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苦禅第四部(九) 战地学文化  

2010-06-22 15:47: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赴朝鲜作战期间,最令景仁头疼的一件工作,就是按照上级的部署,在阵地上组织战士们学文化。景仁看来,这无异于搞形式主义,而战场上搞形式主义尤其令人反感。

1952年底,师部通知召开一次会议,景仁以为是布置战时的政治思想工作,谁知道到会时才知道,这次会议是传达志愿军政治部的指示,在前线部队布置普及文化知识,边打仗边学习,并要求开展速成识字法教学,达到每个战士每天学会二十个生字。

回到团里,景仁感到左右为难,前线部队战斗频繁,每天都发生或大或小的战斗,有时敌人发起轮番进攻,一打就是一整天。战斗之余,要整固工事,救治伤员,补充兵员和武器弹药,思想政治工作也要及时跟上,基层连队忙得不可开交,在这种情况下部署战士们学文化,基层干部肯定抵触情绪很大。如果不进行部署,这时志愿军总部布置的任务,完不成任务又难以交差。经过向团党委常委会议汇报,团党委决定,坚决贯彻志愿军总部的指示,迅速在各基层连队铺开文化教育工作。景仁只好召开连队指导员以上政治工作干部参加的全团政工会议,传达上级指示,布置这项工作。

基层干部不像高层干部那么有涵养,一听到这个任务,个个都骂骂咧咧,还有的干部骂起了粗话,

他妈的,这些狗日的,就知道在上面发号施令,下面连队天天要打仗,天天要死人,他们却舒舒服服地坐在办公室里拍脑袋,出花样,编着法儿要我们干这干那。我看那让他们到坑道里体验几天生活,他们就不会发这种屁指示了。

有的干部斯文一点说,战斗这么频繁,一有空就要修复工事挖坑道,根本静不下心来学文化,这样的任务叫我们怎么去完成。

其实景仁的心情和大家一样,也是觉得这个任务如果在部队休整期间那是绝对正确的,但对于在前线作战的部队,这样做确实有点过于教条主义、形式主义,但这毕竟是志愿军政治部的统一部署,上级的指示只能贯彻,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既然要干就不能落后。于是,他绞尽脑汁编出一些道理去说服大家,进行动员发动,做思想工作,多讲有利方面,少讲负面影响,交给战士们讨论。比如说,从大道理上来讲,毛主席说过,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从小道理上讲,就说学文化是为了战士们好,是替战士们作长远打算,战争总有一天会停止,战士们回国参加祖国建设,就不能没有文化等等。

好不容易做通了营连政工干部的思想工作,战士们的畏难情绪又是一道难关。那时的战士,多半是文盲,斗大的字识不得一箩筐,畏难情绪很多。战士们说,叫我们打仗容易,叫我们识字,那简直是赶鸭子上树,任凭你怎么动鞭子,还是上不去。景仁心想,那就把识字与打仗挂起钩来,战争中最让人易懂的道理就是“抓俘虏”,谁在战斗中抓的俘虏多,谁的功劳就大。景仁便用“抓俘虏”来比喻学文化认字,学会一个生字就等于是抓了一个俘虏,各班、排开展比赛,连队搞个“抓俘虏竞赛”图表,每天公布各班排战士的识字进度,看谁“抓俘虏”抓得多,这才把战士们识字的积极性调动起来。

当时学文化的困难不少,一没教员二没教材,景仁吩咐团宣传股挑出一千个常用字打印发到连队,要求识字的带不识字的,识字多的带识字少的,一个带一个,或一个带两个、三个。后来师部下发了统一的教材,景仁一看,这份教材也不外乎团部宣传股挑选出来的那些常用字,这样,9团的学文化比起别的部队进度快了一大截。

师部为了不落后于其他部队,督促下面学文化的指示一阵紧似一阵,经常催报学习成绩,而且总是召开各种会议来检查汇报各团的学习进度,不断提出新的学习要求。

景仁当时对这项工作的顾虑很大,抵触情绪也很大。因敌人的炮火对前沿阵地与后方的交通要道封锁的很紧,师部隔三岔五就要开会从团部去师部开会,路上要穿过几道敌人炮火封锁区,搞不好就要去见马克思了。所以景仁深深地体会到,这些形式主义真是害死人,所以他在自己的工作职责范围里,部署工作从来不搞形式主义。

师政治部为了表示工作成绩,又向基层部队加码,要求每个战士每天识字由不少于二十个字提高到不少于三十个字,完成不了的要通报批评。这把在前线阵地上的景仁忙的是昏头胀脑,这简直比打仗还紧张。有一天,景仁到三连阵地巡查,走到一排二班的坑道口,听见有人在坑道里嘟嘟囔囔念着什么,便弯着腰进了坑道,看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小战士,一只手拿着一个小本本,一只手比划着在坑道壁上写字,嘴里念念有词。小战士见景仁进来,慌忙收起手中的小本本,那是用废报纸钉成的书写本。对景仁敬了一个军礼说,

首长好。

景仁问,你叫什么名字?

报告首长,我是三连一排二班战士,名字叫做廖喜财。

怎么你一个人在坑道里,其他人呢?

报告首长,我们班长说我没有完成“抓俘虏”任务,罚我留下来“抓俘虏”,其他同志都到阵地上加固工事去了。

景仁示意廖喜财坐下,便和他拉起家常和了解班里学文化的情况。

小鬼,你完不成“抓俘虏”的任务,班长罚你留下来补课,那你不用上阵地修工事,岂不是更舒服?景仁是担心基层这种做法会滋生战士偷懒的想法。

(九) 战地学文化 - 东边日出西边雨get - getzhangzj的开心家园不是,我愿意上阵地去修工事,也不愿意留在这里“抓俘虏”,呆在这个鬼坑道里简直把人闷死了,这些个字,我怎么也记不下来,还不如去阵地上抡抡镐头来得痛快。首长,原来叫我们一天抓二十个“俘虏”,我都完不成,现在要抓三十,我就是不睡觉也抓不着呀。首长,你给上级反映反映,每天给我们减少十个,我都几天没睡好觉了。廖喜财见景仁很和蔼,说话也没什么顾忌。

小鬼,我教你一个办法,你把今天要学的生字和前面学过的字有关系的放在一起记,就像哥哥带着弟弟,父亲带着儿子,一个带一个,想起其中的一个就容易记住下一个。不信你试一试。景仁亲切地说。

廖喜财试了试,高兴地叫起来,我一下子就抓了两个“俘虏”,首长,你这个办法还真是灵。

小鬼,你刚才看见我就把一个本本藏起来了,给我看看上面写了些什么。景仁觉得好奇。

报告首长,我,我,我们班,班长说,说了,这,这个本本不,不能给,给上级知道,上级知道了会,会挨尅的。廖喜财顿时紧张起来,脸红红地说。

给我看看吧,我不会尅你的,也不会告诉你们班长。你看,我都告诉你一个识字的办法,你就给我看一下还不行吗。景仁执意要看个究竟。

廖喜财只好拿出那个本本递给景仁。景仁翻开看看,本本上都是写着歪歪扭扭的字,还有不少是缺胳膊少腿的,景仁逐一该了过来。翻到最后一页,看见上面写着,

“上级要我们抓俘虏,每天二十还嫌少,我们一天抓三十,但是跑了一、二十”。

这是你写的吗?这个顺口溜还挺押韵的嘛。

不是不是,我哪会写这个,是班长说的,我觉得好玩,就写在本本上了。首长,你可千万别批评我们班长啊,不然我就倒大霉了。廖喜财嗫嚅地说。

景仁哈哈一笑。

景仁把学文化这项工作比作在战争时期的特殊战斗。当时在坑道里办公,坑道有几十米深,全凭一只小蜡烛照亮,蜡烛光很弱,看材料很费劲,长期在这种环境下,眼睛受不了。一出坑道,外面的阳光刺得眼睛看不见。再一回到坑道里,就是打着手电筒却啥也看不见。就这样,干部办公,战士们学文化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进行,而且一搞就五个多月,把景仁的眼睛给熬坏了,成了近视眼,戴上了眼镜。

1953年3月,一军上来接替了景仁他们军的阵地防务,景仁所在的这个军留下一个师协防,一军一师三团上来接替9团的马良山阵地的防务。

在红军时期,一军和景仁他们军都是红二方面军的部队,一军的老底子是红二军团,抗战时改为国民革命军120师358旅,景仁他们军的老底子是红六军团改编为120师359旅,原来都是贺军长领导的老部队。

老部队的同志汇集在一起,大家见面分外亲切。一军是从大西北青海省入朝作战的,他们一入朝就直接开到临津江前沿阵地。他们刚一入朝,就开到了前沿阵地,一下子很难适应。接防前,他们先派干部到前沿到各团、营、连了解前线战斗情况,然后带着部队进入阵地接手防务。

一军的部队没有与美军直接较量过,不了解美军的作战方式和炮火轰炸的规律,他们的部队进入阵地后,马上感到任务重,压力大,防守阵地很吃力。一军一师三团接手9团的防务,进入马良山阵地的第一天就伤亡了三百多人,三团的团长、政委都感到很吃惊,当时就向还在阵地上办理移交的景仁打听,“你们9团在阵地上每天的伤亡人数是多少”。景仁告诉他们,伤亡最多也就是二三十人,还不是每天都有。他们于是要求景仁在阵地上多留几天,好好向他们传授一下“秘诀”。

正式交接防务工作那天,按照常规和礼貌,应由团长、政委介绍阵地的防务情况。景仁担心敌人乘我军移交阵地时,发起突然袭击,一早就上了阵地。刚刚看完一营的移交防务情况,就接到郎政委的电话,催促景仁回团部参加移交防务的会议。

政委,现在敌人炮击很猛,敌军的坦克正在调动,不知敌人会不会马上发起攻击,我还是去前线指挥所盯着好一点。景仁心想,移交防务工作,主要是军事方面的工作,自己回不回去无关紧要。

不行,你马上回来,我们团的领导里,你对前沿阵地最熟悉,他们来接防的三团的团长是1931年参军的老红军,政委是抗大毕业的知识分子,介绍情况一定要详细,不能马虎,这个汇报还非得你来才说的清楚。郎政委用命令的口吻说。

景仁平时注意收集情况,不用做什么准备就能把前沿情况说得一清二楚。接防的三团政委听完汇报后由衷地赞扬说,

郎政委,你们军的部队真不愧是老部队,刚刚你们的主任介绍的情况,把前沿阵地的情况,美军活动的规律,美军炮火轰击的特点和防范,都讲得清清楚楚。我看,你们团的干部都挺年轻,很有朝气,干部的文化水平也很高。

阵地交接完毕,两个团的机关举行联欢会,轮流演出节目。部队上,搞联欢,实际上也是部队综合素质的大比拼。景仁到了9团以后,不管是不是在阵地上,都对活跃部队的文化生活很重视,平时抓文化生活的办法也很多,所以,在联欢会上,9团演出的文艺节目水平较高,这让三团的团长和政委开了眼界,更证实了他们在交接汇报会上的判断。三团的团长打趣地说,像你们这样的部队,再坚守阵地一两年,我看也憋不坏。你们9团真不简单,不仅打仗打得好,想不到你们在阵地上这么艰难,文化活动还搞得这么活跃。

景仁他们这个军在这次五个多月的坑道作战,与敌人发生战斗一百七十八次,歼敌九千七百多人,粉碎了敌人四次较大规模的进攻,其中我军主动出击一百四十多次,夺占了敌人四个连的防御阵地。这个军的各前线部队还开展冷枪冷炮活动,集中优秀的狙击手,隐蔽在敌人阵地的附近,射杀暴露的敌人,同时也与敌人的狙击手进行较量;派出炮兵侦察兵深入敌后,引导我军炮兵用突然打冷炮的方式,袭击敌人的活动点和集结点。开展冷枪冷炮的活动,共毙伤敌人近千人,搞得敌人整天蜷缩在阵地里不敢出来活动,就像是生活在地狱里,惶惶不可终日。

  评论这张
 
阅读(457)|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