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苦禅第七部——记忆中的晚秋(一)操心的事儿  

2011-10-21 14:37: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漫长的申诉过程中,景仁一直赋闲在家,心情是苦闷的。好在小孙子在身边,增添了不少情趣。后来大儿子爱国的媳妇要参加成人高考补习班,爱国又调到了市委担任秘书工作,一天忙的不着家,也把一岁多的女儿送了回来,这下子可够老俩口忙活的了。

景仁过去因为工作繁忙,对自己的四个孩子都没有很好地相处和照顾,心中难免有些歉意。

大儿子爱国还只有两岁就送去幼儿园全托了,六岁时送到一百多公里外的军部小学读书,由于交通不便,爱国只有寒假和暑假才能回家来团聚。

老二振军和老三为民虽然在师部小学读书,也是住校,一个礼拜回来一次。只有小女儿年纪小跟在身边。景仁把对孩子的感情全部倾注在孙子辈身上,看着小孙子、小孙女一天天长大,也觉得自己已经一天天地老了。

确实,景仁几十年的戎马生涯,出生入死,经历了无数次生死的考验。和平时期,那样忘我地工作,累垮了身体,一身的疾病,一直没有得到很好地治疗,正当四十多岁年富力强的时候,又受到不白之冤的打击,挨整了十多年,临近花甲之年,审查还没有一个确切的结论。每次看到专案组送来的审查结论意见,里面罗列的捏造的事实和妄加的罪名,他都会气血攻心,大病一场,那是触到了他的痛心之处,脑血管就会出现严重的痉挛,偏头痛的老毛病剧烈发作,即使加大剂量服用止疼片也不起多大作用,连续十数天卧床不起。他只能一次次地申诉,但又一次次失望。

疾病的折磨还不算什么,那些令人伤感的事情更加催人苍老,景仁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苍老许多。好在孩子们都很争气,不时地捎来一些好消息令他宽慰。

每年过年,孩子们都要从外地回来看望父亲,景仁就主持评选家庭的十件大事,一是鼓励孩子们,二是总结一下家庭的收获,给家庭增添一些过年的喜气。景仁把孩子们的每一个进步都写在日记里,说起来如数家珍。

八十年代初的一天,景仁接到老三为民的电话,说他已经辞去了省城国营大厂造船厂技术员的工作,报名考上了中国第一家中外合作兴办的五星级酒店的高级管理人员,参加酒店的高职人员培训后,进入外资企业工作。

这个消息非同小可。那个年代,一个国营大厂的技术员,是铁饭碗,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好工作,怎么老三说辞去就辞去了呢。景仁心里有些忐忑,老三到底是怎么想的。为此,景仁好几天都睡不好觉。当然,景仁虽然有些想不通,但并没有拉孩子的后腿,只是把自己的担忧跟大儿子爱国说了。

爱国在省城的机关工作,省城又是全国最先开放的地区之一,他在这方面见多识广,很想听听他的意见,景仁试图解开心中的这个谜团。

景仁从爱国那里得知,为民这个想法是跟大哥爱国商量过的,并得到了大哥的支持。景仁心想,老大爱国处事一向稳重有余,又是在大机关工作,他能够支持为民报考外资企业,说明这事儿靠谱。自己远在千里之外,对省城的情况并不了解,可能也是自己的思想跟不上时代发展的步伐了。景仁心中的谜团虽没有完全解开,但还是有些宽慰。

为民参加了酒店一年多酒店管理课程的培训,各科成绩优异,尤其是英语口语娴熟,酒店正式开业,被任命为西餐厅经理,这是酒店培训的第一批高级管理人员中的最高职位,也是酒店最年轻的一个部门经理。

消息传来,景仁自然很高兴,叫邓玲炒了几个好菜,喝上几杯以示庆祝,小孙子和小孙女都吵着要喝酒为三叔庆祝,景仁用筷子在酒杯中点上酒,放到他们的口中咂上一咂,小孙子、小孙女都很满足,他们也为三叔高兴。

老三为民是幺儿子,做父母的多是疼爱幺儿子。虽然是疼爱,但景仁能为幺儿子做的事情的确不多。

为民当时的最大的愿望,就是像两个哥哥一样参军,当个光荣的解放军战士。但景仁还在被审查期间,为民的这个愿望落了空。为民高中毕业就下乡插队,在一个山区县边远的大山沟里的知青点落了户,山区里的生活条件虽然很艰苦,但为民从来没有叫过苦。

那一年,邓玲参加农村社教运动下乡,是在另一个山区县。邓玲分到搞社教的大队,紧邻老三为民插队的公社,虽是两个县,但只隔一座高山,每逢礼拜天休息,邓玲就要走上几个小时的山路,翻山越岭去看望为民。带上一点零食给孩子补补身子,帮助为民洗洗涮涮,晾晒被褥。景仁因为正是在接受审查期间,一次也没能去知青点看望为民,去关心一下老幺,不能尽一个父亲的责任而心里感到确实有些过意不去。

知青返城,为民被招工进了国营大企业造船厂,当上了一个管工,就是安装和维修船舶的各种管道。这项工作又苦又累又脏,在万吨巨轮上安装巨大的管道,有时压的他直不起腰来。夏天还要在被火热的太阳烤的炽热的甲板上安装管道,钻进炎热的管道清理污垢。每天一身汗水一身泥。为民是个有志的青年,没有气馁,工作之余认真复习功课,考上了厂子的职工大学,毕业后当上了技术员。

老幺为民的每一次好消息传来,景仁都要高兴地喝上几杯,他确实替老幺操心,也为他的进步感到高兴。

现在看到老儿子又出息了,自然感到由衷地高兴。

几年后,景仁和邓玲到省城看望两个儿子,住在大儿子在市委的宿舍里。老幺为民工作的大酒店的中方副总经理老刘得知后,专程登门拜访景仁。

老刘原来是市委的一名处长,五十年代末名牌大学哲学系毕业的大学生,英语口语流利。市委对第一个中外合作的五星级大酒店格外重视,除了派出了董事长外,还选派了得力的中方干部参加酒店的管理,既能保证中方的利益,又能学到酒店管理的知识,合作期结束,中方接管酒店,也不会因外方的退出而造成管理方面的空缺。

老刘是个性格开朗的人,景仁也是健谈的人,两人一见如故,无话不说。老刘谈完为民令人满意的工作表现,又拉起家常。

老人家,这次来一定要多住些日子,看看省城这几年的变化,到我们酒店去指导一下工作,这是全国目前一流的酒店,不仅仅设备一流,管理上也是一流的。我第一次去酒店报到,好家伙,我从来都没有看过这么高级的酒店,都看傻了眼。中外合作办酒店,我们是全国首个吃螃蟹的。事实证明,我们自己培养的管理人员也是一流的,能够管理好一个现代化的高级酒店。外方总经理也经常对为民他们的工作伸出大拇指,高兴地说:OK。老刘逼真地学这老外的样子,逗得大家都笑了。

我听说你老人家,当初对为民到外资企业工作挺不放心的,当时省城报社的记者曾采访过为民,还把为民当初报考外资企业遭到家庭的反对,不同意他到外企企业打工的事儿登载在报纸上。老刘打趣地说。

景仁听了心里老大不高兴,嗔怪地看了为民一眼,意思是说,这样的糗事也拿到了省城的报纸上去宣扬。

我也不是拉孩子的后腿,为民是家里最小的儿子,这不是家里的老疙瘩嘛,为他多操点心也是自然的。他当初丢掉国营大企业技术员这么好的铁饭碗,要去外资企业打工,那可是一家全国数得着的大型造船厂呀,制造万吨巨轮的大厂子。他的这个转弯的幅度也太大了,我一下子适应不过来。不过我也只是叫他慎思后行,要考虑长远一些而已。后来我问了老大爱国,了解了全面情况,我不是很支持为民的选择嘛。再说,孩子长大成人了,做父母的已经完成了自己的责任,他们都是国家的人,又不是父母的私人财产。因此,他们将来的道路都是自己选择的,以后是吃饭还是喝粥都得靠他们自己了,我们做父母的,也不能陪他们一生一世呀。景仁笑着答话。

我看,过去我们理解这个铁饭碗呀,是个理解的误区,古人云,家有家财万贯,不如一技在身。经过这几年在外资企业工作,我体会是,不是饭碗打不打得破,而是有了本事,到哪里都能找到饭吃,而且是越吃越好,这才叫铁饭碗,或者是金饭碗。不然,就是端着铁饭碗,也没有多少吃的,人家吃饭你喝粥,日子过得紧巴巴的,那样的铁饭碗有什么好。你看你的老幺为民,经过了外国酒店集团的专门培训,到了全国一流的酒店工作,学习了国外酒店的管理经营的本事,我看呀,他以后到全国任何一间大酒店当个总经理都不成问题呀,您老人家就不必为这个老幺工作生活的事儿操心了,他学到的这身本事,不管到了哪里都找得到饭吃,而且吃得越来越好,这可是金不换的金饭碗呀。老刘不愧是名牌大学哲学系的高材生,说话在理儿。

景仁确实佩服有本事的人。

为民,你要好好向人家刘总学习,你看人家,说起话来头头是道,分析问题有深度,好好长本事。景仁表面上教导儿子,实质上是赞扬老刘。

不敢不敢,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呀,他们是中国培养的第一批高级酒店的管理人才,前途不可估量。我们毕竟老了,再干多几年也该退休了,他们年轻的一代才是中国酒店业的希望。老刘意味深长地说。

果不其然,老三为民先后在几家外资酒店担任过总监、总经理,管理都很出色,还是省城酒店协会的兼职理事,在省城的酒店业还是一个的知名人物了。

但是,景仁对小儿子的操心还是依然,对于孩子,做父母的总有一辈子操不完的心。

  评论这张
 
阅读(411)| 评论(3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