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苦禅第四部(十一)战地婚礼  

2010-07-13 11:03: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53年4月初,景仁他们军移交完防务,10师移防至谷山一带整训。景仁要求与邓玲结婚的报告,军部很快作了同意批复。景仁选择了五一国际劳动节作为结婚的日子,一来是两人的喜庆,二来是世界劳动人民的节日。

  这时,接到军部通知,要召开团长、政委会议。郎政委推说身体有病不能去参加,让景仁代替他去军部开会。会期刚好是5月1日到3日,景仁心里老大不痛快,郎政委不是不知道自己定在5月1日这一天结婚,可偏偏这时,他与老婆吵了架,老婆气呼呼地搬回到单位宿舍去住,现在他心里不舒服,也不想看到别人高兴。

  胡团长看出了景仁的心思,便出面当和事佬,对景仁说,

  景仁,我看这样,军部开会,郎政委去不了我们俩去,还能凑几个人喝喝酒,打打扑克。你的婚事呢,我看推迟几天,你不是还要筹办一些婚礼用的东西,想把婚礼办得热闹一点吗,你看还需要买什么东西,我顺便去找找师部后勤的同志帮帮忙,趁他们派人回国采购物资给你捎上。

  景仁听胡团长这样说,心里有些释然。有时领导说一句贴心的话就能起到有力的思想工作作用。景仁开了一张购物单,付了钱,便打电话通知邓玲,说明了情况,得到了邓玲的理解。

  景仁开会回来,忙完了会议的传达贯彻,胡团长托师后勤回国采购的婚礼物品也送过来了,景仁便与邓玲商量,决定将婚礼安排在5月10日举行。

   5月10日上午,景仁派警卫员叶志安骑着马,还牵了一匹景仁精心挑选的纯棕色的高头大马去接邓玲。战争年代,部队举办婚礼,既没有香车接淑女,也没有花轿迎娶新娘,而是高头大马去接新娘,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观,也是战地婚礼的一种浪漫。

   当天,邓玲一早起床就换上浆洗干净的军服,打上背包,带上简单的个人行李,战友们都出来相送和祝贺,邓玲答谢了大家,就上了高头大马,跟着警卫员叶志安策马扬鞭赶往9团驻地谷山。

  路上经过一条小溪,警卫员叶志安策马腾空而过,邓玲迟疑了一下,顺手向后带了一下马缰,那匹马在奔跑中准备跟着前面的马越过小溪,突然被邓玲一带马缰,受了惊,只见那匹马狂嘶一声,前蹄腾空竖立起来,把邓玲从马背上掀倒在地。邓玲从地上爬起来,看看没有大碍,有惊无险,只是手臂擦破了点皮,不然破了相,这个婚礼也举办不成了。

警卫员叶志安赶紧跳下马来,跑步赶上前来,他知道自己犯了大错,连说话都带有哭音,忐忑不安,

大姐,都怪我不好,都怪我,过小河时,我应该下马,帮你牵着马过河。今天是你和首长大喜的日子,摔坏了你,回去首长一定会严厉尅我。

不要紧,只是擦破点皮,我不告诉你们首长,你就不会挨尅了。邓玲一边借着河水为镜重新梳理头发,一边安慰他说。

休息了一会儿,邓玲缓过神来便重新上马,有了刚才的教训,这会儿,邓玲不敢策马疾驰,只是让马儿缓缓步行,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才到达了团部。

吃完午饭,景仁带着邓玲去看“新房”。

“新房”是在一座山崖背面,一半是防空洞,另一半搭了个简易的木房,洞与厅之间用木料安装了一个门和花格子窗,就成了一洞一厅的“新房”,这才是名副其实的“洞房”。

“洞房”里摆着一张实木大床,看上去是刚做好的。邓玲觉得出乎意料,就问景仁,

你从哪里弄来一张新大床。

景仁笑着说,是副团长闫德明在安排给团部修建防空洞指挥所时特意安排工兵连使用边角料给打造的。

邓玲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张大床,做工还挺精细,看得出来,景仁对此是费了心机。便赞扬说,

这大床做的真还不错呢,看来部队还真是有能工巧匠呢。

闫副团长可是个细致人,做这张大床,他可是亲自“督战”,工兵连王连长跟我说,做这张大床时,闫副团长一直盯着,连眼皮都没眨一下,盯得可紧了。王连长见闫副团长这么重视,也没敢怠慢,挑了个祖传三代木匠的战士来打造这张大床。景仁绘声绘色地讲解。

邓玲深深感到了革命队伍中,这种战友的情谊。

大床上,除了两床军被外,还有一床粉红色缎子被面的被子,这是景仁特意写在回国采购物品清单中的一样重要的物品,这床缎子被给结婚“洞房”增添了不少喜庆的气氛,可见,景仁对婚礼的准备用心良苦,这也是邓玲与景仁结婚的全部嫁妆。

吃完晚饭,婚礼在“洞房”里举行。参加婚礼的除了团领导外,团政治处全体同志都来了,有几个景仁在军部工作时要好的同事,也专程赶来参加景仁的婚礼。

“洞房”里摆着一个长方形的桌子,桌子中间摆满了五色酒,有白酒,金奖白兰地,葡萄酒,桂花酒、啤酒等,桌子四周摆放着花生、糖果、饼干,都是胡团长托师后勤的同志回国采购回来的,这在当时战争时期物资极端匮乏年代,已经是非常丰盛的一次婚礼了。

婚礼是在敌机的空袭下开始的。敌机投下的炸弹和志愿军的防空炮火打成一片,就像是婚礼上的爆竹。胡团长打趣地说,景仁,你看你结婚的这个日子多热闹,美军也给你送贺礼了。作为听惯了枪炮声的景仁,也满不在乎地说,我就知道美军会轰炸的,所以,我的采购清单里没有买爆竹,这不是美军就送来了欢庆的“爆竹”了,还为我省钱了。

  婚礼由团宣传股长林河源主持,这个鬼头宣传股长真有两下子,搞得现场气氛异常热闹,团政治处的年轻人也很活跃,大家玩的很尽兴。景仁知道邓玲不能喝酒,但在这种场合,不喝酒是绝对应付不过去的。景仁事先给邓玲准备了一条小毛巾,让邓玲把喝进嘴里的酒偷偷地吐在小毛巾上。

(十一)战地婚礼 - 东边日出西边雨get - getzhangzj的开心家园  果然,婚礼一开始,大家知道景仁喜欢喝酒,便一直不停地轮番劝酒,搞得景仁应接不暇。邓玲事先有准备,便趁着敌机投下的炸弹和炮弹落在附近时,故意装作紧张,分散别人的注意力,将喝到嘴里的酒吐在小毛巾上,这一着瞒过了大家。这时,一颗巨型的炸弹落在离“洞房几十米开外的地方,着实把邓玲吓了一跳,胡团长喝酒正在兴头上,满不在乎地说,

  邓玲同志,不用怕,你没到过前线,敌人这点炮火算不上什么,我们这里是山的背面,又是在峭壁下面,敌人的炮打不到这里,敌人的飞机也不敢晚上贴着山边飞行,投下的炸弹离我们这远着呢,伤不着你,我们只管喝酒就是了。

  邓玲不是害怕,在朝鲜,敌机轰炸是常有的事,她只是为了掩饰自己,好把嘴里的酒吐掉。每次喝酒,都还是装作害怕的样子,别人都没发现,只有景仁心里明白。

  他们的婚礼,就是在敌人的炮火下举行,既有敌机投下的照明弹,又有志愿军的防空炮火伴奏,给他们的婚礼凭空又增添了一些喜庆,邓玲心中又增添了一些喜悦和安慰。这是不同寻常的婚礼,是一辈子难以忘怀的婚礼,是一般人享受不到的特殊婚礼。

  酒过三巡,宣传股长林河源出了个难题。现在,我们请新郎和新娘讲一讲他们恋爱的经过,大家欢迎。不由景仁分说,他已经带着大家鼓起掌来。

  这有什么好说的,不就是都在军部工作,见面就认识了,认识了就结婚呗,就是这些。景仁想搪塞过去,那时候,人们都把谈恋爱看成隐私,不愿公开讲出来。

  不行,不行。你们在一起恋爱了几个月时间,哪有这么简单呀,大家说是不是。林股长不依不饶,大家也跟着起哄。

  还是我来说吧,说起来,我还是他们的“月老”呢。军部青年部吴东江科长举起一只手来说。吴东江是景仁在军部要好的朋友,专门从军部赶来参加景仁的婚礼。

 大家欢迎军部的吴科长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主任的恋爱史,大家鼓掌。林股长又带头鼓起掌来。

  吴东江一屁股坐在桌子上,开始讲故事。

  我和邓玲同志是在1950年军部建立青年团组织时认识的,我当时在军政治部青年科当科长,抽调一批青年骨干上来筹建团组织,邓玲是其中的一个。筹建工作结束后,邓玲留在军后勤干部处处当干事。1951年,入朝部队开展“三反、五反”运动,军政治部抽调了宣传部、青年部、保卫部三个科长组成一个工作组到军后勤部帮助开展运动,我和景仁,还有军宣传部的刘青山三人来到了军后勤。吴东江喝了一口啤酒,接着说,

  到了军后勤,我就有心撮合他们两个。一天下班后,我就带着景仁去邓玲的宿舍,因我与邓玲在一起工作过,她没有介意。我把景仁介绍给他,她显得很拘谨。我就提议咱们打打扑克。通过打扑克可以让邓玲更好地了解景仁。我一边打扑克一边说,我和景仁都是9旅的战友,讲了他许多优点,我呢已经有老婆了,也是邓玲他们南工团的,景仁现在还是一个光棍。邓玲对我们的来意引起了警觉,好像觉察到我是来给她介绍对象的。以后的接触中,邓玲就注意观察景仁了。我看到有几次景仁作报告,邓玲目不转睛盯着景仁,我想,这就有戏了。

  景仁作报告就是讲得好嘛,不是念稿子,他根本就没有讲稿。原来我们后勤部开会,领导在上面念稿子,大家在下面开小会,乱哄哄的,根本没人听。景仁作报告,讲得很生动,大家注意听,会场里静悄悄的,连咳嗽声都没有。不止是我一个,全场的人都盯着主席台上,你怎么就只看到我呢。邓玲答话说。

  你别打岔嘛,其他人我才不会注意,我就是注意你的表情才知道这里面有戏。吴东江继续说,

  以后呢,邓玲写的总结报告也拿去找景仁修改。

  是我们处长杨德培叫我拿去找景仁修改的。还有“三反”运动中查出来的赃物如何处理,对运动中表现好的和表现不好的如何奖惩等,我们处长都叫我去找景仁。当时,我们军后勤政治处主任回国了,军后勤的王部长宣布了部党委的决定,由景仁主持政治处的工作,这工作上的事儿能不找他吗。邓玲还在掩饰自己感情上的事,好像这些都与恋爱无关。

  你这是欲盖弥彰,你们接触的机会多了,自然就会产生爱情,日久生情嘛,这是不言而喻的。你说呢?吴东江是熟人不讲理,摆出一副无赖的样子。

  邓玲觉得谈出爱情的事,是很害羞的事儿,好在喝了点酒,早已是满脸通红,已经看不出是害羞还是喝酒而红了脸。

  我敬我们的“月老”一杯,景仁心里感激吴东江撮合了他们之间的好事,但也想封住他的嘴,毕竟在这么多的下属面前大谈自己的爱情故事,是不够庄重的,以后怎么当领导。

  胡团长看出景仁的心思,也说,景仁的爱情故事就讲到这吧,今天是景仁和邓玲同志大喜的日子,咱们共同敬他们两一杯,祝他们家庭幸福,白头偕老。喝完一杯酒,看见郎政委坐在桌子边喝闷酒,就对景仁说,

  你们俩应该敬郎政委一杯,他为你们结婚报告的这么快批复,可是做了师政治部和军政治部的工作的。

 景仁知道胡团长的好意,其实他的结婚报告,师部、军部的同志拿到后,都是第一时间办理的,主办的同志都是他的老战友。于是,接连敬了郎政委三杯酒。

 不知是酒醉还是人醉,景仁陶醉在朋友的祝贺声中,不停地喝酒,各种酒喝下去不少,可能是酒喝的太杂,也可能是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想留下最美好的回忆,景仁喝醉了,这是他当兵以后第一次喝醉酒,他醉倒在婚礼之中,是他自己灌醉了自己。他就像做了一个最美好的梦,梦中,他在朋友们的簇拥下,携着邓玲的手周游太空,来到了广寒宫,嫦娥姑娘端来了桂花酒,并送给他们最美好的祝福。

  第二天,祖国慰问团来了,为全团官兵送上了一场精彩的演出,这又给景仁与邓玲的婚礼增添了喜庆,邓玲沉醉在新婚的幸福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1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