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二)妻子邓玲转业了  

2010-08-24 16:55: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55年,师部转发了上级通知,规定部队的已婚女同志一律复员回家当家属,就是让部队干部的老婆回家当太太,享清福。

这个通知,让部队许多女同志想不通,大家凑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议论开了,我们女同志怎么啦,当初打仗,我们和男同志一起并肩战斗,也是枪林弹雨里熬过来的,现在和平时期,反倒嫌弃我们了,大家去找彭总评评理,凭什么要我们复员回家。

上级做动员时解释说,这是学习苏军的经验,部队要进行正规化改编,女同志不适宜留在部队,希望部队的女同志顾全大局,服从部队改编工作的需要。

外国是外国,中国为什么不能有自己的部队建设道路,一定要去模仿人家。中国革命,在红军长征时就有不少女同志历经千难万险,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有许多女同志为革命付出了鲜血和生命,这会儿部队说不要我们就把我们一脚踢开了,这像是革命军队吗。上级动员之后,女同志的牢骚不但没有减少,议论得更凶了,有不少人直接找上级领导去评理,部队一时搞得沸沸扬扬。女同志要是吵闹起来,那可是没完没了。上级当然有他们的办法,于是要求女同志的另一半,她们的丈夫带头响应上级的号召,主动做好自己家属的工作,促进这项工作的开展。

景仁是团党委书记,虽然思想也不通,但上级的命令当然不能违抗,自己还要带头执行上级的指示。

景仁回到家里与妻子邓玲商量,邓玲对此事思想老大想不通,还未等景仁做思想工作,邓玲就说开了,

我年纪轻轻,才二十出头,又是初中文化,在部队里怎么也算是个小知识分子,自北平解放参军,入伍后随南下工作团一路南下,在卫生训练学校当过区队长,在军后勤部政治处几个部门当过干事,在师部宣传科也干了几年,参加了抗美援朝,现在上级一个命令,却要我回家当家属,你说,这样合理吗,谁能接受得了。再说,国家建设正需要有文化的人,我能呆在家里吃闲饭吗。

景仁思索着,邓玲说的有道理,部队上不能留,那就办转业,像邓玲这样有文化,又在军、师机关工作过,既有文化又有工作经验的人,也是地方工作所需要的人,呆在家里当家属确实不合时宜。但碍于自己是个领导,不好出面帮邓玲找上级领导,于是说,

这样吧,我在团里当领导,不便出面为你的事找上级领导,你在军、师机关都工作过,你去找一下你的老领导,看他们能不能帮上点忙,不过,去找上级领导要注意影响,说明自己的理由,千万别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向上级正常反映自己的实际情况,也没啥大不了的。

邓玲写了报告,反映自己的情况,要求上级机关给予联系地方工作,办理转业手续。报告递上去后,结果是泥牛入海无消息。邓玲沉不住气了,到师部找了政治部的领导谈自己转业的问题。师政治部领导是邓玲在师部宣传科工作时的老科长,说话也不打弯弯,一句话就把邓玲顶了回来,

(二)妻子转业 - 东边日出西边雨get - getzhangzj的开心家园邓玲呀,我看你别瞎忙活了,这是大政方针,师长、政委的爱人不都办了复员手续了嘛。

邓玲听出了老科长话中的弦外之音,师长、政委的家属都不例外,何况你爱人只是个团职干部,还能怎么样。

邓玲一肚子委屈回家,只能向景仁诉说。

景仁看邓玲那副委屈的摸样,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劝慰她说,

我看算了,别指望上级了,我们自己找找地方看,如果合适,地方上肯收,回头再找上级机关办转业手续。

邓玲得到了爱人的支持,马上有了信心,

我什么都能干,只要有工作,再苦再难,我也会把工作干好,干出个样子让他们瞧瞧。

景仁与县委张书记是酒友,每逢休息,张书记就会打电话找景仁去他家里聊天喝酒。张书记也是南下干部,大家在一起无话不谈。在一起喝酒的时候,景仁提出了邓玲想办理转业的事。张书记到景仁家里喝过几次酒,了解邓玲的工作经历,便一口答应下来,

这事好办,我们正缺乏能力强的干部,邓玲愿意来县里工作,这是好事,我找人事部门说一下,给她安排一个工作。不过工作呢,要从最基层的工作干起,要让大家都了解她,我这个当书记的才好向大家交代。

谢谢张书记,来,我先敬你一杯,感谢你对我家属的理解和大力支持。景仁端起酒杯说道。

哎哎,不敢当,不敢当呀,应当我来敬你,支持部队的建设,为部队解决困难,是我们分内的事儿,用不着感谢。你是部队的首长,是我敬你才对。建国初期,县的级别是科级,相当于部队的营级,所以张书记马上站起来,端起酒杯来。

你这就见外了,我们是老朋友了,我求你办的可是我自己的私事儿,跟部队建设什么的挂不上边,你为我解决了大问题,我还不应该敬你一杯酒呀。景仁看邓玲的工作的事儿有了着落,从心里感谢张书记,特意把“私事儿”几个字说的特别重。

什么鸟公事、私事,你们部队驻扎在我们县,我只知道你们部队上的事儿就没有小事,都是我该办的事,来,我们喝了这杯酒。

两人相对大笑起来,痛痛快快地喝了一次酒。

地方上很快就发了函给部队,要求邓玲转业到县煤建公司担任一般职员。有了地方的来函,军部、师部的干部部门,景仁都熟悉,毕竟景仁在这些机关工作过多年,有许多老战友,邓玲的转业手续很快就办了下来。

县煤建公司,就是和煤炭打交道,供应县城居民的生活用煤,那时没有什么机械设备,全部是手工操作,干部和工人一样跟班工作,卸煤、装煤、称煤,邓玲每天回家都带着满头满身的煤粉,但毕竟是有了一份工作,邓玲心中还是快乐的,她珍惜这份工作,自然工作也格外卖力,很快与煤建公司的干部、工人打成了一片。

  评论这张
 
阅读(528)| 评论(30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