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八)景仁要调到军区了  

2010-10-26 16:13: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5年初,传来一则消息,景仁要调到军区政治部工作。

军区是设在南方的大城市,是当时人们向往的生活居住的地方。有些老战友前来道贺,景仁有些闷闷不乐。军区是大机关,虽说还可以经常下部队,但机关工作毕竟与基层有很大的差别,事务缠身,很难找出时间深入基层连队,这就意味自己带兵生涯的结束。就景仁本意而言,景仁更喜欢带兵的工作,每天接触战士,汲取战士们身上青春的活力,聆听战士们的心声,针对部队出现的新问题,思考各个不同时期带兵的方法,不断推出培育好兵的做法,新的知识层出不穷,他感到有无穷的乐趣。

军部开会,几个原来在9旅7团的老战友逗景仁,

哎,景仁,听说你要调到军区政治部工作了,真是天大的喜事儿,你老弟也应该表示表示,这会儿该请客了吧。老刘是个急性子,说话从来就不拐弯。

景仁笑着说,没接着调令,别瞎传,八字还没有一撇呢。

谁说的。军部都收到军区的调令了,我都看见了,这可是铁板钉钉的呀。在军政治部工作的老谢说。

想喝酒,那还不容易,我正想听听你们的意见呢。晚上到军部招待所,我请客。景仁也想和老战友聚一聚。

晚上,景仁约了五个老战友一起喝酒,一盘花生米,一盘炒鸡蛋,一盘回锅肉,一个红烧肘子,加上拍黄瓜、凉拌土豆丝。大家叙旧喝酒,那酒去的也快,转眼三瓶老白干见底。景仁这才透露了自己对调到军区工作的想法。

我想找找军区的林鸿副政委,请他帮忙说一说,让我继续留在部队工作,去哪个师都行。军区那样的大机关,办事繁文缛节,禁忌繁多,我在部队干惯了,带兵是我的长处,说干就干,再苦再累也难不倒我。这大机关真不是我呆的地方。

哎我说景仁,今天这么快就喝高了,怎么说起胡话来了。谁不知道,大军区机关,不是谁想去就能去的地方,还是景仁你的造化好,你能说会写,林鸿政委器重你,调你去军区机关,你还身在福中不知福,却要去找林鸿政委帮你说情留在部队,我看啦,你是找尅。老刘手里抓着一把花生米,挨着个送进口中嚼着。

就是,现在不打仗了,野战部队成天训练、修理地球,钻不完的山沟子,闹得不好出个事故,还得要负责任,哪里比得上大机关,住在大城市,上班坐在办公室,吹着风扇,喝着热茶,多开洋荤呀,不像我们这些个土包子,风里来,雨里去,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水,调去大军区这样的好事儿,我们做梦都不敢想哇。老胡说着又开了一瓶酒给大家倒上,自己来了个一口闷。你说呢,景仁?

塞翁失马呀。景仁苦笑着回答。

咳,你们也是的,喝起酒来尽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人家景仁说的也不无道理,军区机关大,衙门很深,机关里的道道也多,长期在基层部队工作的人,去了还真不适应,我看,大家也帮着出出主意,帮助景仁分析分析,做通景仁的思想工作,这样他才能轻装上阵,做好这份新的工作。老谢毕竟是老谋深算,不紧不慢地说。

景仁知道这个场合大家不会认真去思考问题,俗话说,酒后说话不算数。也就端起酒杯说,我敬各位老战友一杯,感谢大家的厚爱,大家有机会就跟军长、政委说说,看他们能不能跟军区说说,把我留下来,我对S7军的感情非常深厚,真的舍不得离开。说完一干而尽。

景仁明明知道,这事儿已经无法改变,军区的调令既然已经到了,军部只能服从,军队是讲纪律的地方,下级服从上级,谁也不会违反命令去帮你说情。

话分两头。景仁调到军区工作的消息不胫而走。邓玲在县委财贸部工作,县委的同志得知邓玲随军调动,也舍不得她离开。财贸部张部长跟邓玲说,

邓玲同志,这些年,我们一直把你调来调去,原来我们都以为你是个“飞鸽牌”,野战部队经常调动,你也干不了多久就会随部队离开,没想到,你在县里一干就是十年,先是煤建公司,后来去盐业公司,粮食局,商业局,百货公司门市部,尤其是在县委财贸部的工作,还兼任百货公司门市部主任,你不辞劳苦,带出了一个优秀的集体,出席了地区先进表彰大会,你代表县委在地区做了典型发言,还培养出了一个全国劳动模范,参加了国庆十周年观礼。我这个部长没什么文化,大字都认不得几个,部里大大小小的事儿全靠你去办,经常是下班后,你刚回到家就把你给叫回来处理问题。说实话,你一走,我还真的舍不得呀,凡事儿有你在,我就放心,什么工作你都能搞得服服帖帖。再有,我们也真对不住你。不管你在哪个单位,每次涨工资,提级别,大家都说你丈夫是军官,工资高,不缺钱花,都把名额让给了别人,十年了,我们没有给你涨一分钱工资,提一个级别,我觉得心里有愧呀。

张部长,千万别这么说,都是干革命工作,组织需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而且要尽力而为。至于讲待遇嘛,同志们确实比我困难多,应该解决他们的待遇,改善他们的生活,我不觉得亏。雷锋同志说过,要见困难就上,见荣誉就让嘛,我要向雷锋同志学习呀。

邓玲转业到地方,确实给军转干部树立了好的榜样。吃苦耐劳,风里来雨里去,常常下乡去帮助工作。就是在县委机关工作,也是不分白天或是黑夜,平时还是节假日,经常是回到家里,饭还没吃完,县委的通信员就来通知回去工作。景仁经常在外地施工,有时回来开会,赶回家与妻子团聚,凳子还没坐热乎,邓玲又被叫回去工作了。那时的运动也多,掌握政策是最容易出问题的事情,邓玲在军部、师部、团部机关都工作过,有机关工作的经验,自然就是能者多劳了。尤其是处理复杂的问题,后面还有景仁这样的“参谋”出主意,自然是得心应手,手到擒来。领导觉得交给邓玲的工作放心,所以越是难搞的工作,邓玲越是躲不开,好在那个年代,人们的思想单纯,只要是革命工作,邓玲从来就不讲价钱,任劳任怨。

离开工作了十年的地方,邓玲的心情也是复杂的,十年来,她与同志们建立了深厚的感情,经常帮助家庭生活困难的同志,大家都舍不得邓玲离开。邓玲对这些在一起工作过十年的同志,也是依依难舍。但邓玲也是吃五谷杂粮的人,也有自己的家庭生活,也向往大城市的生活,她唯一的选择是随军。

做军人难,肩负国防的重任,家庭生活是离多聚少,还要随时准备奉献自己的生命。做军人的妻子更难,不仅要肩负家庭的重任,经常要忍受两地分居的思念之苦,还要牺牲自己的事业,有一首歌唱到,“军功章呀,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这句歌词一点也不为过。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