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我见识了法航(AF)的傲慢与偏见  

2013-07-01 11:44: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我的亲身经历,我与法航(AF)不得不说的故事。欢迎朋友们转载,声讨法航(AF)有些人这种种族歧视的倾向。

以前我听说,欧洲有些人对非白种人带有歧视的眼光,尤其以法国人为甚,曾经不以为然,这次的经历,使我认清了西方这些种族主义者的虚伪面目,一方面渲染人权,平等;一方面处处歧视有色人种,显示白种人的优越感。

我们一行老驴友老人团(年龄五十多岁到七十多岁)20人到西班牙和葡萄牙旅游,于六月二十五日晚七时许(当地时间),从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搭乘法航(AF1925航班到巴黎转机返回广州。飞机起飞十几分钟后,系安全带的灯号熄灭,乘务人员开始分发饮料。我们团友的座位是经济舱的最后几排,两名约四十岁的空嫂推着饮料车从后面依次派发饮料。我要了一杯果汁。由于导游担心误机,早早就把我们带到了机场,通过安检,进入了候机室。两个多小时的候机,已经感到口渴,我两口就喝完了果汁,想再要一杯咖啡,我的座位是在过道旁,对还在身边派发饮料的空嫂用英语说了两次,她没有理睬我的请求。看着前排一个欧洲人要了一小瓶葡萄酒和一听可口可乐,感觉很不是滋味,大家都是真金白银地花钱买票,一分钱不少地购买你们法航的空运服务,这不是明摆着欺负咱们这些黑眼睛黑头发的亚洲人吗?我想,有的欧洲人存在种族歧视的思想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等到空嫂到前面派发饮料时,我自己到后舱用旅行杯灌了一杯热水泡了茶。团友们看到我打了热水,先后有两人也自己取了热水。有一位座位也是靠着过道60多岁的女团友,她自己已经打了热水,还很热心地收集其他团友的旅行杯,欲帮助他们去打热水。这时已经走到机舱中间的空嫂发现了这个团友的企图,跑过来粗暴地呵斥制止。我想,这个空嫂也真是够差劲的,做不到微笑服务也就罢了,这样粗暴地对待一个老人,也连起码的尊重老人的意识都没有,难道这就是法国人的待人处世的方法吗?

国际航班往往就是一个窗口,外国人对你们国家的第一印象,往往就是通过这个窗口来评价你的国家形象的。之前,我曾听一些资深的旅游界人士和老驴友说,法航(AF)的服务素质很差,食物也很难吃,没有想到,竟然会如此地差劲。

坐在我旁边的一个六十岁的女团友对我说,我们来西班牙时,也是在巴黎转机搭乘法航(AF)的航班到巴塞罗那,飞行途中只是给了一小杯水,根本就不够喝的,等空乘大嫂加完饮料回头,请她们给再加一点,她们根本就不理睬。这个女团员对我说,她老公患有慢性肾病,现在该吃药了,她不会说英语,请我帮她打一点热水。我想,空嫂距离我的座位有近十米了,应该不会发现的,就拿着她的旅行杯走进后舱,刚准备灌水,没想到被这个空嫂发现了,只见她快步跑来,粗暴地拨开我的手,夺过我手中的旅行杯,大声地冲我嚷嚷起来。虽然我的英语水平不好,但简单的英语还是听得懂,她嚷嚷的什么,我根本就听不懂,只是听懂了一句,热水是用来冲咖啡的。也许,她是讲法语?我平静地对她用英语说了一句,我只是想要一杯热水。我回到了座位上,那个空嫂还是在不停地嚷嚷,我还是听不懂,于是我也提高了声调,“请给我一杯热水,我的朋友有病”。那个空嫂不依不饶地大声嚷嚷,我也大声说,“我只是要一杯热水”,连说了十几遍,她还是不给我打热水。这时,另外一个空嫂向我走过来。她看上去有五十多岁。她询问我有什么事情,看来她是空嫂的头头。我告诉她,我的朋友要一杯热水,她不仅给我身边的朋友打了热水,还给其他需要热水的团友打了热水,这事儿看起来平息了。

本来,乘坐飞机给一杯热水不是什么大事儿,我和驴友们每年都出国旅游,乘坐过西方许多国家的航班,每次向他们要热水时,他们总是微笑地满足我们的要求,我也会很礼貌地道声谢谢。

可是没有想到,这事儿并没有完结。过了一会儿,这个空乘的头儿来到我的座位前,要我出示登机牌,我不想把事情搞大,便给她看了我的登机牌。她看完后还给我,并对我笑了一下。我想,这个事儿可能会对我转机乘坐下一个法航的航班有影响。

当飞机飞抵巴黎上空时,团友们看到了埃菲尔铁塔,纷纷拿出照相机拍照,一个团友的照相机的闪光灯不小心闪了一下,坐在后舱的一个空嫂就快步走过来,大声呵斥我们的团友,不准照相,她怀疑我们一个坐在过道的团友给她们拍了照,要求这个团友删除拍的照片。当时这个团友只是拿出了照相机观看旅游拍的照片。尽管这个团友说明并没有在飞机上拍照,空嫂坚持要他打开照相机检查,这个团友给她看了照相机的照片,没有在飞机上拍过照片,她这才罢休。我想,她们这是做贼心虚吧。

果然不出所料,到了巴黎转机,也是法航的航班,我在登机口就遇到了麻烦,我的登机牌在扫描器上显示出红灯,不允许我登机。我们的导游询问他们发生什么事情,登机口的法航的工作人员拿出一份打印好的书面保证书给导游看,导游看了保证书问我,他们说你不服从空乘人员的管理,叫你坐下,你不肯坐下。我说出了这件事情的原委,导游劝我说,我看算了吧,这份保证书要求你签署,保证乘机时不再发生类似的事情。我想,我乘坐飞机又不是买的站票,干嘛让我坐下我不肯坐下呢,这不是编排理由找茬吗。再说,叫我坐下这句话的英语不难听懂,我自始至终就没有听到过刚才那个航班的空嫂说过这句话,何况当时飞机飞行平稳,系安全带的灯号是熄灭的,这个时间是允许乘客走动和站立的。

为了不影响导游的工作,也不要耽误全团的行程,迫于“城下之盟”我很不情愿地签了名。到了飞机上,看到乘坐这一班机的绝大部分是中国的旅客,就像在乘坐国内的航班一样。

我刚刚落座,一个华裔的空姐带着这个航班的机长,拿着我签字的那份保证书过来找我,要我到外面去谈谈。我们团的导游走过来询问有什么事情,表明他是这个旅游团的领队,有事可以跟他谈。

我们的导游是个香港人,每年有半年时间带团到欧洲旅游,处理问题很是老道。他看到这个华裔的空姐拿着我签过字的保证书,就用粤语对这个华裔小姐说,“据我了解,这件事并不是你们保证书上说的那样,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硬是要搞大这件事情”。我想辩解一下,导游对我说,“你不要说话,欧洲的机长可以不需要任何理由,有拒绝一个人登机的权力”。

华裔的空姐对机长说了几句,机长没有说什么就离去了。这个巴黎飞广州的航线是由法航(AF)与荷兰皇家航空公司联合经营的航线,大部分的客源是旅行社的游客,旅行社就是他们的衣食父母,可能他们不敢得罪旅行社,广州飞往欧洲,旅行社有许多选择,并不是紧紧只有这一条航班。

飞机起飞以后,用完晚餐,我看见机长向我走来,我想,飞机飞行期间,机长不呆在驾驶舱里,看来他是不放心我这个“危险”乘客吧。这时,空乘人员开始回收餐盘,机长看我盯着他,就避开我的眼神,假装帮助空嫂回收餐盘去了。

从葡萄牙的里斯本乘机到巴黎时,我们团就有两个团友没有划给座位,临时上机才安排座位。从法国巴黎转机飞往广州,这两位团友的登机牌上也没有显示这个航班号,也是到了登机有空位才临时做出安排。我们这个团旅行社提前一个多月已经预订这个航班的机票,难道这仅仅是一个意外的差错吗?

从这件事情可以看出,法国有些人的种族歧视思想严重,今年4月和6月连续发生了袭击中国留学生和针对中国游客的抢劫事件,认为中国人好欺负。联想到前不久公开报道的在中国开业法国的家乐福超市对待国人的傲慢,以及中国对欧盟的葡萄酒进行双反调查(法国是葡萄酒出口中国的大户),他们对中国人的偏见也在加深,称中国人外出旅游是“会走路的钱包”,刻意丑化中国人,我们中国的老百姓能够做点什么呢。

我想,可能法航(AF)已经把我列入了黑名单,不给我再乘坐法航的航班。我想通过这件事情,我也不会再去乘坐法航的航班,我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用脚投票吧,远离他们这种傲慢与偏见,惹不起咱还躲得起吧。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3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