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苦禅第四部(十)找对象  

2010-07-08 16:59: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部队在战争年代,谈婚论嫁不像现在的人谈恋爱那么复杂,可以简单称为“找对象”。干部结婚的条件很简单,男方只要达到25、8、团的硬件就可以结婚。具体就是,男方的年龄满25岁,8年军龄,团级以上干部。具备这样条件的男子,只要你看上了哪个未婚又未被其他人预定的女同志,组织上就会出面为你做工作,积极撮合婚姻大事,很少有做不成夫妻的。这也是当时组织上的一项重要工作,解除干部的后顾之忧,使干部能更好地投入革命工作。

  景仁符合这个条件是在1950年5月,那时景仁已满25岁,调任军部保卫部一科的科长,晋升了团级干部,军龄也有十二年。部队的干部到了这个阶段,热心的人就开始为你张罗找媳妇的事儿,前来给景仁说媒的人真还不少,既有上级领导出于关心,经常询问你的个人情况和要求,也有同级干部热心推荐女同志与你相见,还有一些在军部机关工作的大大咧咧的女同志主动找景仁暗送秋波。景仁在这一段时间里,真还接触了不少女同志,特别是有一段时间,景仁被派到军后勤部帮助工作,认识的女同志就更多了,既有在部队卫生系统的,也有在部队机关工作的。有些是在工作上接触的,有些是碍于老首长、战友的情面去见面的,其中不乏长得漂亮的女同志。景仁那时的心思都在工作上,并没有把解决个人问题放在重要位置,当然,在他心目中也还没有遇到他所心仪的人。

  部队入朝作战一年后,景仁临时负责军部保卫部、敌工部两个部门的工作和兼管直工部保卫科的工作,在军部接触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这时,军后勤部政治部的一个女同志引起了景仁的注意,也许是鬼使神差,在大千世界冥冥中使他们相遇,使他们最终走到了一起,成了景仁的终身伴侣。

  这个女同志名字叫做邓玲。是军后勤部政治部组织处干事,中学文化,写得一手好字,一手男性化刚劲有力钢笔字。开始,景仁看材料,以为这手字一定是个男同志写的,对上号以后,心里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在后来的工作接触中,景仁愈发感到,邓玲就是自己心仪的那个人。经过向组织汇报,组织上出面做工作,没有想到竟然是一拍即合,原来,邓玲在工作中,也很佩服景仁干练的工作能力,是一个很有故事的男人。在后来的接触中,景仁慢慢地了解了邓玲的身世。

  邓玲是山西平定县人,在她还不记事时,父亲就去世了,那时候没有相片,邓玲压根儿就不知道父亲长得是啥模样。母亲没有改过嫁,靠着给人浆洗缝补,提篮小卖,养活邓玲姊妹兄弟三人。

  邓玲年纪最小,哥哥十二三岁就出去给人家当学徒,姐姐十六岁就出嫁了,母亲就是再苦再累,也要让邓玲读书。邓玲一边刻苦读书,一边帮助母亲打理家务,在外面揽些活儿帮补家用。姐姐嫁了个好人家,家庭比较富裕,也经常接济家里一些家用,使得邓玲能继续完成学业。

  1948年初,邓玲未满15岁,家乡平定发生了战事,老百姓纷纷外出逃难。邓玲一家也随着大批难民沿着铁路线逃难。到了榆次,邓玲与家人走散了。母亲心急如焚,要哥哥四处寻找,哥哥找遍了所有难民栖身的场所,都未找着邓玲。

  原来邓玲夹在逃难人群中,不知不觉就迷失了方向,回头找母亲和哥哥,因逃难的人实在太多了,怎么也没找到,只好跟着逃难的人群继续向太原方向走去。

  邓玲到了太原,仍然没有与母亲和哥哥取得联系,饿了就向别人讨一点吃的,困了就挤在难民当中睡觉。也许是苍天有眼,邓玲一个在太原的表姨知道邓玲在逃难时走失了,就到难民聚集的地方寻找,在难民当中认出了邓玲,把她领回家中,并托生意上的伙伴,想办法告诉了邓玲的母亲和哥哥。

  邓玲在表姨家住了几天,市面传来消息说,太原就要打仗了,解放军就要攻打太原,逃到太原的难民们又纷纷逃离了太原。邓玲母亲、哥哥听说太原要打仗了,也不敢继续前往太原。邓玲自己拿定主意,到北平去投靠姐姐。表姨便买了火车票,送邓玲上了北上的火车。

  邓玲到了北平,住在姐姐家里,帮着姐姐照料孩子,打理家务。邓玲仍想完成自己的学业,便考入了北平崇慈女中,半工半读,继续读书。

  1949年1月,北平和平解放。邓玲跟着同学们夹在欢迎队伍中,迎接解放军进城,同学们载歌载舞,高唱着“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好不热闹。回到学校,与邓玲要好的同学陆棠悄悄地对她说,

  你看人家解放军多神气呀,受到老百姓这么热情的欢迎,不如我们也去参加解放军吧,唉,你想不想当兵啊。

  想到是想,但不知道人家要不要女兵。邓玲回答。

  解放军进城时,我就看见有几个女兵,梳着小辫,穿着军装,可威风了,一路上向群众派发传单,可能是做宣传工作的,也可能是搞文艺的,部队反正是要女兵的,你去不去吧。陆棠兴奋地说。

  我还不满十六岁,不知人家要不要我呢。邓玲有些心动,不免疑惑地问陆棠。

  哎呀,你这个人怎么婆婆妈妈的,人家要不要,我们去试试不就知道了嘛。陆棠比邓玲长两岁,是个很有主见的人。

邓玲答应了陆棠去试一试。

   第二天学校下了课,陆棠带着邓玲去了解放军新兵征集处,那里已经人头涌涌,应征的青年很多。陆棠拉着邓玲挤到新兵登记处的桌子前,开口就问,

  喂,同志,我们两个人来这里报名当兵,你们收不收。

  负责征兵的解放军干部打量了一下她们,问道,

  你们是北平的学生吧?

  是,我们是北平崇慈女中的学生,你们要不要女学生当兵。陆棠大大咧咧地问。

  当然要啦,解放军最欢迎有文化、有知识的学生加入我们的队伍,一个军队没有文化可不行啊。现在我们正在筹建南下工作团,最需要像你们这样的学生兵。征兵干部笑着说。

  那我们就报名当兵了。陆棠也不征求邓玲的意见,代表她表了态。

  你们别急嘛,你们要当兵,先填个表,让我们首长看看,没问题才能收。你们过去那边填表吧。征兵干部指了指旁边的一张桌子。

邓玲和陆棠取了表格,一会儿工夫就填完了,拿给征兵干部过目。

  嗯,你们填的很好,毕竟是有文化,字也写得很工整,好吧,就收下你们了。征兵干部在表格上写了同意入伍几个字,签上名。然后把表格递给她们俩,指了指另外一个房间说,

  你们到那间房,把表格交给负责人,领取军装和棉被。

  这就行啦?邓玲这时感到惊讶,突然冒出了一句。

  行啦,还不快去领取军用物资。你没看见,我这正忙着呢。

  陆棠拉了邓玲一把,

  快走呀,我最烦你老是这么婆婆妈妈的了。人家说行啦就行啦,咱们也别耽误人家工作。

(十)找对象 - 东边日出西边雨get - getzhangzj的开心家园  邓玲和陆棠领取了军用物资,就分到了住处,一个大房间,全部是架子床,能住二三十人。那里曾是国民党军队的营房,北平和平解放,原国民党军队开到城外接受改编,营房就成了解放军的驻地。

  邓玲和陆棠当了兵,开始了紧张的训练,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出操,齐步走,来来回回没完没了,从早上一直操练到晚上,一天下来,邓玲觉得腰酸腿疼,晚上回到宿舍,倒下就睡着了。

  过了十来天,一个晚上睡觉时,陆棠悄悄地对邓玲说,

  原来当兵这么辛苦,早知道就不来了。

  陆棠是富裕家庭出身,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种苦楚,说着就小声地哭了起来。

  邓玲是吃过苦的人,这点苦,倒是觉得没什么了不起的。看见陆棠难过的样子,只好好生劝慰。

  别哭了,让人家知道了多丢人呀,忍忍吧,过几天习惯就好了。

  邓玲,我看我们别当兵了,还是回去读书吧,多读点书才能有出息,你看,这样成天地操练,人也晒黑了,胳膊腿也变粗了,将来还怎么嫁人呀。

  邓玲一下子没了主意,当时她还不满十六岁,陆棠又是最要好的同学,当初,也是陆棠拉着自己来当兵的,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我们找队长说说,批准我们回去读书吧。

  你傻呀,找队长说,队长能同意吗,我们干脆偷偷溜走得了。

  邓玲觉得这样不好,但碍于朋友的面子,只好同意。

  她们俩脱下军装,换上当兵时穿来的衣服,乘着黑夜,偷偷地离开了军营,一路小跑回到了家。分手时,陆棠一再叮嘱,不要告诉家人,就说回来看看,明天咱们再到学校去想办法恢复学籍。

  邓玲回到姐姐家,一晚上睡不着,越想越不是滋味。过去听人说,逃兵是要受到军法处置,搞不好还要枪毙呢。

  第二天天没亮,邓玲就起床,到陆棠家找陆棠。

  陆棠听了邓玲的想法,这才觉得事情闹大了,一下子也没了主意,

  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我想,我们回去部队承认错误,做个检讨,争取部队宽大处理,怎么也算我们自首吧。

  陆棠犹疑不定。邓玲劝说了一会儿,看陆棠还是拿不定主意,就冲着她说,

  那你不回去,我自己回去,我可不愿意背着个逃兵的骂名,当初,还是你拉着我去当兵的,这下你又拉着我当逃兵,这事儿可把我给害惨了。邓玲这次是拿定了主意。

  好吧,我们一起回去,就是枪毙也有个做伴的。陆棠一向是讲义气的,邓玲才和她成了要好的朋友。

  邓玲拉着陆棠回到了部队,主动向队长坦白了当逃兵的事,挨了队长好一顿臭骂,还说要送她们俩到军法处。把邓玲和陆棠吓得半死。

  还好,队长骂完后,觉得气也撒了,毕竟没有造成严重后果,这才说,

  你们都是大城市的女孩子,没吃过什么苦,但是,做人要有骨气,不能遇到困难就当逃兵,你们两个好好想想,回头写个检讨交上来,不写好检讨罚你们不吃饭。

  邓玲觉得自己灰溜溜的,也怨不得别人,当初是自己立场不坚定才造成了今天这个局面,只能认真做检讨。

   好在队长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她们俩写完检讨交给队长,队长收了检讨,这事儿就没有了下文。不过,这件事给邓玲一个深刻的教训,凡事都要动脑筋,不能只讲义气不讲原则。

  母亲知道邓玲当兵了,放心不下,专门从山西老家跑到北平,找到部队,劝说邓玲年纪小,不要当兵了,回去好好读书。邓玲这次是拿定了主意,对母亲说,“打死我也不回去,就跟着部队了”。母亲看着女儿态度坚决,也无可奈何。

  部队南下了,邓玲他们的南工团跟着部队一直打到了湖南,参加了湘西剿匪。部队在湖南招收了一批卫生兵,成立了卫训队,邓玲一直工作出色,吃苦耐劳,很快就被任命为卫训队的区队长。后来,又调到师部机关、军部机关当干事。

  正是由于邓玲的不平凡经历,历练了她出色的工作能力,待人处世稳重、沉着、干练,富有责任心,景仁看上了她。

  邓玲也是喜欢景仁,他总有说不完的战斗故事,个人的经历那么富有惊险性和刺激性。在工作上总是那么一丝不苟,再困难的工作,到了他手上,总会想出好的点子。

  景仁和邓玲相爱了。拿部队上的说法,景仁找对象了。

  景仁调任9团政治处主任,部队很快就开上了马良山,接手了马良山的防务。邓玲这时已经与景仁确定了恋爱关系,为了方便见面,增进相互之间的了解,景仁特地找了军后勤的王部长“开后门”,把邓玲调到了10师部宣传科当干事。邓玲知道景仁他们团上了马良山阵地,为此,邓玲成天牵肠挂肚,美军的炮火打得很凶,敌机不停地轰炸,不知道身在前线的景仁的安全会怎样。一次,师政治部组织了一个检查组下部队检查前线部队学文化扫盲工作情况,邓玲找师政治部的领导要求,参加前往马良山阵地检查组,师政治部的领导心领神会,同意邓玲带一个检查组去9团扼守的马良山阵地。

  邓玲带着检查组到了s19团阵地,得知马良山是整个阵地的主峰,于是带着检查组要到马良山主峰去看看前沿阵地的战士。当时马良山主峰由于美军炮火封锁的异常严密,主峰只设有一个观察哨,二连连长知道邓玲他们检查组要上主峰,及时报告团部政治处。团政治处宣传股长林河源知道邓玲是景仁的对象,本想直接阻止他们去马良山主峰,但又不敢擅自做主,于是打电话到前指请示景仁。景仁一听就来火了,

你们宣传股不是不知道马良山主峰,美军有两道炮火封锁线,团后勤每天运输给养和弹药的人员,在通过美军炮火封锁线都有伤亡。他们检查组的同志根本没有见过这么猛烈的炮火封锁,没有通过美军炮火封锁线的经验,还没到达主峰观察哨,可能都会牺牲,我们不要做这样无谓的牺牲,你对师部来的同志的生命就这么不负责任,出了这样的事,谁能负得了责任。你跟他们说,我们要绝对保证师部检查组的安全,不准检查组上主峰。

景仁这些话,既有一种责任,也有一些私心。从责任上说,没有经历过美军炮火考验的人,确实是危险性很大,不应作无谓的牺牲,从私心上说,他要对邓玲的安全负责,何况这次是邓玲负责带队,出了这样的问题,即使她本人未伤亡,回去也不好向师部首长交代。

邓玲深知景仁是对的,是为自己着想,也是对检查组的战友的安全负责,心里对景仁是深深感激的,到马良山主峰去检查工作的事也只好作罢。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