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追忆战友祝昌达  

2012-04-19 20:34: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个月突然传来一个噩耗,在美国定居的战友祝昌达不幸去世。享年六十有二。

祝昌达去世不久,在广州的战友举办了一个《战友祝昌达追思会》,约30名战友参加了追思会。

据战友介绍,祝昌达居住在美国的芝加哥,今年刚刚办理了退休,爱人仍在上班,孩子结婚后,远在费城居住和工作。祝昌达一个人在家,晚上爱人下班回来,发现他已经在洗手间门口猝死多时了。

闻悉祝昌达战友去世,心中有说不出的怅惘,这些天,总想为他做些什么,但想不出有什么好的方式。我与他的爱人及其家人都不相识,想打个电话慰问一下,又觉得会不会太唐突,想来想去,值此清明时节,还是写点文字,追忆一下我所知道的祝昌达战友更为合适。

记得去年,也是这个时候,祝昌达从美国回来广州探亲,邀请了我们连队20多名战友举行了一个聚餐会,那是我们分别了36年后的第一次见面。我询问了他分别后的一些情况。

据他说,自从1975年我复员后,他提了干,离开了连队,到了机关的组织科当干事,后来转业到了广州的一家外贸公司,以后就旅居德国,1989年辗转到了美国定居。这些年,他一直在芝加哥机场的一家客运公司开大巴车,大概类似于广州机场的机场快线。这个工作相对比较稳定,收入在蓝领阶层算是较好的。我看出他对这份工作和收入是满意的。

我在连队时与祝昌达并不是很熟悉,虽然都在一个连队当兵,但彼此交往不多,但他绝对是我佩服的那一类人。

祝昌达是1950年生人,文革前是广州市六中老三届学生,19683月,部队在城市招了一批学生兵,他报名参了军。

祝昌达出身于书香门第,父母都是知识分子,他从小就受到良好的家教。他待人接物温文尔雅,有些腼腆但不失风度。他一直保持平和的心态,从来不会与人争执而面红耳赤,说话的声音好像永远都是一个音度,不会调高八度或者降低八度,从来没有听他说过一次脏话。他的话语不多,不会主动与人攀谈自己及其家人,也不会主动去询问对方的情况,别人问到哪里他便谈到那里,永远保持着这种分寸,保持着一种矜持。你对他述说时,不管是什么话题,他会认真地听取,不会插嘴问话,更不会打断别人,好像这是别人的权利,他不应去打听,不应去刨根问底。凡是与他接触过的人,都认为他是一个非常有教养的人。

祝昌达身高一米八,白皙的皮肤,端正的五官,匀称的身材,微笑时会露出两个深深地酒窝,在当时来说他绝对是一个标准的帅哥。时隔三十多年后,我见到他时,他依然还是这个模样,依然白皙的脸庞,脸上没有明显的皱纹,还是那么腼腆但有风度,还是那么深沉话语不多。他的头发没有染过,依然是那么柔顺、乌黑、平整,依然是那么匀称的身材,给人以干净利索的感觉。我不由得抱怨造物主太有失公平了,居然会让他身材体貌保持得这么好,他的外表年龄与实际年龄起码差了二十岁。

追忆战友祝昌达 - 东边日出西边雨get -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我的战友祝昌达的近照

我认识祝昌达是在19702月,我结束了两个多月的新兵连训练,分配到连队二排四班当战士,当时,老战士退伍已经离开连队,加上连队的大部分干部战士都出差在外,担负部队冬训的保障任务,只有二三十个同志留在连队。我们一个新兵连分到连队的十几个新兵一来到连队,没有外出的老兵都出来欢迎我们。祝昌达是一排二班的班长,他很热情地帮助我们新兵提行李,介绍连队的概况,一点也没有老兵的架子,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我们连队是技术分队,祝昌达所在的二班是车床工班,我们二排是枪工排,虽然大家都在一个车间工作,但这个车间很大,足有大半个足球场那么大。各种机床占据了大半个车间,车床班的位置是在车间的中央,一溜下去排着十几部车床,祝昌达是班长,使用的是第一部车床。其他三个排都在车间的南端一侧。连队有严格的纪律,上班时间不许串岗。连队的营房是一字排开,全部坐是北向南的平房,我们二排住在最东头,而一排则住在最西头,加上隔行如隔山,我们平时交谈并不多。平时路过祝昌达的宿舍,看到他不是在读书就是在练习书法。

我和祝昌达接触较多的时候是在1972年,当时我到连部担任文书工作,文书的其中一项工作是连队每月出墙报,表扬好人好事,宣传上级下达的部队中心工作。

祝昌达是连队有名的才子,不仅文章写得好,还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虽然他的字体不是那么刚劲有力,但每个字都像他的性格,中规中矩,字字都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工工整整,让人看起来很舒服。

我编好稿件,就找祝昌达帮我一起抄写,他从来也不推脱。那时的工作很多,除了完成生产任务,军事训练外,还有不少政治学习,出墙报的工作往往是利用周日或者晚上来搞,有时搞到很晚,但从来没有听到他有什么怨言。每当我夸奖他的毛笔字写得好,他总是腼腆地一笑。有时写错字了,他都要换张纸重写一遍,尽管这样会花不少时间。他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着实令我折服。

我与祝昌达相识一晃40多年过去了,每每想起我们在一起相处的时光,想起他的音容笑貌,就会感受到他的人格,感受他做人的风度。与战友们谈起他来,都会感到一种亲切的感觉。现在他已经离开了我们,我们已经是阴阳相隔了,我还记得他去年回来时说的那句话,“今年底退休了,可以经常回来,与战友们聚聚,叙叙战斗的岁月结成的友谊。”可是,这已经不可能实现了。想到这里,使我倍感伤感。想不到去年一别,竟成了我们的永别。

心中的思念之情无以言表,写点追忆文字聊表心意,谨以此文献给战友祝昌达,祝他在天之灵安息,一路走好!

祝昌达,我的好战友,我会永远怀念你!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1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