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苦禅第四部(十六)送妻子回国  

2010-08-04 16:43: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54年4月,邓玲调到师部卫生营当文化教员,情绪有些低落,但想法归想法,工作还是认真负责,每天都要教伤病员识字,补习文化。这时,她已怀有身孕六个多月,肚子已经明显凸起。团部距离师部有二十多公里,景仁一直忙于指挥部队施工,无暇顾及照料邓玲的生活起居。

团政治处主任何伟看着景仁一天到晚忙于工作,星期天也不能休息去探望邓玲,一天晚上开完会,何伟便到景仁宿舍找景仁,

哎,我说景仁,你也太不象话了,自己老婆怀孕都有六七个月了吧,你把她扔在一边,不管不顾的,你这是算咋回事呀。

你没看到我这里忙活的要命,工程进度上级天天在催,部队训练要抓,作风要抓,思想工作也要跟上,我哪有时间去照料她啊。景仁感到有些沮丧。

嘿,好像地球离开了你就不转了啊,你不能请几天假去照顾一下嫂子。上次我去师部开会,顺便去卫生营看嫂子,见她挺着个肚子给伤病员上文化课。何伟用手比划着挺起肚子的姿势。

是啊,一个女人,怀孕六七个月还要讲课,是不太方便,但还不到预产期也无法请假休息啊,她要是请假过来,团里还是有人会说怪话,我听了也心烦,不如让她克服点困难,再坚持俩月。景仁说道。

哎,我给你出个主意,我老婆怀孕五个月,我就把她送回国内的军部留守处,那里条件比这里要好多少倍,起码营养方面跟得上,对后代有好处,现在我儿子都会满地跑了。我们这些人受苦受累就算了,可不能让我们的后代也跟我们一样吃苦受罪吧,况且,我们军的干部家属都是送回留守处生产,这也算不上搞特殊,钱团长的家属去年也不是送回留守处生产嘛,跟我老婆差不多同一时间去的。何伟故意加重语气说了最后一句话。

邓玲曾向景仁提出过这个要求,但景仁顾虑那些爱找茬的人说闲话,哦,把你老婆一调走,你就提出送回国内留守处去待产,这不是闹情绪是什么呀。景仁坦然说出了自己的忧虑,邓玲也表示理解。把自己该带头做好的事儿做到最好,以身作则,不要给别人在背后指手画脚,这是当好一把手的先决条件。景仁是这样想,也是这样做的。

还是等一等吧,你看我们夫妻俩在团里已经很注意影响了,别人还是说三道四的,如果我这样做,不是伸出个辫子给人抓嘛。景仁违心地说。

咳,你还管那些个,他们爱怎样抓就让他们抓去,你老婆怀孕六七个月,挺着个大肚子给人上课不方便,这些你想捏造也捏造不出来呀。你说是不是吧,既然这样,你还担心什么别人抓什么毬小辫子啊,我看你真是多余。何伟有点愤愤不平。

这样吧,你不去办理嫂子回国待产手续,我去办,我还不信了,这些个嚼舌头根子的家伙还能怎样告状。再说了,关心全团干部战士的家庭问题,当然也包括团领导,解决大家的实际困难,这也是我们政治处的职责,你也常说,这也是最重要的思想政治工作,我就实践一下,看这个工作怎么就不能用在政委的身上。何伟显得激动。

景仁听着何伟的话,思索着如何回答,一时还不好回答。

你不表态就算你同意了,我这就去办,用政治处名义写个报告报上去,上级肯定很快就批,上次我给钱团长办这个事儿,没几天上级就批下来了。何伟不等景仁回答转身就走了。

景仁打心底感谢战友的关怀,这时说什么都是多余了。也许自己在这个问题上是多虑了,再说,第一次当父亲,最怕有个什么差错,自己表面上不着急,实际上心里早就在盘算选个机会提出来,早点把妻子送回国内待产。何伟这个老弟还真是给自己帮了大忙呢。

果然,不出一个礼拜,上级就批复了。景仁为了尽丈夫的责任,决定请几天假送邓玲回国。团里的正职请假要找军首长批准。景仁找了林鸿政委请假。

林鸿政委表示同意。并说,

现在虽然是停战了,但战备工作一刻都没有放松,给你几天假,快去快回,不准乘这个机会跑回家去看看。你可不能带头违反规定啊。

(十六)送妻子回国 - 东边日出西边雨get - getzhangzj的开心家园

哎老首长,你看我什么时候违反过军纪,我可是最守纪律的。请老首长放心,我把人送过去就马上回来,再说团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也放心不下。

那就好,前些时候,我们就有的干部回国就转道回家,影响很不好呀,咱们都是带兵的,自己带头违反纪律,还怎么教育人家。你回去交代一下工作,你离队这几天,由钱团长主持团党委的工作。

景仁满心欢喜,

谢谢首长。敬了礼,退了出来。

景仁,回来。林鸿政委大声地叫着。

景仁心里一沉,是不是又发生什么变故,林鸿政委改变了主意,不让自己请假陪同邓玲回国了。他心情忐忑地转身回到林鸿政委的办公室问道,

首长还有什么指示。

哦,我刚才忘了,上次回国开会,带回了一包软糖,送给你,给邓玲补补身子,算我对你这个准父亲的祝贺吧。林鸿政委打开文件柜,拿出一包糖递给景仁。

谢谢首长。哎呀,刚才你这一叫着实把我吓了一跳,我还以为你变卦了呢。景仁作了一个鬼脸。

你这个小鬼,打小就这么调皮,现在还是没变呀。林鸿是看着景仁长大的,说起话来也没什么拘束。

景仁与邓玲乘上回国的军列,停战以后,铁路经过修整,走起来平稳多了。火车一过鸭绿江大桥,景仁的眼睛就一直盯在窗外,阔别了三年的祖国,一切都是那么新鲜,那么亲切。三年的出国作战,不都是为了祖国不受外国侵略者的蹂躏,使祖国人民能过上幸福的生活吗,为了这个目的,我们有多少志愿军指战员洒血疆场。再次踏上祖国的这片土地,他感到自己是多么幸运。

火车到了锦州,军后勤留守处派汽车来接。汽车飞驰在景仁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又使景仁浮想联翩。他兴奋地向来接他的留守处李干事讲述当年辽沈战役战斗的故事。

汽车来到了新立屯,拐进了一所大院。景仁下车扶邓玲下车,嘱咐她千万要小心,别摔跤,摔坏了肚子里的孩子。李干事忙着拿行李的时候,景仁环顾四周,这是一座地主的庄院,很大一座院子,里面有五排青砖砌成的平房和一个花园,四周有高大的围墙,院子里还有当年地主下马用的下马石,可以想象当年这座房子的主人的生活是多么的奢华。

安顿好邓玲住房,景仁独自来到了昔日黑山阻击战的战场,登上了101高地。这里已是庄稼遍布,绿树成荫,没有了当年战场的硝烟,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景仁心里默默地祭奠着战友的亡灵,当年在这个惨烈的战场上,为了确保辽沈战役的胜利,我东北野战军一个纵队(军),在这片阵地上顽强地阻击国民党廖耀湘兵团的五个军、十多万人五天四夜的疯狂进攻,在国民党这五个军中,有全部美式装备的国民党的“五大主力”中的两个军,新一军和新六军,还有绝对效忠于“党国”的青年军,就是在脚下的这个101高地,在一天之内敌我双方数次易手,整个阵地被敌人的炮火削低了两米。就是在这个101高地的阵地上,我军牺牲了数以千计的战友。景仁流着眼泪,逐个地念着他所熟悉的战友的名字,脑海里浮现当年战场上的惨烈情景和这些牺牲战友的音容笑貌。景仁念叨着自己对他们的怀念和对今天胜利的喜悦,告慰他们的在天之灵,你们可以安息了,你们的鲜血没有白流,革命取得了最后胜利,人民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人们不会忘记你们的历史功绩。

三天后,景仁乘上入朝的火车,回到了部队。在紧张的施工任务之余,他不停地思念妻子,努力思索着将要出生的孩子是个什么摸样。一天晚上,他做了个梦,梦见孩子在7月9日出生了,是个男孩。景仁把自己所做的梦,写在信里寄给了邓玲。果然,邓玲在这一天顺产,产下了一名男孩。

景仁的母亲也觉的这事儿神奇,老人还很迷信,说了句,这孩子还没出生就去朝鲜找他爸了。其实,这没有什么神奇的,只不过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罢了。

军人也是食人间烟火长大的,军人也有情,也有爱,只不过军人的职责使他们和亲人不能经常相聚,这时,他们只有在梦里才有着温馨幸福的时光。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1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