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苦禅第七部 (四)大舅子  

2012-05-23 10:27: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景仁与邓玲从景仁的家乡出来,就搭上火车,到山西太原邓玲的哥哥家探望。

 邓玲的家是在山西平定县,解放前,由于家里贫寒,邓玲出生不久,父亲便病逝了,家里田无一垅,屋无一间,全靠母亲给别人缝补浆洗度日。邓玲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哥哥很小就出来当学徒,姐姐出嫁后,母亲就依靠邓玲的哥哥支撑这个家,随哥哥过日子。家乡解放后,邓玲的哥哥到了太原一个工矿区的商业部门工作,全家也就迁到了工矿区。

 邓玲的哥哥家在一个小山丘上,是一个独立的小院,由一个一房一厅和一间独立住房组成的,院子里还搭建了一个简易厨房,可以堆放一些杂物,厨房旁边有个养鸡的鸡舍,外表上看起来,与一般的农家小院差不多。

 哥哥是个过日子很仔细的人,具有山西人的那种勤俭朴实的风范,有些近乎抠门。嫂子是过去一个大户人家的女儿,自从嫁给了哥哥,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景仁与邓玲的哥哥接触不多,记得头一次见面是1954年初,已经是朝鲜停战以后,景仁打算从朝鲜送邓玲回国内部队的留守处待产。景仁到师部向师政委请假,赵政委再三叮嘱,回国不能回家。

 他们乘火车回到国内,邓玲说,咱们结婚后,你还没有见过我的家人,咱们去一趟太原看望母亲和哥哥一家。景仁心想,赵政委只说不能回家,看望一下岳母和大舅子,应该不算是回家,也就钻个空子吧,就同意了。

 那一年景仁回邓玲哥哥家,只住了一个晚上,没有细谈。感觉大舅子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以后大舅子也没有到过景仁的家,邓玲的母亲带着孙子孙女几次到景仁家生活居住,大舅子一次也没有接送过。景仁对大舅子的了解,只有邓玲谈到的那些初略的印象。

 这次景仁到了邓玲的哥哥家,是与大舅子第二次见面。邓玲的哥哥嫂子都很热情地接待,要景仁两口子多住些日子。景仁虽然比大舅子大几岁,但也随着邓玲叫他哥哥。

 邓玲的母亲前几年已经去世了,前不久,哥哥的大儿子刚结婚不久就因工伤死亡,儿媳妇也随之改嫁了。受到这样的打击,哥哥显得明显地苍老了许多。那一年,邓玲的母亲去世,景仁正在接受组织的审查,不准回去给岳母奔丧,邓玲也因为工作上走不开,也没有回来为母亲送终,这些都成为了永久的遗憾。

 景仁递给哥哥一支烟,哥哥接过烟点着,若有所思,

 哦,我有好烟,我记得我还保存了几盒好烟。哥哥说着找来梯子,爬上房屋顶部的吊柜里去翻找,哥哥翻了半天,拿出一个塑料纸包住的盒子说,找到了,我肯定没有记错,保存了几盒好烟,这不,找到了。哥哥爬下梯子,打开塑料纸,是一个木盒子,打开木盒子,里面又用报纸包了好几层,打开来,景仁看见是两盒中华牌香烟。记得是十年前,邓玲回来探亲,哥哥嫂子和岳母都是抽烟的,景仁让邓玲带回了一条中华烟。这些年,可能是哥哥嫂子没怎么舍得抽,岳母更是舍不得抽,只是有贵客来了才拿出来招待客人,剩下的就包好一直放到柜子里了。

 哥哥打开一盒烟,递给景仁一支,景仁看这支烟都长霉点了,放到鼻子旁嗅了一下,说到,这烟已经发霉了,不能抽了。

 哥哥点上一支烟,抽了一口,我看这烟挺好的,没有发霉,在咱这里买的烟都是这个味儿。

 景仁听了将信将疑。随后,景仁到街上买了一盒烟,打开一抽,果然都有些发霉的味儿了。景仁顺便在街上买了两斤猪肉和一些小菜、两瓶汾酒,想跟哥哥好好喝上几盅,聊聊家常。

 景仁在抗战时期,在山西一带打过几年游击,对山西地界的情况和风土人情非常熟悉,这些话题容易引起共鸣。

 景仁和邓玲回到家中,把猪肉和酒递给哥哥,说,叫嫂子炒两个菜,咱哥俩好好喝几盅。

 你看,咱家里有菜,你还出去买菜,真是乱花钱呀。哥哥责怪了几句,接过猪肉转身去了厨房。

 嫂子做山西面食做的很地道,还会烧几个拿手的山西小菜,不一会儿就准备好了晚餐。景仁看了一下,都是些素菜,这怎么下酒呀,就问,我不是买了肉吗,这菜里咋不放肉呀。

 哥哥用筷子拨拉一下眼前的那一碗刀削面,指着里面的肉末说道,这不是有肉嘛,放了这么多的肉还不够呀。

 景仁也拨拉一下碗里的面,确实有一点零星的肉末,可能整锅面里放了不到二两肉。心想,这买了肉也不给烧个肉或者炒个肉片,家里养了那么多的鸡,连鸡蛋也不给炒一个下酒,这未免也太小气了吧。

 这肉也太少了吧,这下酒的菜不够哇。景仁随口一说。

 邓玲看着哥哥的脸色不好,一幅窘样,知道哥哥平时过日子仔细,舍不得,便轻轻拉了景仁的袖子,在一旁劝道,你将就着喝酒吧,在咱们这里,这就算是上好的肉面了。邓玲说着,拿出一包花生米,找个碟子装好放到桌子上说道,这个花生米下酒最好了,你平时都是喜爱花生米下酒。邓玲了解哥哥过日子精打细算,担心景仁喝酒没有下酒的菜,事先买好了几包花生米。

 景仁这时也确实知道自己说漏嘴了,忙打着马虎眼说,对对,有花生米下酒就行,以前在山西打游击那会儿,部队吃不上饭,经常饿着肚子,这山西的面食能吃上一回,就算是幸福不尽了。

 景仁话虽这样说,心想,怪不得人家经常调侃山西人,最经典的莫过于“抱着金子跳河”,“缴枪不缴醋”,看来这些调侃都很贴切呀。但转念一想,也许,这正是山西人的美德呀,山西人会过日子,精打细算,善于理财,一分钱能够掰成两半儿花。解放后,从中央到地方,许多管财的领导都是选的山西人,原来在省城居住的时候,听邓玲讲过,市里主管财经的书记,就是山西人。是啊,老百姓把省吃俭用省下来的钱,都存进了银行或购买了国债,支援了国家的建设,帮助国家度过了困难时期,这不就是一种美德呀。想到这里,景仁也就释然了。

 景仁和邓玲在哥哥家住了二十多天,景仁天天都去买肉买菜,买回来就自己下厨,尽量改善一下哥哥嫂子一家的生活。哥哥每次都摇着头说,这样的日子实在是太奢侈了,吃这么多的肉,对身体不好呀。景仁权当没有听见,只是劝说嫂子和三个侄儿侄女多吃点,对孩子们说,你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别因为营养不良影响了健康。

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大舅子与景仁的交谈不多,就是晚上,大舅子总是说单位上有事儿,很少在家里呆着。景仁问邓玲,你哥哥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呀,邓玲却说,哥哥向来是话语不多的人,平时在家里,与自己家人的交流也不多,况且哥哥是从旧社会过来的人,可能旧思想较多,觉得应该长幼有序,自己是这个家的家长,对妹妹和妹夫,他不便于屈尊吧。

景仁心想,这就奇怪了,大舅子也是建国前参加革命工作,按规定是享受离休待遇,解放都三十多年了,他还是那么旧脑筋呀,何况自己还长他几岁呢。回头一想,大舅子虽然参加工作多年,但从来没有离开过山西,算是地道的山西人,具有山西人特有的这种品格,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7)| 评论(18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