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二十五) 证人  

2011-06-20 16:16: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音乐名:微加幸福
豆瓣评分:7.2分(4178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音乐资源

      景仁被解除了隔离审查,但很长一段时间觉得不适应。他不愿意出门,害怕遇见熟人,即使遇见了熟人和老战友也不敢跟人家打招呼,更不愿意去逛街,总是觉得有人在背后监视着自己,虽然自己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问题,但是他担心弄得不好,因为自己与他们打招呼和交谈而连累了别人,那就太对不起人家了。在这一段时间里,他在精神上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反而觉得隔离审查的日子比较踏实。

这是失去过自由的人的一种自然反应,打破了一种平衡,再建立起新的平衡,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适应,可见用这种办案的方法审查干部是多么地害人。

这样的日子过了将近一年。在这期间,专案组虽然说要继续审查问题,但基本不再找景仁交待问题了,但根据专案组的要求,景仁只能在家里等待着,不准外出,不准与无关人员接触,景仁无所事事,这是景仁又一次被边缘化了。

这一年的中秋节过后,专案组突然来找景仁说,接到中央专案组的通知,让景仁在专案组人员的陪同下马上去北京,为大审判做准备工作,并且告知,法律上有规定,“凡是知道案情的人都有出庭作证的义务”。

这是不容置疑的义务,又是一种政治上的需要。

其实,在那场运动中,景仁负责审查的专案对象,作为党和军队的高级干部,他们当时都是积极支持造反派,煽动造反派向军区夺权的,并组织了造反派两次大规模的冲击军区机关行动,对军区机关实施了打砸抢,抢夺部队的军事装备和武器,并抢走了大量的军区机要文件和档案,后来,总部不得不派专门力量来收集遗散在民间的文件和档案资料。他们躲在造反派的总部达半年时间,策划和组织了多次重大的武斗和流血事件,搞得社会不得安宁。这些人,即使当时不对他们进行审查,在运动后期,中央布置清查“三种人”的工作,他们也是必须接受审查处理的,只不过是当时布置对他们审查的军区黄司令倒台了,他们就成了“斗士”和受到迫害的干部了,这真是一个很奇特的现象。

景仁在专案组的陪同下到了北京,负责起诉工作的检察院的一名检察官肖同志,对景仁说明了这次大审判的目的和意义,让景仁作为证人,对两次到北京向被告汇报专案工作,被告对专案所作的“黑指示”作证,证明他插手军区专案,打击迫害干部,犯有严重罪行。

景仁心想,黄司令当时虽然到总部工作了,但仍然兼任军区的司令员,这怎么就是插手军区的专案工作了,当时军区的各项重大的工作都要向黄司令汇报,而不仅仅是专案工作,因为他是军区的一把手,还是要对军区的各项工作负主要责任。但这样的话是不能说出口的,大审判是中央的决定,如果这样说,就是对抗中央的部署,作为一个党员那时绝对不允许的,况且,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这个时候,上级怎样交代就只能怎样做。

肖检察官安排专案组的两个人员“陪同”景仁在宾馆住下,吩咐景仁写出作证的证词提交审查。

景仁于10月16日写出了一份证词,把两次向黄司令汇报专案工作的情况和黄司令作的指示作了陈述。第二天,证词被退了回来,交代景仁重新修改。10月20日,景仁提交了第二份修改了的证词,过了半个月,证词又被退了回来,还要重新修改。景仁不得已,又修改出了第三稿。但是,不管怎么修改,景仁始终坚持一条,证词必须是实事求是,而不能按“是”求事,这是他必须恪守的原则。11月12 日,第三稿证词总算是通过了,并打印了一份正式稿交给了景仁。

负责审判工作的一个领导也找景仁谈话,让景仁思考一下,预计被告人和辩护律师可能会提出哪些方面的问题,让景仁事先做一些准备工作,以便应对被告人和辩护律师在法庭的提问。

其实,对于大审判谁都清楚,这些都是事先经过精心准备和策划的事,只不过是走一个法律程序而已,被告人自己也是非常清楚这一点的。

景仁需要出庭作证指证的被告,属于第二审判庭管辖。12月初,景仁收到了特别法庭发出的通知书,通知说,第二法庭于12月8日下午三时继续开庭审理,现通知你届时出庭作证。

12月8日下午二时许,景仁在专案组人员陪同下,乘车到了一个部队大院,第二审判庭的审理就在部队的礼堂内进行。景仁到达礼堂,肖检察官安排景仁在一个临时简易休息室里等待法庭传唤。

肖检察官也是部队转业的干部,对部队的情况很熟悉,两人坐在休息室里闲聊。肖检察官问景仁,

第一次出庭作证,你紧张吗?

这有什么可紧张的,打仗时枪林弹雨,枪对枪、刀对刀地与敌人搏斗,我都没有皱过一下眉头,今天,我只是在法庭上陈述一个事实,真不知道为什么要紧张呢。

景仁虽然嘴里说,但内心确实是有些紧张,心里更是有几分酸楚。今天他要出庭指证的是当时自己的老领导,一个很受尊重很有威望的老首长。景仁听了宣读对被告的起诉书,他的罪名竟是“推翻无产阶级专政”的反革命。这个在大革命时期就加入革命队伍,我军久经沙场赫赫有名的一员战将,曾经立下无数战功,获得过井冈山时期的红星奖章和解放后的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的老将军,想不到他竟然沦落到了今天这步田地。

那就好,实话实说嘛,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这个态度就很好嘛。肖检察官没有看出景仁的心思,笑呵呵地说。

三时四十五分,法庭传景仁到场作证,景仁在法警的陪同下进入了审判庭,站在证人的位置上。主审法官向景仁宣读了证人的义务和所作证言的法律规定,景仁回答并点头示意明白。

在此之前,景仁打量了一下被告,他好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他显得那么苍老和憔悴,只是他的眼神还是那么坚毅,看得出来,他是一个坚强的人,一个斗志顽强的人。事后景仁才得知,当时他已经患上了绝症。

法官宣布由证人发表证言。景仁从容地陈述了已经写好并经过审核的证言。

可能是由于被告被羁押太久了的缘故,景仁作证完毕,主审法官询问被告,证人所作的证言是否是事实,他竟支支吾吾地说不成句了。

询问证人的过程结束,法官请证人退庭。景仁在法警的引导下走出了法庭。肖检察官迎上来笑呵呵地对景仁说,

不错,真不错,你很沉着,你的作证是整个法庭审理中最顺利的一个。你猜猜被告当时听了你的证言后怎么说,呵呵,他说,他根本就不认识你这个证人呀。

那更说明我跟他们不是一伙儿的。景仁冷冷地抛出一句话,这句话的弦外之音是,你们专案组搞了我那么久的隔离审查,说到底,不就是想硬要把我往这条线上扯嘛,现在被告都说了,他根本就不认识我,看你们的专案是否在胡搞一气。景仁的这句话,搞得肖检察官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在北京多玩几天吧,我找人陪你参观一下北京的文物景点,你完成了作证的任务,也应该放松一下啦。肖检察官还是找到了一个话题来化解双方之间的尴尬。

请问检察官,按照你们的日程安排,我还必须要留在北京吗?景仁问道。

安排倒是没有什么其他安排了。肖检察官回答。

那我今天就走,我的小孙子出生都一个多月了,我还没有见过自己的孙子,请你给安排一下吧。景仁还是没有表情。

那好那好,我去跟专案组请示一下,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就叫他们安排你回去。肖检察官看出了景仁的心情不好,也不多谈,就此打住。

当一件事情成为了历史,怎么去评说,只有留待后人了。毛主席有句诗词,“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景仁作为证人,只是见证了一件具体的工作,而这个工作放在不同的历史条件下,会得出截然不同的结果。但这件事的是是非非,只能让后人去评判。但景仁是问心无愧的,他坚持讲了真话,只是受到了法庭陈述问题的限制,无法在法庭上讲述这些工作的前因后果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348)| 评论(2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