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十五)孩子们是坚强的  

2011-04-12 16:16: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4年秋,小儿子为民高中毕业了,他多么想像两个哥哥一样,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可是父亲正在接受审查,这事儿肯定办不到,他不想让父亲为难。当时的政策规定,父母身边无子女的,可以留一名子女在城里安排工作。为民决定把这个留城的名额让给妹妹惠民,自己选择了知识青年下乡插队的道路。

为民下乡出发那天,邓玲不敢去送孩子,害怕自己的心酸会影响孩子的情绪。景仁送为民上车时,嘱咐他要听毛主席的话,认真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与群众打成一片,不搞特殊化。要不怕吃苦,不怕困难,要立大志,抓紧自己的文化学习,人生的道路是自己走出来的,只有具备不怕任何艰难险阻,一往无前的精神的人,才能取得成功。

景仁坚信,身教重于言教,自己教育出来的孩子是经得起风浪的,是具有上进心的,是不会被社会埋没的。

为民担心父亲身体,为了让父母免去担忧,装作信心满满地说,

爸爸,我不会当逃兵的,农村再苦再累,比起您当年战争年代所受的苦,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呀。我会牢记爸爸的教导,立志扎根农村干革命。请相信我,不论在什么岗位,从事什么职业,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我会成功的。

好,不愧是我的儿子。下乡后,自己要学会照顾自己,适应农村的生活,注意锻炼身体,别害病呀。景仁嘴里叮咛为民,心里却有说不出的酸楚。

老二振军参军后,到了边疆的部队,是连队年纪最小的兵,加上聪明伶俐,军事技术拔尖,为人直率,乐意助人,深得干部战士的喜爱,被选拔为工农兵学员到东北上了大学。

年底,大儿子爱国已经在部队服役了五年,在连队担任五班班长。连队的刘指导员是从师部干部科下来任职的,深知父亲的问题对儿子的影响。一次,刘指导员与爱国谈心说,

五班长,你在部队服役已经满五年了,按照义务兵役制的规定,你早就超期服役了,你个人没有什么想法吗?

没有啥想法,服从部队的需要呗,共产党员是块砖,东南西北任党搬,只要我当一天的兵,做到站好每一班岗,尽到一个当兵的责任。爱国与父亲一样,是个直爽的人。

呵呵,说的不错。刘指导员操着浓重的山东口音,面带笑容,这是他的标志性的笑容,爱国从见到他的第一面起,他的脸上就是挂着这种笑容。

五班长,你的情况我很了解,你到了连队以后,样样工作都很出色,不怕苦不怕累,养过猪、牛,种过菜,当过连队的文书,军事上过得硬,当兵第一年就被评上了“五好战士”,是一个很出色的兵。记得有一次,半夜里山洪暴发,河床决堤,淹没了附近村庄,你和几个战士率先跳入没顶的洪水中,推着木排到村庄里救人。村子里的泥砖屋经过洪水浸泡冲刷,不时地出现垮塌,你不怕危险,来回几次,在水中游了七个多小时,救出了十几名老人和孩子。

你当兵的第二年,连队派你到炊事班工作,你毫无怨言,苦干加巧干,想出了许多办法改善连队的伙食,受到了战士们的好评。当时卢司务长就提请党支部研究你的入党问题,党支部研究,同意发展,后来一查档案才发现你还不满十八岁。你年满十八岁,党组织就发展你入了党。刘指导员如数家珍,把爱国当兵以来的表现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爱国知道刘指导员肯定后面还有重要的话没有说,领导做思想工作,都是先表扬一番,关键是后面有话说,也就没有吭气,静等指导员说出下面的话来。

刘指导员看爱国只是沉思,并不答话,接着又说,

不瞒你说,我们连是师部的直属连队,师部对我们连的干部战士的情况都很了解,师政治部的几个部门的领导都跟我提起过想调你去当干部,我在师部干部科干过审干工作,深深知道这里面的利害关系,由于你父亲受审查的原因,所以,我们对你的提干问题也不敢往上报,就算是我们报上去,师部的干部科也不会批。我看,你还是趁早做决定吧,反正到哪里都一样干革命,我是不想耽误你的前程,才给你说这个话的。

爱国是个懂事的人,知道指导员推心置腹的谈话是有道理的,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暗示,连队是要考虑自己的复员问题了。

那个时代,虽然党的政策说不搞株连,但对于家庭的背景是十分看重的,自己已经超期服役了,再这样待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凭着自己工作的认真态度和好学的精神,就是回去当工人也是能够干好的。只是爱国从小就受父母的影响,像父辈那样当一个职业军人,立志报效国家,驰骋疆场,他真是有点舍不得脱掉这身军装呀。

爱国写信征求父亲的意见。

景仁明白儿子是受到了牵连,自己受审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又不便说什么,回信让儿子自己拿主意。那时部队还没有实行志愿兵的制度,都是义务兵,战士服役是有年限规定的,复员回家也是一个不得已的办法。

爱国知道父亲的无奈,也不想给领导添麻烦,决定年底复员回家。

1975年春,爱国复员回家了,安排工作又是一件难事儿。

爱国与同连队同个班一起复员的战友小军到了市复员退伍军人安置办报到。

到了市的安置办,看到安置办的大厅里熙熙攘攘,好像是到了市中心的闹市一样,多数是家长带着孩子来找门路的。爱国和小军好不容易挤到报到处,拿出部队办理复员的手续材料,递给一个正埋头案头工作,戴着金丝眼镜,脸上具有机关工作人员那种特有的冷漠表情的人。“金丝眼镜”连头都没抬,只是翻了一下爱国和小军递给他的复员手续,便顺手把材料丢进材料筐,说了句,

你们的材料齐全,符合本市的复员兵安置规定,回去等通知。

爱国与战友小军出来,走到门口,听见几个复员兵正在议论,其中一个黝黑的大个子说,

这里的人可黑了,你不托门子送礼,根本就不会安排什么好工作,我的一个战友去年复员的,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他们给你安排的不是街道的清洁队就是骑三轮的运货工。

听了这些人议论,爱国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味儿道。是啊,这年头,干啥不都要托人走门路,什么买个自行车、缝纫机、上海牌手表,都得托人找购买票才能买到,就是到市场买猪肉,都要有认识人才会有优惠,一张猪肉票可以买多几钱猪肉,还可以挑肥拣瘦。当时社会职位被追崇的“三件宝”,医生、供销、猪肉佬,都是有人求的主儿。连市场上卖肉的都是社会追捧的对象,要托人安排一份好的工作,那就更不用说了。

爱国对社会涉世不深,他15岁去当兵离开省城,在这座城市里谁也不认识,谁会帮你呀,眼下父亲景仁正在受审查,别人唯恐避之不远,害怕受到牵连。母亲邓玲正在下乡劳动,再说她只是园林局的科级干部,对子女的工作安排也是力不从心。为此,爱国感到了无助的痛苦,找到一份好工作,在他看来是多么的渺茫。

正在犯愁间,爱国发现金阿姨急匆匆走进了安置办。金阿姨的爱人是景仁的前任组织部长,也是在S7军的老首长,两家是邻居,爱国小时候也到金阿姨家里玩儿。运动时,老首长在市里支左当军代表,后来“三结合”,又在市革委会当了几年领导,对市里的领导干部很熟悉。金阿姨在地方工作,平时大大咧咧的,跟市里许多部门都熟悉,她来这里肯定也是为别人安置工作的。爱国紧追了几步喊了几声,

金阿姨、金阿姨。

金阿姨回过头来,看是爱国,就笑着问,

哎哟,是爱国呀,好多年没见了,当了几年兵,你看长得壮实多了。怎么你今年也复员了,到这里来是为了安排工作的事吧。怎么样,找好了没有?

还没有呢,我和同连队的战友小军一早就到这里来了,可是来到这里,没有认识的人,人家报到处的人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看都没有看我们一眼,问都没有问一句我们对工作有什么要求,就叫我们回去等通知呢。爱国有些腼腆地说。

你看这个傻孩子,干嘛不来找我呀,我和安置办的领导很熟,可以帮帮你找工作呀。金阿姨说得很轻巧。

我也不知道复员兵找个工作竟有这么难,我还以为,一直说当兵光荣,回来国家包分配工作,只要一来到安置办报到,人家就会给你安排工作了呢。爱国头一次接触社会,对现实社会了解不深,对此想得很天真。

你这个孩子真是的,把什么事儿都想得那么简单,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你以为天上掉下的馅饼儿正好砸在你的头上呀。你看这里这么多人,每天都像赶集似的,哪一个不是托关系来找工作的。我看你呀,真是当兵都当傻了。正好我这儿有事儿找他们领导,我去帮你们看看,还有什么合适的工作,你等我一会儿。金阿姨说完就快步走了进去。

爱国被金阿姨这么一说,浑身都在冒冷汗,原来复员兵找个工作竟有这么难呀,真是为找工作的事儿担起心来。这是社会给他上的第一课,他隐隐感到了世事艰难。

爱国和小军在安置办门口,各自坐在自己的自行车后架上,百无聊奈地抽着烟,东一句西一句地瞎聊着,心情完全不在聊天上,眼睛不时地朝着大厅里面张望,心情不安地等着金阿姨的消息。

过了半个多小时,还不见金阿姨出来,爱国有些着急,便进去安置办大厅里察看,找到一个门口,看到门上的牌子写着,“办公重地,闲人免进”。爱国便探进头去张望,只看见金阿姨正抽着烟,与几个老同志谈笑风生地聊天呢。

金阿姨,我安排工作的事儿,有眉目了没有。爱国怯生生地走进去小声地问。

金阿姨爽朗地大笑起来,

咳,你看我这记性,真还把你这事儿给忘了,让你好等了。这样的,我刚才听说,有两个去市光明无线电厂的指标刚被退了回来,人家嫌工作不好不愿去,你们如果愿意去,我去给他们说说。

愿意,愿意。爱国听人说,无线电是新兴的工业,在市里是很吃香的行业,进去很不容易,这么好的指标有人居然还不愿意去,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他来不及征求战友小军的意见就忙不迭地答应着。

你的那个战友叫什么名字?金阿姨问道。

爱国把自己的名字和战友小军的名字写给她。

那好,我马上就去跟他们说说,这种名额很抢手,搞不好,一会儿这两个指标就被别人要走了。金阿姨真是个热心的人。

爱国看着金阿姨进去里间的办公室,也不敢离开,就守着办公室的门口静等消息。

不到一支烟的功夫,金阿姨出来,笑眯眯地说,

成啦,你们现在就过去报到处办个手续,这是批条。金阿姨说着把手中的批条递给爱国。

谢谢金阿姨,谢谢金阿姨。爱国接过批条,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孩子,啥时候学得这么有礼貌了,小的时候,你到阿姨家玩,连声阿姨好都不肯叫呢。金阿姨逗着爱国。

多亏了金阿姨,不然,我不知道要跑多少趟才能找到工作,肯定是找不着这么好的工作的。

行啦,用不着说这些,赶快去办手续吧,等会儿人家要下班了。金阿姨听不得人家讲恭维的话。

爱国与战友办完手续,被告知去市委转接党组织介绍信。

出得门来,爱国与小军击掌相庆,手舞足蹈。想不到竟然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两人哼着军歌,骑着自行车,风快地奔驰在去市委的路上。这一高兴就有点忘乎所以了,在一个下坡处,两个人的自行车竟撞到了一起,这一下,爱国完全没有防备,摔得不轻,脸部擦伤不说,还被诊断为轻度脑震荡。这可真是祸福相依呀。

处理好伤口,到市委转完党组织关系,就去市无线电工业局劳动工资科报到。

过了两天,局劳资科通知爱国,局里决定借调爱国到局里帮助工作,工资关系在光明无线电厂,当兵五年,按照二级工定工资,就是所谓的“以工代干”,在工厂拿工资,在局里上班。战友小军则分配到厂子的车工车间工作。

后来才得知,局党委研究从当年复退军人中挑选七人借调到机关的部门工作,爱国在连队当过文书,又是“五好战士”,可能这个经历让爱国受益。

  评论这张
 
阅读(508)| 评论(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