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苦禅第四部(八)拔据点  

2010-06-21 16:57: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景仁他们这个军打防守战士很有经验的,不仅要坚守,还要防空袭,防轰炸,防敌人偷袭。不仅阵地不能丢,还要积极防御,就是不能被动挨打还要主动出击,偷袭敌人,摸到敌人阵地上去消灭敌人,让敌人也不得安生。

2月20日,师部在9团指挥所召开作战会议,8团和10团的团长、副团长、参谋长都参加会议。因为会议在9团的阵地上召开,9团的政委和景仁都列席了会议。黎师长说,

这一次我们全师进入阵地防守了几个月,敌人虽没有发动大规模的进攻,但每天都用炮火轰击我们,敌人前沿的阵地就是他们的眼睛,指引炮兵炮击我们,指示敌机轰炸我们,我们不能光等着人家打,还要以攻为守,想办法拔掉敌人的眼睛,让他们飞机、大炮都变成瞎子。我看今天的会议,各团的主官都到齐了,我们不预设答案,大家都各抒己见,谈谈我们打不打好,如果要打,怎么打好。

黎师长话音刚落,9团胡团长就开炮了。

我同意打他娘的,这些天来,恨得我牙直痒痒,不拔掉这个眼中钉,咱们就是他妈的炮靶子,敌人想怎么打就怎么打。前几天,把我的指挥所打得跨了下来,差点把老子给活埋了。我们s19团是这里的地主,当然要尽地主之谊,我们团先干。我还不信了,我就治不了他这个狗日的。

接下来8团、10团的团长都发了言。会议讨论得很激烈,中心问题是要不要打,从什么地方打,怎样打有把握取胜。

有的说,我们阵地前的美军据点已经经营了很长时间,碉堡修得很坚固,配置的火力也很强,我们没有飞机和重炮支援,如果不能短时间打下来,敌人一增援,搞不好会赔了夫人又折兵,减弱自己的防守力量,对上级也不好交代。

也有的说,部队出击去拔敌人的据点是采取偷袭的办法,出击时敌人可能发现不了,但打完了,部队撤回来的路上,出击的部队很有可能会被敌人密集的炮火封锁住,如果出击的部队撤不回来,那损失就大了。

胡团长急了,抢着说,不拔掉敌人这些突出部位的据点,他们每天为敌炮兵指示炮击方位,我们只能天天挨打。我们团坚决打,就算是花再大的代价也要把他们拔掉。

一时众说纷纭,各说各的道理,会议争执不下。黎师长只是静静地听着大家的意见没有插话。景仁坐在一个角落里一直没有吭气,这是一次重要的军事会议,政工干部没有发言权,也轮不到政工干部说话。

景仁一直养成动脑筋的习惯,喜欢琢磨问题,他一边听大家发言一边思考,凭着他十几年作战的经验,心里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看法,连怎么打都有一套完整的作战方案。只见他默默地在笔记本上写着画着,一直没停手。

会议的讨论慢慢地安静下来,两种意见泾渭分明,大家都在等黎师长的最后结论意见。这时,黎师长突然指着景仁说,

景仁,你的意见还没有讲,你也讲讲你的看法,打还是不打,怎么打。

景仁没想到黎师长会在这个军事会议上点自己的将,这是全师的一次军事作战会议,景仁只是列席会议,虽然听了各团的团长和参谋长的发言,也思考过作战方案,成竹在胸,但也不好锋芒毕露,便故作谦虚地说,

在座的都是军事作战方面的专家,我这个政工干部发表作战意见只是班门弄斧,孔夫子门前卖书,讲不好请大家别见笑。景仁顿了顿,清清喉咙,开始发言。

我是主张坚决拔掉敌人前沿据点的。景仁把自己已经思考好的作战方案、有利条件和不利因素,以及如何扬长避短,避免出击和撤回时的损失等方案娓娓道来,一气呵成。

好,好,景仁,你讲得很好嘛,既有敌人方面情况分析,又有拔敌人据点的办法,还有撤回时走的路线,避免敌人炮火的袭击,这说明你对前沿阵地的情况很熟悉,对作战很在行嘛。谁说政工干部就不懂打仗,像景仁这样打仗打出来的政工干部,不仅做思想政治工作是把好手,打起仗来也必然是一把好手。

景仁受到黎师长的表扬并没有受宠若惊,心想,可能是自己的发言对上黎师长的胃口,更便于他下决心罢了。俗话说得好,为了打鬼,借助钟馗,黎师长这点领导艺术景仁还是知道的。

黎师长最后总结,全盘引用了景仁的作战方案,决定先由s19团作试点,派出出击部队,拔除敌人的两个最突出的据点,然后摸索经验陆续在全师各团展开。

胡团长拿到了任务,满心欢喜,回来马上作出部署,并让景仁作了战前动员。景仁不仅详细地讲了作战意图和重要意义,还事前制定了行动的几套预案,尽量把各种困难想得多一些,避免遇到困难时手忙脚乱,确保首战必胜,为全师作战树立信心。胡团长决定由一营打前站出击,派出一连的两个班,乘着黑夜,摸到敌人的阵地上,突然发起攻击,敌人还没来得及抵抗,仅仅几分钟,出击的部队就端掉了敌人阵地前沿最突出的两个据点,毙敌十六人,俘虏一人,缴枪十一支(挺)。得手后,出击的部队按照景仁布置的回撤路线,避过了敌人的炮火拦截,快速沿阵地两侧迂回撤回坑道。这两个班刚一撤进坑道,随后敌人密集的炮火就覆盖我方阵地的前沿,但这已经是为我军胜利而放的礼炮了。

取得出击首战胜利,上下都很兴奋。黎师长马上决定,由s19团和s20团配合攻打敌人前沿的另外三个据点。s19团派二营六连一排出击攻打其中一个据点。一排迅速出击,几分钟就冲上去消灭敌人两个班,还抓了六名俘虏,缴枪二十多支(挺)。

三营看见一、二营打得很漂亮,也向团部要求出击,把该营阵地前的据点拔掉。团部作战会议决定,由九连负责拔敌人据点任务。

任务下达后,景仁有些不放心,就对胡团长建议说,

我看再检查一下三营拔据点的战前的作战准备工作。敌人也不是傻瓜,经过前两次的突袭,敌人可能会有防备,我们千万不能轻敌。

我看不用了,三营长杨橹打仗很有经验,人也很机灵,又是他主动请战,我看他是不会含糊的。杨橹这个人,我比你了解。胡团长蛮不在乎地说。

(八)拔据点 - 东边日出西边雨get - getzhangzj的开心家园

敌人已经吃过两次亏了,我估计他们肯定会有准备,这次拔敌人的据点可能难打一些,我还是去三营看看准备情况。凭景仁的经验,有些干部打了胜仗后,往往容易产生轻敌思想,认为敌人不堪一击,作战不作认真准备,这样往往就会犯错。

景仁到了三营指挥所,看见三营长杨橹和教导员等几个营干部正在打扑克,几个人斗得热火朝天。景仁一看这个情况就来气,肯定他们没有好好准备。忙问营长杨橹,

杨营长,你们出击的队伍出发了没有。

杨营长一边甩出手里的牌,“调主”。回头应了句,

他们刚走不久,战斗可能快就要打响了。

战斗就要打响了你为什么不到前方观察所去指挥。景仁逼问道。

嘿,我说主任,你别那么紧张好不好,九连长王志明是个二虎子,他打仗很有办法,绝对靠得住,绝对不会出问题。

唉,该谁出牌了?杨营长继续打牌。

景仁知道,自己刚到这个团不久,这些在这个团里土生土长的干部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他们的眼里只有他们的老上级。在战争时期,这种欺生的现象是比较严重的。景仁憋住一肚子火没发作出来,他知道自己指挥不动军事干部,便把教导员罗朝中叫出来说,

你跟我马上到前方观察所去,真是的,都火烧眉毛了,你们还顾着打扑克,也不看现在是什么时候。

杨营长追出来说,主任,不急不急,等我打完这一把再去也不迟。教导员一走,他刚好三缺一。

你们不去,那我就自己去。景仁显然已经很生气了。

杨营长看景仁独自一个人往观察所走去,也只好跟着景仁后边,一边走还一边嘟囔,

主任,你也太小心了,这样的小战斗,我们天天都在打,我看没必要你亲自去观察所了,你还信不过我老杨,我说没问题就是没问题。

这时,九连出击部队已经打响了。景仁快步跑进了三营的观察所。刚过了一会儿,只听见步谈机里传来紧急的呼叫声,

馒头馒头,袜子袜子。

这是作战时设定的暗语,馒头是指要求炮火支援,袜子是要求派担架抬伤员。

杨营长这时才着急起来,对着步谈机用暗语呼叫,

山药蛋,山药蛋。

杨营长是命令九连马上撤回阵地。

景仁一听杨营长呼叫九连撤回,顿时发起火来,

你这个营长是干嘛吃得,你连这点军事常识都不懂,现在出击的部队撤回来,他们能跑得过敌人的炮火吗,现在往后撤,搞不好一个连全连都给敌人的炮火给报销了。你赶快命令他们向敌人据点的侧后方向撤,等敌人炮火打过后再让他们往回撤。

杨营长这才如梦初醒,但这个话语没有事先用暗语约定,杨营长只好用明语进行通话。这也说明他们事前根本没有做好认真的战前准备,思想上严重轻敌。可这事儿后来在他们“老领导”的关照下,也不了了之,没人追究他们的责任。

九连仓促撤回了,但在敌人阵地的前沿,有七具九连牺牲的战士的遗体。敌人的阵地与我军阵地相隔一两百米,战士们在我方阵地上能清晰地看见。

景仁到九连阵地,战士们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嚷嚷,七班长孙喜贵含着眼泪说,

首长,你就批准我们去把牺牲的战友的遗体背回来吧,牺牲的烈士中,有两名是我们班的,他们都牺牲了几天了,遗体就这样摊在那里,我们感到对不起他们,也对不起他们的家人,我们就是死也要把他们的遗体运回来,安抚烈士的在天之灵。

景仁也觉得这样下去,让烈士的遗体暴露在战场上,肯定影响战士们的作战情绪,战士们说得对,抢运烈士的遗体回来,就算是有牺牲也是值得的。但他是政工干部,对军事行动没有命令权,只好对战士们解释说,

请你们相信,团部一定会想办法运回烈士的遗体,我打了这么多年仗,还没有丢失过烈士的遗体。

晚上,景仁就在团党委常委会上提议说,

上次出击,九连牺牲的七个同志的遗体,已经在敌人的阵地前放了好几天了,战士们反应很大,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把烈士的遗体抬回来掩埋,否则会影响战士们的情绪,影响部队的战斗力。

会上,胡团长、郎政委都不吭气,不置可否,其他常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都不表态。景仁心想,这支部队一打胜仗就骄傲轻敌,一受挫折就气馁,这样的战斗作风真要不得,碍于自己的官小,景仁只好点到即止,说多了别人认为你是要出风头,显摆自己。

几天后,胡团长才告诉景仁,

今天拂晓,我们组织了九连的一个排,把九连牺牲战士的遗体已经全部抬回来掩埋了。还是你说的对,这些牺牲的战士的遗体不运回来,确实很影响战士们的士气。

我们有没有损失?景仁关切地问。

还好,我们凌晨三点摸过去,敌人没有发现,没有发生战斗。胡团长回答。

景仁心中不快,心想,这种事儿如果发生在自己的老部队5团,根本不用考虑,早就解决了,老部队的战斗作风还是过硬,这就是部队的战斗力。有些人成天嘴上讲政治思想工作重要,什么是思想政治工作,这就是最大的思想政治工作,连这个都不知道还当什么领导,又不好说什么,那样只会影响团结,也就只好就此作罢。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