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苦禅第二部(十四) 刚入行就逮条“大鱼”  

2010-04-07 14:20: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47年4月,“东总”对南、北满的东北民主联军部队提出新的战斗任务:“现在东北的形势要求我们爬山头,寻找战机,大量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尽快扭转东北战局”。

东北民主联军各纵队和独立师开展了歼敌竞赛,不仅提出了歼敌数量,还注重歼敌的质量,即专拣敌人主力打,专挑硬骨头啃。在东北民主联军各部队中流传这样的一个口号,“吃菜要吃白菜心,打仗要打新一军”。甚至各部队的干部、战士见面都要问,你们有没有跟国民党新一军干过仗?没有与新一军打过仗的部队感到很惭愧,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跟新一军当面较量过的部队很神气,感到自己了不起,显得趾高气扬,走路都抬高头,挺高胸脯,说话的调门高了八度,腔调也油了不少,都是这个味儿:哼,你们牛B个啥呀,想当初我们跟新一军打仗,干掉他一个团,我是谁呀,我是新一军他爷爷,有本事你也去试试,哈哈---。

国民党新一军、新六军在抗日战争中是赴缅印作战的远征军,被称为“连体婴儿”,这两个军从组建、征战到终结,大部分时间都在一起,其作战风格、训练、战术、装备都有许多的共同点。

新一军前身是国民党四大家族之一的宋子文的财政部税警总团改编而成,被组建为新38师。1941年随66军进入缅甸对日作战,仁安羌之战,113团单独前往解围被困英军,以少胜多,大败日军,解救出英军和记者七千多人,孙立人被盟军称为“东方隆美尔”。1943年,38师撤到印度,与新22师、30师合编为新一军。在英美盟军的帮助下,新一军在兰姆伽整军练武,刻苦训练,战斗力大增,38师师长李鸿被美国的史迪威将军称为“东方的蒙哥马利”。第二次印缅战役,38师冲开野人山第一关隘“鬼门关”,生俘8名日军,110名日军被闷死在大地堡里。在配合盟军进行的密支那、八莫等反攻战役中,共毙敌33000人,击伤日军75000人,缴获日军大炮186门,战车67辆,汽车552辆。据说,新一军俘虏日军1200多人,除了一名台湾人外,尽数被孙立人下令活埋。后期,在印缅战场,日军闻新一军、38师而逃,新一军威名大振。

抗日战争结束后,新一军和新六军全部换成美式武器装备,连穿的用的甚至吃的大米、罐头都是进口的美国货。这两个军进入东北战场更是趾高气扬,声称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常胜军,是蒋介石手中的最硬的两张王牌。在四平战役中,充分显示了他们的实力,使东北民主联军部队受到了重创。在德惠县的城防战斗,新一军的50师固守县城,又使东北民主联军的六纵和独立二师遭受重大伤亡而未能攻克该城。

东北民主联军各部队纷纷响应“东总”的号召,专门找新一军、新六军打。北满独立一师在四月发起的夏季攻势中,直插长春机场找国民党新一军打了一仗,歼灭了新一军的机场守敌后顺利撤回。又在法库、农安县一带找国民党新六军较量,消灭其一部,既练了兵又增强了信心。景仁回忆当年的战斗说,与强手过招,那仗打得才叫过瘾,缴获的全是美国武器。继而独立一师又配合友邻部队在何家油坊一举消灭了国民党七十一军的八十八师,缴获大量武器装备,大大地增强了战斗力。

1947年夏,“东总”组建了第十纵队,将北满独立一师改编成第十纵队二十八师。师部保卫部改为保卫科,景仁仍在师部保卫科工作。军队中的保卫部门,性质相当于地方上的公安部门,地方上称政法机关为公、检、法,在军队则称保、检、法,是专门负责维护军纪军法和反奸防特任务的部门。

十纵刚刚组建,就在夏季攻势中负责攻打四平以南至铁岭一带的国民党军队,二十八师四一八团攻打开原县城,打的英勇顽强,消灭国民党五十三军守城部队,该团五连担负主攻打得尤其出色,被授予“开原先锋连”称号。

战后,十纵进行两个月休整,二十八师驻扎新开原城。那时南面的铁岭县城就驻扎的是国民党军队。二十八师在开原休整期间,还担负对铁岭方向国民党军队的警戒任务。由于新开原县城是两军对垒的边界地区,每天都有从沈阳、铁岭跑过来的人,这些人中,既有国民党部队的逃兵想回老家的,也有做生意的商人,国民党军统特务也混杂其中,刺探军情、策反,搞暗杀打黑枪、书写反动标语,蛊惑人心等,是战争时期的另一条看不见的战线。二十八师师部驻扎新开原县城不久,驻地附近的围墙上就发现一条用红油漆书写、一米多高的反动标语,“杀朱拔毛活捉贺龙”,师保卫科还查出师部作战参谋赵致贤被国民党特务收买,出卖我军的军事情报的案件,可见当时的敌我双方在隐蔽战线的斗争形势错综复杂。一天,前沿连队送来师保卫科一个自称是在关内当教员,要回哈尔滨老家去的人,保卫科长林凡命令景仁负责主审。景仁刚到保卫部门不久,还没有单独主审过案件,接到林凡科长命令,便来到临时审讯室坐定,通知警卫战士把那个自称“教员”的人带上来。

审讯室的门被打开了,两名警卫战士带着一个三十多岁的人进来。

景仁对来人打量一下,这个人中等身材,瓜子脸,长得眉清目秀,鼻子上还架着一副黑框眼镜,显得斯文恬静,从表面上看不出有什么破绽。景仁进行例行问话之后便客气地问道,

你是什么时候到关内的。

东北沦陷后,我就流亡到关内,在陪都重庆读完了大学,抗战胜利后,我想在国民党统治区找事干,没想到找了几份工作都不得志,处处都受人排挤,真是世道艰难啊。现在东北光复了,我就想回哈尔滨老家找份差事谋生。他叹了口气,回答得天衣无缝,很能博得别人同情。

景仁话锋一转,单刀直入地追问,那你在关内的哪些地方做过事,又是怎样来到东北,到东北后住在什么地方。

“教员”沉着地一一道来,景仁装作这只是例行公事问话,对他所回答的问题并不感兴趣的样子,靠在椅子上半闭着眼睛养神,并不去打断他的话,当他说到在沈阳的住址,景仁心里一震,前不久师保卫科在审问一个国民党军统特务时,他交待的就是这个住址。凭着非凡的记忆力,景仁当时是做记录,清楚地记得那个军统特务交待,那条街上有一个国民党军统培养特务的重要机构,心想他这下子可露出马脚了。就突然发问,

你是住在一幢大红楼里?

是啊,“教员”猝不及防脱口而出。但马上反应过来不对,改口说,不不不,不是住在大红楼,是大红楼旁边的一个小平房,嘿嘿嘿,“教员”一边擦去额头上的冷汗一边干笑着说,是旁边的一所小平房,是小平房,不是楼房。长官,看来您对沈阳很熟悉啊。

“教员”原以为这些土八路没见过大世面好糊弄,尤其是大城市街道那么多,随便说个地址你也不一定知道,没想到恰恰在住址上暴露了目标,他一时慌了神,说话也变得不流畅了。

不对吧,看来你刚才没有讲真话,你回去再好好想想,今天就谈到这里,明天咱们再谈。景仁知道这个受过军统特殊训练的人,一时半会儿问不出什么,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就此打住,让他有个思想斗争的过程。“教员”还想说什么,景仁对他挥挥手制止,通知警卫战士将他收押,便拂袖离开了审讯室。

第二天上午继续审讯,景仁一针见血地指出,

你昨天说的你住在沈阳市的地址就是那座大红楼,这是国民党军统组织用来专门培养特务的机关,军统特务在那里经培训后分配到东北各地进行特务破坏活动,你就是在那里接受特务培训的,这一点根本骗不了我!

“教员”脸色铁青,不是,不---不是的,我只是一个教员,是回哈尔滨老家去谋生的,长官您一定是搞错了,不信你可以调查。他矢口否认。

你不要执迷不悟了,你应该认清形势。我们东北民主联军是人民军队,受到人民的拥护和爱戴,是正义之师,现在我军已经进入全面反攻,打败蒋介石取得全国胜利那是迟早的事。

景仁一边说一边盯住对方的眼睛,察觉到对方眼神里露出了一丝不安的神情,又有些焦虑,决定继续采取攻心战术,加大对方的心理压力,于是,景仁接着用更加严厉的口吻说,

你们军统,从表面上看是铁板一块,但内部确实是尔虞我诈,互相猜疑,稍有不慎就会遭到杀身之祸。军统头目戴笠就是对军统内部非常残忍的人,死在他手里的军统特务不在少数,他虽然坐飞机摔死了,但并没有改变军统内部残酷做法。你落到了我们手里,就不应抱有任何幻想,就是我们放了你,你被我们抓过,回去你也说不清,我想军统的人肯定也不会放过你,到那时候你就是不死,起码也要脱层皮。所以,老实交待,争取宽大处理才是你唯一出路,何况我们是不会放过你的。这方面的事情你好好想过没有。我看你再好好想一想,今天就谈这么多。

景仁照旧是拂袖而去。

第二天审讯结束后,第三天一早,景仁便找看守所的卫兵了解情况,听看守所的卫兵说,当天晚上,“教员”翻来覆去一夜未睡。景仁知到他的精神已经彻底崩溃了,第三天提审时,景仁向他讲了我军对待国民党军、警、宪、特的各项政策,要他争取主动,求得宽大处理。“教员”听了马上说愿意老实交待。景仁让见习干事取了纸笔,让“教员”把交待的内容详细地写出来。

次日,“教员”写出了五十多页纸的交待材料。不仅交待了他是军统派到北满的军统北满站站长,还把在培训班的组织情况和培训内容、情报收集传递、暗杀爆炸行动计划、发展特务和收买我方人员、秘密联络工具、联络信号使用等详细情况,以及军统在北满地区的特务部署情况,都作了详细地交待。因此人对破获国民党军统在东北的地下特务组织非常重要,师部便立即与“东总”保卫部联系,马上将他连同他的交待材料一并押送到“东总”保卫部审理。

审讯工作结束,景仁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是他第一次单独执行审讯任务,没想到竟然抓获一条“大鱼”。不过,这方面的功劳,自有领导去领取,与他无关。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