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苦禅第四部(十五)平地起风波  

2010-07-28 16:28: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景仁和邓玲结婚前,军后勤部开展整编。邓玲借这个机会要求调到y40师政治部工作,图的是经常能与景仁见面。军后勤部干部处并不想让邓玲走,这事儿拖了一段时间。

景仁一次去军政治部开会,碰到军后勤部王部长,景仁在军后勤帮助工作五个多月,深得王部长好评,两人又是酒友,王部长工作劳累或有些事儿不开心,就会约景仁去喝酒,景仁离开军部几个月,王部长着实想得慌。俩人开完会,王部长硬是拉住景仁到他家去喝两杯。景仁不便推辞,到了王部长家。王部长吩咐妻子炒了一碟辣子肉丁,一碟花生米,两人边喝边聊开了。一瓶老白干眼见就要到底,王部长话匣子也打开了,

景仁啊,你在我们后勤部帮助工作五个多月,那一段我的日子最好过,最舒心,上上下下的工作,被你打理的是井井有条,部队的作风也有很大转变,不是我夸你,这方面,你真还是有两把刷子。我呀,真舍不得你走啊,跟你一起来的那两个科长,一个礼拜我就打发他们回去了,有你一个足矣。你想想,当时搞“三反五反”运动,后勤部人心惶惶,都怕沾上这个边,政治处的头头都打报告回国休假,实际上他们是去避风头,幸亏有你帮我,运动进展顺利,大家也服气。不瞒你说,当时部党委作出决定由你主持政治处的工作之后,我两次去找军政治部,要求把你留下来,可是,那个林鸿政委,说什么也不同意,我是在求他呀,他怎么说,他说基层更需要你这样的干部,还说我老王搞本位主义,这个大帽子我可戴不下呀。你一走,我他妈的连个喝酒讲讲知心话的人都没有,真是闷呀。来,咱们再走一个。

王部长,我也很敬重你的为人,一心扑在工作上,不徇私情,一是一,二是二,我也听说了,王部长为我留在后勤找过军首长,真是谢谢你费心了。我还是觉得我更适应到战斗部队,打仗我在行,后勤的事务性工作太多,我怕应付不来。再说,组织也不同意我留在后勤,我只能服从组织的需要。

王部长摇了摇酒瓶子,这么快就没酒了,对妻子大声喊道,

喂,当家的,你能不能把我的那瓶茅台酒拿来,我和景仁就应该喝好酒,这才过瘾。

你们上次不是喝完了嘛,哪里还有什么茅台酒哇。王部长妻子也大声回答。

我看算了,我还要赶回部队传达贯彻军部的指示,下回我来军部开会,想办法搞一瓶茅台酒,咱俩再喝个痛快。来,王部长,我用这杯中酒敬你,你给开个后门。

景仁端起酒杯,调邓玲的话还没说出口,王部长马上警觉地问,

开什么后门,这不像你景仁说的话呀。

不是要你帮忙什么调物资的事儿,是邓玲的工作调动问题,我和邓玲不是对上象了,我想把她调到我们师政治部工作,这样近一点,不是有利于发展关系嘛。景仁顿了顿,又说,再说了,部里搞整编,有很多人不愿下到基层去工作,我听说,他们成天找你哭哭啼啼,邓玲主动要求下基层,这是好事呀,一,你可以达到精简目标,二,你还能做个顺水人情,留多个指标给他们,省得做思想工作那么麻烦。

哦,这事儿啊,我听说了,我这也缺像这样的干部,她调走了,我们工作也是一个损失,哎,你咋只说对我有利,却不说对我不利的一面呢,景仁啊,你是跟我耍滑头呀。王部长看来不愿放人。

不是,我的意思是,对我们俩都有好处,没有说对我们俩都不利的一面嘛。景仁狡辩。

那你说说对你有啥不利。王部长出难题。

不利嘛有三,一呢,离得太近容易看清我的缺点,二呢,离得太近会影响距离美,三呢,可能会有一些人出来讲怪话。景仁笑着说。

(十五)平地起风波 - 东边日出西边雨get - getzhangzj的开心家园你那都是瞎扯,这些都不是什么不利的方面。王部长说着也端起酒杯,

来,景仁,凭你这么帮我,我也要帮你一次,喝了这杯酒,算我答应你了。哎,话可说在前头,政治处那边我尽量做工作,他们不同意,我也没办法。

只要你王部长出面,凭你在后勤的威望,这事儿肯定能成。景仁与王部长碰了杯一饮而尽。

呵呵,你这个景仁呀,我算服了你啦,我只为你开一次后门,下不为例,下不为例啊。王部长也喝完了杯中酒。

这事儿当真办的挺顺利,邓玲调到了师部宣传科工作。

景仁和邓玲结婚后,师部干部科为了照顾他们夫妻关系,又把邓玲调到了团政治处工作。

景仁到s18团担任党委书记、政委一职后,工作繁忙,部队施工任务又重,成天吃住在工地上不着家。那时是供给制,全部是吃饭堂,上级规定,团领导可以吃小灶,可景仁都在工地,与战士们一起吃大锅饭,每天收工后,他还习惯地到各营走走,到团卫生队看看养伤养病的同志,他和邓玲虽然在一个团,但经常见不着面。即使见面也绝对不谈工作上的问题,他与邓玲约法一条,在家里不谈工作,在工作时不谈家庭的事儿。

师部派来一个工作组,了解团领导班子的情况。景仁工地上的工作太忙,没有多少时间陪他们,只是简单介绍了情况,就交给团政治处主任何伟陪他们找有关领导谈话,了解情况。没想到,这事儿竟然引出了一场风波。

师部工作组回到师部,向师政委汇报团的领导班子情况说,s18团的干部作风存在不少问题,营、连的干部在饭堂吃饭时,尽谈些关于男女关系的话题,还经常讲粗口,很粗野,政委一天到晚守着老婆,不抓部队的作风问题。

景仁得知后,心想,这又是一个关口,是另一个考验,处理得不好会影响班子团结。

团政治处主任何伟知道了师部工作组反映的情况,也感到愤愤不平,马上找景仁说明情况,

他们尽他妈的瞎扯,这样的无中生有的事儿都做得出来,我去找他们评评理,看看上级部门还讲不讲道理。

你们谁也不能去,这是纪律。上级调查我们,我们内部也会有人讲这样的话,不是他们的错,他们只是了解情况有些片面。我来团里时间不长,又占了一把手的位置,有些干部对我有意见,有看法,这一点儿都不奇怪。如果我的工作不够,有缺点,我可以改,毛主席说过,要正确对待群众的意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我会更加注意这方面的问题。再说,俩夫妻在一个团工作,别人有看法也不奇怪。景仁这时才后悔,不应该找军后勤王部长开这个后门,那样也不会给人落下口实。当初自己也想到了,怎么就大意了呢,看来自己低估了内部矛盾的复杂性。

景仁不是不想申诉,这样可能会使问题复杂化,把班子内的矛盾公开化,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尤其是把班子的矛盾公开,以至于影响了团里的工作,这是景仁所不愿看到的,他选择了沉默。

不久,师部发了调令,调邓玲到师部卫生营当文化教员。邓玲百思不得其解,问景仁,

我犯了什么错,凭什么要调我去师部卫生营当教员。

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你还是服从组织需要吧。景仁冷静地说。

一直到离休很多年以后,邓玲从其他战友口中才得知,当时她的工作调动还有这档子事。

有时候,忍让是一种美德,这会被人看做软弱,但比起全盘工作的大局,牺牲一点个人利益,这又算得了什么。景仁当初就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自己这方面有口实被别人抓小辫子,自己退了一步,平息了风波,换得工作上的顺利开展,他认为,这是值得的。

  评论这张
 
阅读(292)|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