻,南满的东北民主联军在这次战役中主要是“南打”——“四保临江”,而北满的东北民主联军则是“北拉”——“三下江南”,即北满东北民主联军渡过松花江,围困和拔除敌人沿铁路线的据点,造成国民党军队北线紧张局势,使国民党军队陷于南满和北满两面作战,两头不能相顾的境地,待国民党军队从南线抽调军队回援北线,我北满部队立即撤回江北。这次战役历时约四个月。

那一年,东北的冬天特别冷,气温经常下降到零下四十度,部队经常要在没膝深的雪地里作战,条件特别艰苦。景仁靠坚强的思想政治工作,始终使连队保持旺盛的革命热情和顽强的战斗力。

为了保障战士们在冰天雪地作战双脚不被冻伤,景仁对战士穿乌拉鞋进行专门的训练和检查。由东北籍的战士教大家捣软乌拉草,然后再絮到鞋里,一定要絮的均匀,絮的够量再穿在脚上。当时连队中从南方过来的老兵不会絮乌拉鞋,往往马虎对待,胡乱往鞋子里塞一些乌拉草就穿,这样在雪地里作战很容易把脚冻坏,影响行军和作战,因此,景仁把连队战士絮好乌拉鞋当作一件大事来抓。有些老兵背后就议论开了,这个说,

唉,我说咱们的指导员怎么变得像个老娘们儿似的,连我们穿鞋子还要搞什么检查训练,还当我们是刚刚断奶的小孩子,还不会穿鞋呢。

那个也说,就是,我们这打仗主要靠军事技战术,一个指导员不好好地抓军事训练和思想工作,老是抓我们穿鞋,真不知指导员是在抓西瓜还是在捡芝麻。

景仁专抓战士们穿鞋问题,成了战士们茶余饭后的一个重要的谈资,还有的战士说,咱们十连的指导员干脆改为“穿鞋指导员”算了。引得大家笑声并不断。

陶锡州连长听见战士们的议论,回来连部学给景仁听,逗得景仁也笑了起来。两人说笑了一会儿,景仁正色地对陶连长说,

陶连长,你也别小看这穿鞋,学问可大呢,细节往往决定成败呀。在东北地区冬天作战,外面的温度经常是零下三四十度,这鞋子穿不好,冻伤了战士,会影响咱们连的战斗力,咱们可不能马虎。你看,这乌拉草真是个宝,穿上它走路又轻又暖和,尤其是在冰天雪地的环境下作战,这个穿鞋没穿好,战士们的脚冻坏了,纵使你有再好的技战术也施展不开,到那时,你即使有劲也使不上,到那时,战士们该管我们叫“冻脚连长”,“冻脚指导员”了。

这么说,我们还是一起来抓穿鞋,你为主,我配合,以后看谁再议论你是“穿鞋指导员”,看我不扒了他的皮。陶连长也当真地说。

那也不用,战士们的嘴巴长在自己嘴上,你压是压不住的,我看就让他们去议论,我就先当这个“穿鞋指导员”,等打仗时,战士们有了体会,我看你再让他们去说怪话,怕也没有人去说了,事实胜于雄辩呀。

景仁看陶连长不说话,想了想,又说,

实际上,我们不少领导,在推行自己的方案中,听不进不同意见,往往采取压制群众意见的办法,不准大家议论,只能有一个声音,这样会适得其反,你越不让人说,别人就越想说,你放开议论,大家说说也就不说了,接下来就是等待实践的检验,实践证明你是对的,你的威信就会更高,根本不用压制别人来提高自己的威信。这话我可不是针对你陶连长讲的,我这是指上面那些有官僚主义倾向的领导,他们往往是这样做的,即使到头来实践证明他也是对的,大家也不会觉得他有多高明。景仁的这番话是多年来的体会,有感而发。

你这个秀才,还真会琢磨呀。陶连长对景仁的看法也有同感。

景仁听了大家的议论,丝毫也没有放松抓战士们穿鞋的检查落实,他经常到班里对战士们絮的乌拉草鞋子逐个检查,摸摸絮的均不均匀,让战士穿上跑步看行动是否自如,还在全连大会上宣布,

每人每天穿鞋脱鞋都必须仔细絮好鞋子里的乌拉草,不准马虎,连部定期检查,谁不合格要作检讨,连队还要通报批评。

1946年12月上旬,国民党集中了六个师的兵力向南满解放区发起进攻,企图打通通(化)——辑(安)(现在是集安)线,歼灭南满东北民主联军三个纵队于长白山地区。“东总”指示,北满东北民主联军三个纵队和三个独立师于1947年1月5日利用松花江面结冰,出击到江南地区,包围塔木国民党守军,吸引敌人增援,伺机歼灭敌人的援军。这次北满东北民主联军的行动,史称一下江南。

独立一师渡江南下,到达指定集结的村庄,发现这里一片空旷,荒无一人,经向其他地方的老百姓打听才知道,1945年,日本鬼子曾在这里搞细菌战试验,使用了鼠疫病毒,这一带老百姓全部死光了。为保障部队安全,经请示上级,独立一师马上撤离了这一地区。景仁看到日本鬼子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又想起部队从延安南下豫西时路过无人区的惨象,心想,日本虽然战败投降,但他们所欠下的这笔血债是应该永远铭记。

一下江南,北满东北民主联部队歼灭国民党军队新一军的两个团和保安团的部队一部分,独立一师在德惠县西北面的靠山屯消灭敌人守军一个营和地方保安部队共七百多人。国民党被迫从进攻南满的军队抽调了两个师回援北满,停止了对南满的进攻。因当时东北气温骤降至零下40度,北满东北民主联军部队返回江北,东北民主联军取得了一下江南和一保临江的首战胜利。

国民党军队不甘心失败,与2月5日集中了4个师的兵力又犯临江,南满东北民主联军三纵、四纵对国民党军队较弱的195师进行反击,歼敌两千余人,三纵于2月6日又歼敌207师增援部队一个团。四纵深入敌后的本溪、抚顺、恒仁等地攻克国民党守军多个据点,吸引准备进攻北满的国民党军队一个师返回南满增援,再次使国民党军队首尾不能相顾,挫败了国民党军队的进攻,取得了二保临江的胜利。

国民党军队恼羞成怒,于2月13日,集中了五个师的兵力三犯临江。“东总”指示北满东北民主联军部队于2月21日再下江南,史称“二下江南”重点向吉(林)、长(春)地区进攻。北满六纵主力歼灭国民党新30师的一个团,进而北上,与北满独立二师围困德惠县城。北满独立一师的任务是负责打援。

景仁和陶连长带领十连的战士们在铁路边的雪地里整整趴了一个晚上,当时寒风刺骨,只听见铁轨被冻得啪啪直响。景仁怕战士们冻伤,不停地传达命令,要大家搓手,活动手指脚趾,必要时原地踏步。全连战士没有一个人冻伤,而其他连队都有不同程度的人员冻伤,战斗减员较多。这时,原来一些讲过怪话的老兵也改口说,

还是咱们连指导员细心,要不然在冰天雪地的阵地上趴了一晚上,我这双脚恐怕保不住了,看来这穿鞋还真不是小问题。

在战争年代就是这样,跟上一个好的领导,真是一种幸运,不但打仗顺心,安全也有保障,如果跟着一个不负责任的领导,那你就算倒了大楣,仗打不好不说,往往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伤亡减员。

 

攻打海布车站

北满六纵负责攻打德惠县城国民党守军,由于指挥员轻敌,指挥不当,突破口选得不好,部队又缺乏攻城经验,战斗打的非常艰苦,打了一夜县城也未攻下来,六纵的伤亡惨重。国民党急于解德惠县城之围,从南满抽调了新一军和22、87、88三个师北援,第三次进攻临江的计划也被搁置。敌人增援北线,“东总”下令北满东北民主联军部队撤至江北。在二下江南总结时,六纵司令员因攻打德惠县城不利而被撤职。

国民党军队不甘心失败,又集中了6个师的兵力,进逼北满解放区。根据“东总”指示,3月8日,北满东北民主联军部队三下江南反击,迫使国民党军队全线后撤。北满东北民主联军部队追击敌军,先后在靠山屯和郭家屯歼灭敌87师一部和88师全部。独立一师在德惠县以南负责打援,师部命令各团先消灭各火车站守敌,摧毁附近的铁路。7团命令三营负责攻打海布车站。三营安排十连、十一连担任主攻,九连、十二连担任佯攻。在没有炮火支援下,十一连采用正面突破的强攻战术,发起几轮冲锋,敌军火力很猛,进攻受阻,伤亡也较大,连长李可明也负了伤。

十连在战前做了充分准备,景仁对陶锡州连长说,

我来带尖刀排,我在前面得手,你再带后续部队跟上,避免人海战术,造成重大伤亡。如果我遇到了不测,你再安排副连长刘志接替我。

陶连长也争着要带尖刀排,对景仁说,每次都是你带尖刀排,说什么这次也该轮到我了。

那怎么可以,你带尖刀排,全连指挥工作怎么办,你是连长,上级给你的任务不是打冲锋,而是指挥作战,争取战斗的胜利。景仁据理力争。

那你不是身体不好嘛,最近我看你老是咳嗽,我看这次还是让副连长刘志来带尖刀排。陶连长不忍心让自己的老搭档每次都担任这个冒死去拼的角色。

还是我来带尖刀排,我是打仗中拼杀出来的,作战经验丰富,再说,士气可鼓不可泄,如果尖刀排进攻受阻,会影响全连的士气,从稳妥起见,我来带尖刀排最合适。景仁坚持自己的意见。

陶连长看说不动景仁,只好同意,并嘱咐景仁,你也别光顾着自己冲在前面,不顾危险,我需要你完整地回来,我们继续做搭档。

你就放心吧,我也不是泥巴捏的,别人碰一下就缺胳膊少腿的。景仁为了打消陶连长的顾虑,故意说了句俏皮话。

景仁拔出驳壳枪带领一排沿着铁路线,巧妙地利用地形地物掩护接近车站,敌守军两挺重机枪封锁住铁路线两侧,景仁指挥一班和三班交替掩护前进,二班和机枪班压制敌军火力,用手榴弹开路,边冲边打迅速地靠近了站台,敌守军更加疯狂地射击,又增加了两挺轻机枪向景仁带的尖刀排射击,景仁用驳壳枪扫射,打哑了一挺重机枪,然后一个鹞子翻身跃上站台率先冲进车站,尖刀排的战士全面压上去发起冲锋,站台上的敌守军见势不妙开始逃窜,景仁又连续射击,击毙几个敌人。陶锡州连长见景仁带着尖刀排得手,指挥后续部队跟进,逐个房间与敌争夺,两个小时全歼了海布车站一个连的守敌。

拿下了火车站,按照东总指示,对铁路进行“铁轨翻身”,马上找到铁路修路工人借来工具,卸下铁轨接口夹铁,在铁轨上拴上绳子,开始用一个排的人去拉,怎么也拉不动,又加了一个排才把铁轨翻了个身,再把铁轨枕木撬出来堆在一起放火烧掉,有的路段直接用撬棍把铁轨拧成麻花状,再放火烧掉铁轨的枕木。白天有敌机轰炸,破坏铁路的全部行动利用晚上进行,远远看去,铁路沿线火光冲天,很是壮观。

 

3月12日,北满东北民主联军部队包围了农安县城,迫使国民党从热河地区抽调了13军一个师和新一军、新22师北上增援,北满东北民主联军部队奉命撤回江北休整,使国民党军队疲于奔命,白忙活了一场。

3月26日,国民党军队为了挽救其在东北实行的先南后北,北守南攻战略的彻底失败,又抽调了20个团的兵力四犯临江,南满东北民主联军部队对其较弱的89师采取诱敌深入的战法,用小股部队边战边退,把89师带进了三源浦红石粒子埋伏圈,全歼了89师等部,取得了“四保临江”战役的最后胜利。从此,东北战局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国民党军队由攻势变为守势,共产党军队由守势转变成了战略反攻,从而影响全国战局的变化,为共产党军队组织辽沈战役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景仁的肺病越来越重,不断发烧,在“三下江南”战役期间均感到非常吃力,总感到疲劳,浑身酸软,但在战斗中,枪炮声一响,他马上就生龙活虎一般,拿起行军水壶来,仰起脖子咕嘟咕嘟地灌下几口酒,驳壳枪一挥,同志们跟我上,一阵猛冲猛打。特别是攻打海布车站,景仁带领尖刀排猛冲猛打,战斗一结束,景仁感到一阵眩晕,天旋地转,腿脚也不听使唤,跟着吐了一口鲜血,一头栽倒在雪地上。通信员高明急忙上前扶起景仁问道,

指导员,你负伤了?

景仁睁开眼艰难地摇了摇头。通信员高明把手放在景仁的额头上一试,惊讶地说,

啊呀,额头好烫啊,指导员你还在发烧呢。

景仁表情痛苦地说,

没事的,休息一下就会好的。

通信员高明只好叫人把景仁抬到老乡家里休息。

“三下江南”战役结束后,景仁请求到医院检查治疗,两次都被营团领导拒绝。团政治处主任庞源对景仁说,

现在前方打仗正是用人之际,你又没有医生诊断证明,住什么医院,你安心好好带兵打仗,别的什么都不用想。

景仁有苦说不出,只能服从命令。

不久独立一师抽景仁到师部保卫部协助工作,景仁到师部卫生所治疗,当时没有仪器检查,医生凭经验诊断景仁得的是肺痨病,从国民党军队缴获的药品中,找到一种“六零六”的药品,连续注射了三次不见病情好转,景仁仍然咳血四十天。景仁申请到后方医院治疗,师部卫生所医生都以不是战斗负重伤为由,不同意将景仁转到后方医院治疗。

不久,独立一师师部抽调景仁到师部保卫部帮助工作,团领导一看着了急,团政委吕新民找景仁说,

团部研究决定要你回来当三营的副教导员,你还是早点回来吧。

景仁只能说,一切服从组织的命令。

吕新民政委不久又来到师部找到了景仁对他说,

老伙计,上次要你回来当副教导员,师部说什么也不放你回来,这次团部已上报师部安排你担任团部的敌工股长职务,你向师部保卫部要求一下,马上回来我们团工作吧,我们团很需要你这样的干部呀。

景仁还是那句话。

师首长看团里三番几次想要回景仁,一口回绝,对团领导说,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景仁现在是师部的保卫干部不准改行。不久,师部保卫部干脆正式下调令,调景仁到师部保卫部任营级干事,断了团部想要回景仁的念头,并做景仁的思想工作,让景仁安心师部保卫部的工作。

很长时间以来,我们使用干部就是这样,一个干部尽管是用得得心应手,并不觉得他是个人才,也不会得到提拔使用,一旦上级机关调用,马上觉得你是个炙手可热的烫手山芋又不舍得放手。

景仁后来思考,自己也不是怕艰苦不愿在基层干,而是当时的身体条件不允许,实在是力不从心,只能接受上级组织的安排。但没料到,这一转折,竟为他今后曲折复杂的人生道路埋下了伏笔,真是世事难料,就像茫茫苍生,任何事物都先已作了安排一样,注定他要艰苦磨砺一生,可这已是后话了。

  评论这张
 
阅读(379)|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