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十)“新战役”  

2011-02-23 10:40: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忙完了学习班转场的地点改造和监护安排,已是来年开春了。

在学习班党委会上,景仁汇报了审查对象交代的问题和外调情况,能查的都查过了,所谓“黑线”问题和“来人来信”问题都没有有力的证据支持,又建议把查“黑线”和“来人来信”的问题挂起来。还汇报了办案人员目前存在有“畏难论”、“无头论”,害怕犯错误的思想。学习班党委书记、军区政治部楚副主任批评了这种思想是右倾情绪,还是强调,

当前主要要反右倾。学习班党委是阶级斗争第一线指挥部,要稳准狠地打击敌人,一定要立足于深挖,深挖就是要打进攻战,就是“啃骨头”“攻碉堡”,在这个问题上松劲畏难就是右倾。不能把搞不清的问题都挂起来,而是一定要下决心查到底。现在,对敌斗争的难度大了,不能搞蘑菇战术,要发扬革命精神,不断地打进攻战,从现在起,发动一个“新战役”,就是大战一季度,采取高姿态、要造大声势,一定要突破要害问题。打铁要先自身硬,要狠抓队伍建设和整顿,专案队伍要一个月一小整顿,一季度一大整顿。各支部要组织学习和传达贯彻党委的决议。

布置了“新战役”不久,楚副主任把景仁叫去,传达荣副政委的指示,

最近你们六支部的办案工作进展不大,荣副政委几次批评我们了,荣副政委指示,查516的问题,不是坐在家里就能查出结果来的,他们是一条黑线,是从上到下一个组织严密的集团,不掌握确切的证据,审查对象是不会老实交代的,所以一定要查出他们上挂下联的情况,找到新的证据,就能很快突破审查对象的心理防线,彻底查清他们的主要问题。

景仁心想,去年下半年领导批评我把办案人员放出去搞外调,要求把外调的办案人员全部收回来搞面对面斗争,现在批评我坐在家里查不出结果,又强调要搞外调,领导一会儿一个主意,变化的真快,真是让人难以适应。领导上永远都是对的,怪不得下面有些同志发牢骚说,“领导说公鸡下蛋,你就要说又大又圆”,古代也有“指鹿为马”的先例。景仁只是心里这么想,没有吱声。

楚副主任看景仁没有表态,就接着说,

景仁,你是干过多年的保卫工作,在这方面是你的专长,当年国民党新六军的军长李涛伪装的再像,接连躲过了前面部队的三次审查,三次捉放,不是也没有逃过你的眼睛,在你的审讯中落网了嘛。这次外调,主要是在北京,外调的对象都是有一定份量的人物,上级指定要你带几个人去,上级对你寄予厚望呀。

景仁又不是小孩子,给几个糖豆子就上套的。心想,去北京大机关搞外调是个艰巨的任务,上级机关的人架子大,很难沟通不说,这些外调的对象都是大人物,面对大人物,说话就很讲究分寸,稍有不慎就会引来训斥,发生不愉快的事情,甚至被工作人员以影响首长健康为由赶出来,无法核对事实,影响外调质量。于是说,

楚副主任,你在党委会上刚刚布置了“新战役”工作,我们六支部存在许多问题还没有解决,案件线索也有不少疑点还需要组织大家分析和厘清,我一时走不开,还是派其他人去吧。

景仁参军以来,这是第一次跟上级讲条件,因为景仁感到了这件事的敏感性。经历了历次运动,他要学会保护自己。在战争中,只知道一味儿冲冲杀杀的并不是一个好军人。而好军人是要有勇有谋的。

楚副主任知道景仁是想推搪,便直截了当地说,

派你去这是荣副政委的意见,你不要再说什么了。有些重要的事情没有做完,你可以缓几天再去,有些可以放一放,等外调回来再做。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经不住军区领导的反复督促,不得已,景仁带着两名专案组人员到北京去查“黑线”问题和“来人来信”问题的线索。

一天晚上,景仁接到军区政治部梁副主任电话,说黄司令明天要来宾馆看望办案人员,听取专案进展工作汇报,要求景仁好好准备一下。黄司令虽然调到了总部工作,但仍然兼任军区司令,大家都习惯称呼他黄司令。景仁心想,这些都是老问题了,以前给军区党委常委的汇报都按照领导的意见报送给了黄司令一份,也用不着啥准备的,觉得梁副主任这个人太势利眼了,于是心里有些不快。

第二天刚吃完早餐回到房间,就见到梁副主任兴冲冲地走进来说,黄司令看你们来了。紧接着,黄司令走进房间。景仁先是敬礼,说了句,

黄司令好。

好好,大家别拘束,都坐下吧。黄司令为人倒是很随和。

梁副主任跟着说,

黄司令百忙当中抽时间来看望大家,是对大家的关心和鼓舞,我们表示衷心地感谢。黄司令这次来,一是看望大家,二是听取专案工作汇报,黄司令对军区的专案很关心,这是我们办案人员的荣幸,大家鼓掌欢迎黄司令作指示。

在梁副主任带头下几个人拍起了巴掌。

黄司令两手向下按了一下,示意大家停下来。接着说,

你们先汇报一下吧。我主要是想听听办案工作进展情况。

是是,先汇报,先汇报,汇报完再请黄司令作指示。梁副主任跟着讨好地说,并示意景仁开始汇报。

景仁把当时专案所要查的几个问题进展情况和军区党委对近期查案的工作部署简要做了汇报。

黄司令听完汇报,肯定了办案人员的工作,然后说,

关于反革命集团和601、602的问题是有联系的。601、602在1967年从北京回到军区后那样猖狂,看起来北京是有许多人支持他们的,上面有后台,下面有抬轿子的,可能还有爪牙亲信。601、602给关锋的亲笔信已经搜到了五封,他们每次来都是通过北京的一个内线人物联系的。

那一年他们派人去军区送信,是派了飞机去的,这个已经证实了,但信的内容还未查实。现在北京的有些人已经监护起来了,还未提审过,将来通过提审可以搞到材料。这样可以证实他们勾结在一起,不单是搞军区的问题,是夺权搞政变呀。

601、602可能是516,如果是的话,下面恐怕还会有一点,地方上可能还有一点。你们可以与“一办”交换材料,你们办的案子和他们办的案子本来就是一个案子嘛。

黄司令做完指示,说等会儿还有会议,便急匆匆走了。梁副主任送黄司令出去。

景仁把黄司令讲话记录整理了一下,交给梁副主任审定并带回军区。景仁心想,听了黄司令的一番话,黄司令对案件的情况很重视,看来这些“黑线”问题和“来人来信”问题不得不继续查下去了,难道真的是自己的思想右倾保守了吗。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1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