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苦禅第七部 (五)老首长的“误会”  

2012-05-30 12:16: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六十年代末,中苏关系恶化,苏军在中苏边境陈兵百万,造成大兵压境的态势。中苏边境的形势日趋紧张,战争一触即发。为了加强西北的战备,景仁原来所在的那个军调到了西北驻防,以防范苏军从西北方向上的大规模进攻。

 景仁多年来的一个愿望就是回老部队看看。那里有与他有生死之交的老战友,有他念念不忘的战斗情怀,有他为之倾注了大量心血培育的战斗团队,只有这些能够勾起他的美好回忆。邓玲当年参军就在这个部队,也很想念自己的那些战友姐妹。景仁与邓玲从山西出来就奔老部队的驻地。

 这是老部队调防后景仁第一次回部队,心情很激动,在火车上景仁和邓玲一路上都在谈论部队的老战友。自从景仁调到军区工作以后,掐指算来,有些老战友也有二十年未见面了,现在他们的变化怎样了,他们的生活还好吗。

 这也引起景仁一连串的浮想,如果自己当年没有离开老部队,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磨难,如果还在老部队,自己的经历就不会这样离奇曲折,如果还在老部队------,简直有太多的如果了。但是,历史毕竟没有如果,人们必须面对的是现实。就让自己去承受这一切吧,这些看起来是一切都是偶然的,但实际上都是必然的,是命运的安排。景仁觉得,有过了这样的经历,使自己更能经得起各种风雨和各种严峻的考验,使人生的阅历更加丰富。

 景仁和邓玲回到了老部队,由于经过了历次的机构改革,相熟老同志基本上从岗位上退下来了,在岗的多是年轻的同志,景仁基本不认识。听说是部队的老同志回来探望,部队的老干办热情地接待了他们。

 这是部队的传统,因为大家都有深深的战友情怀。

 景仁点了几个当初最要好,共事时间最长的老战友的名字,请老干办帮忙联系一下。过一会儿,老干办的同志回来报告说,这些老同志有的调到军区任职了,有的说身体不好,不能前来相见,有的说外出了。景仁又点了几个人的名字,总算找到了两个老战友过来相见,但他们远不像景仁想象的那样热情。

 老干办安排吃饭的时候,这两个老战友也推说身体不好,医生不让喝酒了,席间也言谈甚少,可以用“不欢而散”来形容当时的情景。

 饭后,景仁到一个老战友家里去坐,老战友的老伴是邓玲当年一起当兵的战友,两人一见面无话不谈,互相询问了一下家庭情况后,自然而然地聊起了部队的情况。景仁这才知道,原来,是跟景仁同在军区的一个老首长,前几年回来老部队,讲了景仁的许多不是。这个老首长说,景仁在军区专案办工作时,专门整像他这样的老9旅的人,是个不仁不义的人。

 这个老首长在9旅的老部队散布这样的言论,景仁的“恶人”形象就在老9旅的战友们之间传播开来,难怪老战友们对景仁这次回来的反应是如此地冷淡。

 当年,老部队留在军区工作的人并不多,虽然这个老首长没有分管过景仁领导的部门,景仁与这个老首长没有直接的工作关系,但景仁一直是很尊敬自己老部队的这个老首长。

 老首长在军区担任领导,在那场运动中自然会受到一些冲击。景仁虽然被抽调到军区的专案办的学习班工作,但当时军区的专案分得很细,老首长是军区的领导,专案的级别高,保密性强,景仁只是办理一些部门领导的专案,根本就无法接触到老首长的专案,更谈不上整老首长的问题。倒是这个老首长,在后期被军区派到省军区来坐镇,亲自主抓景仁的专案,他把自己在运动中挨整的一肚子怨气,都撒在了景仁身上,简直是比当年大革命时期的“还乡团”还狠,对景仁隔离审查近一年,采取了一些极其恶劣卑鄙的手段,从精神上和身体上折磨摧残景仁。不但如此,这个老首长还恶人先告状,在老部队里散布言论,恶语中伤景仁,这是景仁所意想不到的。

 呵呵,其实,那都是老首长误会我了,他一直是我最尊敬的老领导,我是一直注意维护老首长的威信的。当年,我虽然被军区调去办专案学习班,但老首长的专案级别高,我根本就无权接触老首长的专案。在我这边专案的审查对象的交代中,哪怕是与老首长那边扯上一丁点关系,我都想办法帮助老首长迅速查实撇清了。景仁淡淡地一笑,摆出了事实。

 当然,事实总是胜于雄辩,景仁不需要更多的解释,例举个一二三,就能使老战友们尽释前嫌了。

 景仁心想,这个老首长的为人,自己也算看清了,景仁得悉,这个老首长不久前突然暴毙家中,既然人都已经死了,就更加不应该去揭人家的伤疤了,就让前几年这个老首长干的那些虐待自己的缺德事儿,都烂在自己的肚子里吧。

 景仁的革命生涯中,先后遇到过两个报复心理特别重的领导,一个是这个老首长。另一个是景仁在连队当通信员时的班长。当时,只因为景仁在党小组民主生活会上,对班长打骂战士的军阀作风提了一次意见,班长就利用分派任务的时机,两次加害于景仁,明明分工负责传令的通信员就在他身边,他却硬要派景仁去给部队传令,班长明明知道接受命令的部队的方位,却不告知,让景仁在晚上毫无方向地自己去找,害得景仁瞎摸瞎撞,误闯入了日本鬼子进攻的大队人马之中;一次是部队在攻城战斗中撤退,班长却不通知景仁,部队撤退后,把景仁一个人丢在前沿阵地上。这三次都差点要了景仁的命,好在景仁在战斗中处置灵活才捡回了性命。后来,连队一次单独执行任务,返回途中被日本鬼子突袭包围,班长在突围时,被日本鬼子的子弹击中牺牲了。

在抗战时期的一个班长,没有念过书,没见过世面,心胸狭隘一点,景仁是可以理解的。可是老首长是有文化的读书人,接受党的教育那么多年,身为军队的高级别的指挥员,也是这样的心胸,甚至于把猜度别人,而实际上根本没有的事,也列入了自己报复的范围,以莫须有的罪名强加自己头上。这还不算,老首长竟然还在老部队里散布对自己毫不负责任的言论,这难道是误会吗?老首长的言行使景仁感到费解了。

 一次,几个老战友聚在一起喝酒,大家喝的尽兴,都有些醉意了,老战友们议论起老首长来,景仁借着酒兴问道,哎哎,你们几个都是大军区副级别的干部,最小的也是副兵团级,水平高,你们帮我分析分析。你说当年在东北打老蒋那会儿,咱们都还是营级干部,我在师部的保卫部也只是一个营级的干事,老首长那时已经是咱们的师首长了,我跟老首长相差了好多级,根本就说不上话,老首长咋就对我的成见就这么深呢?

 呵呵,这你就不明白了吧,你在军区办专案,虽然不、不是办老首长的专案,但老、老首长还是担心你、你小子知道他的家底太多了,他不整、整死你就不、不错了。老王喝的舌头都直了,说话吐词也不清了。引起了老战友们一阵哄笑。

也许老王是酒后吐真言,也许是他酒喝多了无心瞎讲的,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景仁后来思忖,这可能是迄今为止最靠谱的答案了。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321)| 评论(27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