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九)战备转移  

2011-02-18 11:04: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专案进入第二个年头,查案工作越来越难做,主要是上级对专案的期望值过高,先定调子再查案,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景仁在部队做过多年的保卫工作,绞尽脑汁地查对所有与办案有关的线索,已经查了几遍,均是断了链的,不能构成完整的证据链。这里可能有两方面问题,一是可能这些证据已经彻底消失,再也无法证实;二是可能根本就不存在领导上想要得到的“事实”。有些当领导的对于反对自己的人犯了错误,喜欢抓住不放,抱着好好整他一下的想法,往往是感情用事,而这些整人的想法是不符合党的实事求是的作风,也是办案工作的大忌。

景仁通过比对所有查到的证据,认为被调查的人,主要是受到极左思潮影响,在当时“造反有理”的氛围影响下,作为党和军队的高级干部,严重的违背组织原则,进行了大量的非组织活动,策划了群众冲击军事机关等方面的错误行动。这些问题,主要还是他们投机取巧和谋取更高职位的思想作怪,错误地分析了形势,采取了错误的做法,造成了重大损失。本着实事求是的办案原则,是什么问题就应该定性为什么问题,不应无限上纲上线,把问题扩大化。

景仁把六支部的专案工作的进展情况和查案的线索整理了详细的材料,向学习班党委写了报告,提出了把有些问题搁置,先挂起来,等到有新的线索再做进一步调查的建议。

景仁提出挂起来的问题,都是领导最关心的最重大问题,如被调查人组织了四次向军区夺权,组织反党阴谋集团等。军区党委分管的常委荣副政委看到了这份报告后大为光火,带着军区政治部三名领导专门到学习班蹲了三天,对逐个专案听取汇报,之后作出了许多“重要指示”,

你们学习班的有些领导同志存在畏难情绪,这是很要不得的,把这些重大的问题都挂起来了,还要你们专案组干啥吃呀。我看呀,你们根本没有找准主攻方向,尽是查一些皮毛的问题,把这么多人放出去内查外调,收效甚微,几个月都找不到一点有用的线索,赶紧把人员收回来,给我搞批斗,搞面对面的斗争。学习班不是养老院,让他们在这里是接受专政,而不是休养,不把他们的态度整老实了,肯定不会老实交代问题的。从现在起,大战七八九三个月,采取大会批斗、小会深追,个别攻心的战术,必要时“甩炮弹”,给他们经常制造一些压力,一定要把这些重点问题突破。

荣副政委一番话把学习班的领导说的面面相觑,没人敢发话。

荣副政委看到大家没有吭声,继续说,

现在你们要继续深挖深追细查重大问题,不要把问题想得那么简单,我们与他们的斗争是复杂的,他们要夺权,是向无产阶级司令部夺权,这是对敌斗争,所以,一定要围绕他们的“黑司令部”做文章,要把党委内部的斗争和他们的表演联系起来,把他们的历史表演与他们的黑后台联系起来。中央不是布置了清查516的工作吗,你看他们当初从北京回来那股子神气劲儿,肯定在上面有人支持,有后台,光是查到的关锋给他们的五封亲笔信就可以定性了,我看516这个帽子他们肯定跑不了。这个阶段,对601、602审查对象,你们要集中精力,重点查他们上挂下联的问题,他们去北京都跟谁有联系,还有北京“来人来信”与他们联系方面的问题。对603审查对象,主要查清他家里经常出现“发报声”的问题和他与他的特务司机的关系问题,搞清他的“特嫌”问题。所以大家要有信心,有决心,不怕困难,一定要把这个反动堡垒攻下来,把隐藏在军内的“定时炸弹”给挖出来,军区党委等着你们胜利的消息。

掌声响起了。

景仁知道这些话都是针对自己说的,心想,先把大家批一通,再给点希望,这是荣副政委典型的彪悍工作作风,不顺着他你就玩完,也就没有吭气。

学习班开始忙碌起来,没完没了地开会,贯彻荣副政委的指示,研究每个对象的主攻方向,布置批斗工作。

各专案组把外调人员全部抽回来,开展批斗和攻心战术。

三个月过去了,办案工作仍然没有大的进展。景仁证实了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不久,中苏边境紧张,前苏联在中苏边界陈兵百万,双方在边界上的摩擦不断,在东北的珍宝岛还发生了战事。军委发出一号号令,全国军队进入了高度战备状态。接上级通知,由于战备的原因,学习班转到内地省份一个山沟里的部队驻地的营房继续办案。

军区党委对此作了指示,要求增强战备观念,加强看护工作,对学习班的办班营房要进行改造,设置铁门铁窗,外围要拉上铁丝网,看护的部队要严格审查,严格管理,严明纪律,任何懈怠都要严肃处理,防止在发生战争时出现意外。

这不是搞成了监狱了。景仁心想,看来专案工作要做长期打算了,看这个架势,一时半会儿完不了。

内地省份景仁呆过,夏天热的要死,冬天冷得要命。特别是像这样的单位,有不少是战士,干部不能搞特殊,大家一个锅里吃饭,又没有副业生产,每人每天的伙食标准是四角五分钱,缺油少肉,没过多久,大家的肚子里的油水耗尽,不免有些怨言。可没有想到,审查对象首先发难了,一天开饭了,景仁打好饭正准备吃饭,警卫战士匆匆跑来报告说,602对象在大发脾气,拒绝吃饭。景仁放下饭碗急匆匆赶过去,一进门,只见602双手叉腰,满脸涨得通红正在气头上,劈头盖脸地就是一句话,

你们这是虐待我们,真不把我们当人看。这样的伙食,喂猪猪都不吃,竟然拿来给我们吃。我们要求见军区领导,改善生活待遇。

景仁耐心地作出解释,我们和你们一样,都是按照战士的伙食标准,干部都是自己掏钱交伙食费,你们和战士的伙食费是上级核拨下来的,一分钱都不多给。有的干部家里是农村的,也很困难,让他们多掏伙食费也是给人雪上加霜,只好大家一起过艰苦日子。景仁叫警卫把自己的饭碗端来,证实自己吃的伙食与他们吃的是完全一样的饭菜。他这才无话可说。于是找个台阶下,

我有病,吃不了这个。

那好,有病通知伙房做个病号饭,也犯不上大动肝火呀,要是气坏了自己的身子骨可是不上算了。景仁回头通知警卫,叫伙房做面条送过来。

景仁也为此事着急。回军区汇报工作时,曾经找过几个部门,看能不能解决一点资金。但几个部门都推说,现在加强战备,各项资金和物资审查很严,确实没有办法解决。想不到其他办法,那只有靠思想工作来稳定军心了。景仁因为工作忙,常常误了吃饭时间,原来都是叫警卫把饭打回办公室吃,出了这次事件以后,景仁坚持自己到饭堂与大家一起吃饭,给大家讲讲抗日战争时期的艰苦日子,大家的怨言少了许多。

自从转到内地办班,景仁经常是几个月才回家一趟,邓玲也去了干校劳动,家里只剩下了几个孩子,景仁便叫老大管家,留下了生活费,买好了机关饭堂的饭菜票,每人每天一斤饭票五角钱菜票。

老大已经十五岁了,手头把得很紧,景仁两个多月后回来,发现老大剩下了不少饭菜票,便问老大,

你们是不是吃人家的霸王饭了?如果这样,赶紧把伙食费算给人家,可不能沾公家的便宜。

没有呀,我们都是到饭堂排队打饭吃,都付了饭菜票了,谁也没有吃过一餐霸王餐。老大回答。

几个小的也争着解释,大哥管的可紧了,早餐是大哥打回来的,多是馒头和稀饭,一个礼拜也吃不上一次豆浆油条和酥皮面包,更别说牛奶了。中午大哥给大家发两角钱菜票,四两饭票,可以吃到蒜苗炒肉片,一荤一素。晚上只发给我们一角钱和三两饭票,我们只能吃红烧豆腐和青菜了。

那时机关饭堂的蒜苗炒肉片每份是两角五分,但因是家庭吃饭的份量,一份菜的份量较大,单身的可以买半份,红烧豆腐每份八分钱,半份只要四分。

景仁点点头,表扬了老大会管家。又说,

我只是要求你们不要养成大手大脚花钱的习惯,懂得勤俭持家,节约闹革命。现在你们吃老子的,虽然父母的收入较高,可以让你们过好的生活,但如果我们放开手让你们吃好的用好的,大手大脚花钱,将来你们工作了,要靠自己独立生活了,你们大手大脚惯了,挣的工资还不够你们花怎么办。当然,我给你们留下的生活费是按照最低标准给的,老大,你和弟弟妹妹都是长身体的年龄,要注意营养,该吃的还是要吃,不要省,即使伙食标准超过了一点也没关系。

老大点点头,明白父亲的良苦用心。

1969年下半年,根据毛主席关于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农村是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可以大有作为的号召,开始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活动,学校毕业分配时,要求学生做好一颗红心,两种准备。老大在学校里是学生干部,初中毕业后被分配到邮电部门工作。但在招工录取时没有录上,一打听,原来邮电部门的招工名额主要是关照自己行业的干部职工子弟,没有关系的很难进去,总要找些理由把你卡住。那时,地方的很多部门都是采取这种办法,招工时都把名额尽量留给自己行业的干部职工子弟。大部分企业也采取父母提前退休,照顾职工子女顶职的办法进入企业当工人,逃避上山下乡。

部队大院的子弟没有招工的优越条件,军队的干部和职工对此议论纷纷。加上当时流行“读书无用论”,大院的孩子经常逃学不上课,聚众结伙抽烟酗酒,到处惹是生非,还不时地发生与大院外的人打群架斗殴的流血事件,给大院管理带来不少的麻烦。军区便做出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部队机关的干部和职工子弟,年满十五岁的,在部队正式招兵时都可以报名参军,送这些孩子去部队锻炼。

年底,老大便送去参军了。第二年,老二也报名参军,结果闹出了一场风波。有人把景仁告到了军区政治部领导那里,说景仁的老二不够年龄就去当兵,是景仁利用职权走后门,违反了规定。政治部领导派人作了调查,告诉景仁说,群众反映的情况不实,经过到派出所查户口,老二的年龄都十六岁了,符合军区的规定,部队已经批准了老二参军。

景仁被搞得一头雾水,不知是调查的人员作假还是其他环节出了问题,老二明明只有十四岁,怎么变成了十六岁了呢?景仁派一个干事到派出所查对,派出所的户籍登记上,老二的年龄确实是十六岁。景仁拿到派出所的户籍登记卡看了一下,发现是由于派出所的工作疏忽,老大去当兵以后,户籍人口变动,民警错把老大的出生日期登记为老二的出生日期了。景仁心想,既然部队已经批准了老二入伍,也就将错就错吧,老二从小就聪明伶俐,景仁特别喜欢他,但他生性顽皮,好奇心特别强,买给他的玩具,第二天就被拆的七零八落,还不时地给家里惹祸,三天两头就有人上门告状的,在家里没人管不行,自己要到外省办案,经常不在家,无法管教,早一点送孩子去部队锻炼也好,当年自己参军打鬼子时也只有十三岁。这次老二去参军,反正又不是自己利用职权搞特殊,也就没有吭声。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1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