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苦禅第七部 (七)异地安置  

2012-06-20 10:42: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景仁与邓玲与老部队的战友们相聚了十多天,离开老部队时,战友们依依不舍,好像还有许多话没有说完,有的还流下了热泪。这些曾经生死与共的战友,有着说不完的话,这次离别,不知道何时才能见面。

 从老部队辞别后,景仁与邓玲转道去了省城。景仁离开省城近十年了,虽然他不想回到那个令他伤心之地,但老大和老三两个儿子都还生活在这个城市,最近,老二也调到了省城的警备区工作,邓玲建议,还是去省城看一下孩子们的家居生活情况。

 回到省城,老大到火车站接车,来到老大的家里安顿。老大爱国还在市委工作,市委给安排了一间临时住房。

 爱国的住房原来是一所小型教堂,解放初期,这个教堂被房管局托管,因为市委机关干部住房紧张,后来把这所教堂改为市委机关的干部宿舍。

 小教堂楼高两层,改为机关宿舍后,楼下原来做礼拜用的大堂用木板隔开,分给四家人居住。二楼上住着市政府的一个副秘书长。三楼的露台也临时加盖了两间住房,是市纪委的一名副书记居住。

 爱国住的是楼下的头一间,有三十多平米。教堂的层高4米,爱国搬进之前的住户,把房子隔成了一房一厅,并在住房的上面加了一个十多平米的阁楼。景仁与邓玲住在爱国的房子里,爱国两口子住进阁楼。由于爱国上班忙,媳妇儿还在读大专班,小孙女三岁就送去幼儿园上全托班,只有星期三晚上小孙女参加课外活动时间和星期六放假了才接回家。

 教堂有个独立的小院子,前院较小,后院较大,后院还有一幢红砖墙的两层楼临时建筑,也是市委干部的宿舍,在后院的围墙边分别给住楼下的住户临时建了简易厨房和洗手间,居住的条件有点类似北方的大杂院。但这个宿舍最大的好处就是距离市委上班地点近,走路只需五分钟。爱国在市委担任秘书工作,那时,市委经常晚上开会,爱国经常要加班到深夜,上班路程近对于爱国来说是个极大的方便。

 爱国两口子都是从部队复员退伍,分配在机关工作,一直拿着工人的二级工工资,两口子的工资加起来还不到90元,日子过得不宽裕。虽然爱国两口子后来转干,职务提升,但工资还是那么多。那时候有句话,叫做“升官不发财”,职务提升了,收入并不会随之变动。但他们从来没有叫过困难,没有伸手向家里要过一分钱。直到1985年底,国家实行了工资改革,套回了相应的等级工资,两口子的工资收入才有了较大增加,两口子的收入加在一起有两百多元。

 爱国搬进市委宿舍时,搬家和刷房子都是自己动手,找战友借了一辆小货车,自己装卸。买来熟石灰,掺上水,买几把灰扫,市委的一个同事过来帮忙,利用星期天休息时间,自己把房子的内墙刷了一遍。

 小两口很会过日子,同学和战友平时来访,都是带到市委的饭堂买饭吃,如果是休息日有人来,就自己动手炒几个菜,留在家里吃饭,很少下馆子。爱国每天吃完晚饭,就到附近的农贸市场去转悠,一些卖菜的农民这时候就要赶着回家,没有卖完的蔬菜就会降价,2分钱一把的蔬菜足有一斤多,5分钱一小堆的干口菜,如萝卜、黄瓜、土豆、芋头、凉薯等,也有两三斤,买回来放进冰箱,留作第二天吃。小孙女的衣服都是爱国媳妇买些布头布尾的碎布料,自己动手做,很少买衣服。

 小两口省吃俭用省下的钱,为这个小家庭添置了不少家当,有国产的凤凰牌自行车、三角牌小冰箱、华南牌缝纫机、凤凰牌半自动洗衣机、乐华牌彩色电视机、简易沙发等一应俱全了。吃饭的桌子还是当年景仁搬走后,留下来的那张八仙桌,只是把四条腿锯短了,买了一块大理石桌面,改作了茶几和餐桌。

 老二爱军也刚刚调来省城警备区工作,安排到一个民兵军械仓库锻炼一年,他的家属还没有安排工作,没有搬家过来,还没有安家。

 老三为民进入了省城第一家中外合作的五星级大酒店,是该酒店第一批自己培训的酒店管理人员,酒店开始运作时,为民被任命为这间大酒店的西餐厅经理,收入就高很多,这时候为民还没有成家,吃住都在酒店,一天到晚忙的脚不沾地,也很少过来哥哥家。

 景仁和邓玲在老大爱国的家里安顿下来后,到处走了一下,看到省城的变化很大,到处都是工地,挖马路的,拆房子盖房子的,整个城市就像是一个大工地,热火朝天。

 一天,全家到齐了,一起聊天的时候,老大爱国提出,现在咱们三兄弟都在省城,老爹和老妈干脆回省城养老算了,儿子们也方便照料两个老人,尽尽孝心。爱军和为民也附和着。邓玲也是愿意回到省城生活的。

 可是,景仁心里却在犯愁,当初他坚持要离开省城,就是因为省城是他的伤心之地,他不愿意跟当初斗争他的那些落井下石的人在一块生活,不愿意看到那些为了自己升官,而不惜出卖自己灵魂的人的嘴脸。但景仁到了外地的省军区工作后,又经历了更为严酷的打击,那里又是一个令人伤心的地方。而且,省军区建的离休点,正是在关押他十个多月的省军区独立师大院内,那是他最不愿意去的地方。他感到左右为难,内心的矛盾斗争让他一时不好表态。

 爱国看出了父亲的心思,就说,还是让老爸好好思考一下,这事儿也急不得,还要从长计议,再说了,老爸这个异地安置也不是一件容易办到的事儿,我们还得咨询一下办这件事儿的可能性,不然,这一切都是空谈呀。

 景仁还在沉思,没有表态。

 事后,老大爱国跟母亲私下谈过一次,让邓玲劝一下老爸。我听说,省城这么大,有好几个离休干部的干休所,有的是专门为安置外地回省城的离休干部而设立的干休所,咱们选一个离军区机关远一点的干休所,就不用跟那些人住在一起了。邓玲本意也是赞同回省城的,便一口答应下来。

 过了几天,景仁与老大爱国晚饭后出来散步,景仁对老大说,既然你们都是这个意见,我只能是少数服从多数了,但是军区机关的干休所我是不会去的,其他的干休所可以考虑。你可以尝试一下,看这异地安置的事儿好办不,如实在不好办,也不必勉强,不行我就干脆回到老家去安置离休算了。

 爱国看老爸的思想有所松动,便对老爸说,这事儿我也没有办过,您先打个异地安置的报告,我们去跑跑门路,找找关系,尽力而为就是了。

 景仁和邓玲在老大家住了十几天,这一次出门,掐指算来也有两个多月了,景仁与邓玲商量,老四惠民一个人在家里他有些不放心,爱国一天到晚都在忙,爱国的媳妇还在脱产学历班读大专课程,学习的任务也不轻,咱们住在这里久了,怕耽误孩子们的工作和学习。再说出来已经两个多月,也该回家了。

 爱国虽然劝说他们多住些日子,挡不住景仁执意要走,只好买好火车票,送景仁老两口到了火车站。邓玲嘱咐爱国,老爸离休异地安置的事儿你要多操点心,还有妹妹惠民的工作调动,能不能一并考虑,这样,你爸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爱国对母亲交代的这些事儿虽然心中没底,但还是安慰邓玲说,这两件事儿,我们都会尽力去办,你就放心吧。

 送走了父母,爱国找三弟为民商量老爸离休异地安置的事儿,为民是省城第一家五星级大酒店的西餐厅经理,是先进入市场经济的人,思维比较活络,在大酒店工作,接触的各界人员较多,涉及党、政、军、大企业等部门的人员不少,主动承担起联络跑腿的任务。

 不久的一个星期天下午,老三为民过来爱国的家说,有一个好消息,我最近在酒店里认识了一个军区干部部的一个主管离休干部安置的科长,我准备今天晚上到他家里去拜访一下,打听一下离休干部异地安置的情况和条件。爱国一听,心中大喜。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找到这个科长,老爸异地安置的事儿就有些眉目了。就对为民说,我刚好写了一份要求异地安置的材料,说明了老爸的情况,你把材料带着去,给那个科长看看,还需要什么补充,拿回来我再改改。

 老三为民有些为难地说,你去人家家里拜访,怎么也得带点手信呀,咱这样空着两只手去,就怕人家不待见咱呀。为民在酒店工作,对求人办事送礼这些事看得多了,也想得周到。

 刚好市委给干部发了一箱24盒软包装的菊花茶饮料,我还没有打开过,你拿去送给他吧。爱国虽然这样说,但他平时最不愿意看到的是请客送礼,可是这是一种社会现象,你一个人是无法抗拒的,托人家办事,给人家送这个礼,也是出于无奈。在那个年代,这种软包装饮料还是个奢侈品,能喝上饮料是很奢侈的享受了。

 吃过晚饭,为民骑着自行车,带着材料和一箱饮料去了。第二天,为民打了个电话给爱国,

 我把饮料给了那个科长,那个科长感到很高兴呀,他看了我们的材料说,要求异地安置人原来是由军区调动出去的,而且三个儿子都在省城工作,这些完全符合回省城安置离休的条件,你把材料放下,回头我请示一下部领导,再给你一个准确的答复。

 过了一个礼拜,爱国看那个科长还没有答复,有些着急,催促为民再去打听一下,特地又买了一箱软包装菊花茶饮料,让为民带去送给那个科长。这一回很快就有了消息,过了几天,那个科长就打电话来说,景仁异地安置的事儿上级批准了,是在省城的梅滨干休所安置,已经发出通知书给了省军区。

 爱国听说后,马上给母亲邓玲打了电话,告知这个消息,邓玲高兴地说,没有想到,这事儿这么快就办好了,你是咋办的呢。爱国说,这事儿都是老三为民去办的,详细的情况,为民才知道。爱国没敢提给人家送礼的事儿,担心老爸知道后不高兴。景仁最关心是安排在哪个干休所,爱国告诉景仁,不是军区机关的干休所,是一个专门安置异地安置离休干部的干休所,景仁这才放心了。

 不久,老三为民又给妹妹惠民联系了一个省属公司的工作,惠民接到调令立刻办理了入职手续。爱国心想,还是老三为民的能量大呀,在大酒店工作,接触面广,这都是沾了开放的光呀。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49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