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三)下连蹲点  

2010-09-03 15:43: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55年,根据上级指示,部队进行正规化建设。首先实行的是军衔制,景仁满三十岁时被授予中校军衔,并授予解放勋章和独立自由奖章。

授衔工作引发了大量的思想问题,同是正团职干部,有的授少校,资历老一些,任职时间长的才能授中校,副团职的资历老的可以授少校,资历浅的只能授大尉。由于存在军衔上的差别,与原来大家都是一样的军服,一样的胸章不同了,看出个级别高低了,思想问题就来了,有人成天找领导哭哭啼啼,诉说自己的军衔比某某人定的低了,这里不公平那里不公平,上级把自己哪里哪里搞错了等,搞得景仁头都大了。这时,钱团长调走了,马副团长接替当上了团长,只授了少校军衔,心里也觉得不痛快,把思想工作全部推给了景仁。

马团长是个粗人,打仗很勇敢,是个猛汉子,在抗战时期的一次战斗中,他曾挥起大刀片子连续砍下几颗鬼子的人头。他没念过书,不识几个字,平时大大咧咧的,不拘小节,景仁也体谅他,让他去做思想工作,简直是赶鸭子上架,说不上几句准是骂起人来,只会把事情搞得更糟。

景仁便逐个找有思想问题的干部谈话,解决思想问题,经常是谈到深夜,有的则是谈到天亮。一次不行就谈两次,两次不行就谈三次,直到谈通为止。那时的思想工作做得很扎实,不像现在,做思想工作三言两语,你思想通不通,那时你自己的事儿,反正程序上完成了。你还想找领导谈话,那就对不起,领导会推说,没时间,而且领导会认为你是个“刺头”,难整。

到了正式授衔,全团干部没有一个因为授衔闹情绪而影响工作的。其他部队有些干部闹到了师首长或者军首长那里,受到了批评,搞得团领导很没面子。

接下来就是内务条例的正规化建设,说白了就是按照前苏军的模式建设军队,无论是队列操练、着装、整理内务卫生、战术演练等,都照搬苏军的那一套,景仁觉得很死板,但这些是老大哥的东西,上级的命令,你不学也得学,还要学得不走样,上级经常要检查评比,学得不好就要受批评。

团党委常委会上,马团长发起了牢骚,

他妈的,这样搞法,部队能打仗吗,过去我们连军装都凑不齐,各部队穿的五花八门,也不是打胜仗嘛,搞这些花架子有个毬用。我看到有些连队,每个班发两块木板,每天早晨起床,硬是每个战士都要用木板来夹被子,搞出个豆腐块来。搞得中午战士们都不敢上床睡觉了。有那个工夫,不如多练一下刺刀手榴弹,打仗时,那个才用得上。我看啦,内务方面我们差一点不要紧,只要军事上我们能过得硬就行。

就是,这个搞法也太死板了,内务搞到整齐划一就行啦,还老是搞什么检查评比,搞得连队的领导都把心思花在搞表面功夫上,这样部队还能打仗吗。其他几个常委附和着。

景仁觉得大家说的有道理,有些做法确实太教条了,但是执行上级的命令是不能打折扣的,要带出一个各方面都过得硬的部队,就要在各个细节上都要下功夫,有时候各方面条件相同的情况下,细节决定成败。于是说,

马团长说得在理,部队不能搞教条主义,内容决定形式,但是形式却能反映内容。所以,要带出一个过得硬的部队,就要在部队作风上狠下功夫。我们团,首先要在军事训练上过得硬,在团、营、连、排、班的战术演练上要狠抓,在单兵训练科目上苦练,提高战斗力。其他方面的正规化建设,要去掉花架子,实打实地做,这也是培养部队的作风。我看去掉这块木板子,搞个一分钟的内务整理,谁搞得快,又搞得好,谁就是标兵。战士们互教互学,很快就能做到又快又好。

马团长苦笑着摇了摇头,

那就试试看吧,我看这事儿就由政委具体抓吧。我还是抓军事训练这个本行。

其他常委附和。

常委会是少数服从多数,景仁看大家都已经形成了一致意见,也不推脱,就把这事儿定了下来。

会后,景仁打了背包就到了一连去抓试点。

(三)下连蹲点 - 东边日出西边雨get - getzhangzj的开心家园景仁是从连队当小兵出身,又在连队当过指导员,对战士有深厚的感情,深深地了解战士们的疾苦和快乐,他用业余时间与战士们打篮球,给战士们讲故事,很容易接近战士。他给战士们讲《三国演义》、《七侠五义》、《水浒》等古典故事,也讲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的战斗故事,讲述过去的艰苦岁月。加上与战士们同吃同住同操练,景仁在军事上训练上又有过硬的基本功,战士们都把他当成了兄长,部队的官兵关系融洽。

搞正规化其实也不难,每项工作树立一个标兵,大家跟着学,很快就能掌握推开。景仁安排一连开展一分钟整理内务比赛,由各班推选一名代表现场比试,然后讲评。经过几轮的比赛,大家都总结出了快速整理内务的方法,战士们互教互学,一个星期就能搞得像模像样了。各连再派代表观摩比赛,全团都能达标。

这时,部队已经改为义务兵役制,一般战士服役三年,如果不能提干留在部队,就要复员回家。这时部队的新战士较多,没有经过战争的考验,思想问题也多,不像战争时期思想那么单纯。

景仁通过到连队蹲点,最大的收获是发现了新时期部队的许多不同的特点,带兵的方法也不能像过去那么简单,过去连队干部那种简单粗暴的工作方式,很容易激化矛盾。

一次,景仁和战士们出操回来,看见三班刚入伍不到一年的新战士小李愁眉不展,不想以前那么爱说爱笑了,景仁关切地询问,

小李,谁得罪你了,一脸苦瓜相,好像谁欠了你八百吊似的。

小李推说没有什么。

景仁觉得不对,自己以前当兵时,也遇到过委屈,只是不敢对人讲,这个小李肯定遇到什么事,才会这样心事重重。又拉着他到了僻静的地方仔细询问。

小李,我看你呀,平时爱说爱笑的,今天变了,你骗不过我的眼睛,我带兵这么多年,还没有我看不准的战士。说吧,就是有天大的难事,说出来,我帮你参谋参谋,兴许能帮你呢。再说了,有什么事千万别憋在心里,那样会憋出病来的,你有什么困难讲出来,即使解决不了也会觉得心里好受些,相信我,这方面我有体会。

我刚刚收到信,我母亲得了重病,可能撑不了几天了。小李几乎是带着哭声说。

那你怎么不跟连队请假呢。

我早上跟排长请假,排长不但不准假,还批了我一通,说我新兵蛋子就是想家了,编出个瞎话来骗人,真没出息。

那你把家信给他看了吗?

我拿给他看来着,他说不认识字。

景仁意识到这是基层干部处理问题方法有问题,在和平时期与战争时期不同,简单粗暴的带兵方法在战争时期也许管用,但在和平时期,对待战士用这种方法可能会出大问题。一排长是抗美援朝时当兵的,在战争时期,战士因家庭问题请假是绝对不允许的,会被认为是临阵脱逃。但在和平时期,关心战士却成了带兵的一个最重要的工作方法。

景仁找来连队干部,把小李的情况说明,说出了自己对新时期带兵方法的一些思考,请他们研究解决办法。

连队看景仁这么重视一个新战士的家庭问题,很快就批准了小李的请假要求。景仁又提议,让一排长陪同小李一起去,这样既可以让小李家乡的乡亲看到部队的关怀,还能解决干部和战士之间的矛盾。

景仁也受到了蹲点的启发,之后,他养成了一个习惯,到每个连队蹲点,一蹲就是一个月,几年下来,全团十几个连队,每个连队他都去蹲过点。在最基层的连队蹲点,才能不断研究和解决新问题,适应新时期带兵的方法。这也是对连队干部的作风的传帮带,使部队的老传统可以继承和发扬,同时也可以了解和考察干部,对将来他们的使用有依据。连队的生活,景仁仿佛又回到了自己刚当兵时的那个年代,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三)下连蹲点 - 东边日出西边雨get - getzhangzj的开心家园
  评论这张
 
阅读(433)| 评论(18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