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苦禅——连载长篇纪实文学

一个抗日老兵的回忆------

 
 
 

日志

 
 

苦禅第一部( 十三) 出雁门关  

2015-08-18 11:57: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路军9旅与日军的灵邱之战,虽然未取得像五台山上下细腰涧那样的大捷,但也给日本鬼子以重创,显示了八路军9旅的战斗实力,令日军不敢对9旅的力量小觑,小股的日军一般不敢离开据点出来活动。日本鬼子赖以运输的大动脉——铁路,也经常遭到9旅和地方武装的破坏。日军只好从前方抽调部队回来防护后方运输线,削弱了日军正面战场作战的军力,从而减轻了前方的军事压力,间接地支援了前方作战。同时,9旅在这个地区的军事实力,也有力地巩固了晋察冀边区中心根据地,使抗日军民有了主心骨。

  根据敌我形势的变化,9旅命令7团开赴雁门关以北地区作战,创立游击区,打击日军和敌顽力量,策应雁北大青山根据地的雁北支队开展敌后武装工作和建立抗日政权。

  7团再次经平型关、繁峙县出雁门关,在溯县以东一带进行游击战争,拔掉了日军的一些炮楼,消灭了分散在乡镇的小据点的日伪军。有了7团这支八路军主力部队在这一带活动,日伪军只能蜷缩在县城和少数大据点内,不敢轻易出来活动。

  在塞外打游击是很艰苦的。雁门关外,自然环境恶劣,天气变化无常,风沙是这里的常客,看着晴朗的天气,转眼就是铺天盖地的风沙席卷大地。有民谣云:“雁门关外有人家,早穿皮袄午穿纱,抱着火炉吃西瓜”,气候与新疆的吐鲁番地区近似。7团在一次行军途中,暴雨倾盆,部队冒雨前进,战士们全身湿透,背包被水打湿显得愈发沉重,但部队也没有停下来休息,继续行军,翻山涉水。景仁的草鞋里灌满了泥沙,脚都被磨破了,他仍然咬着牙跟着队伍行军,坚持不掉队。

  当部队正横渡一条河流时,突然山洪爆发,大水像决堤一样倾泻下来,咆哮声盖住了人们的呼喊声。上级传令过河人员手牵手快速通过小河,以防被山洪冲走。

  通信班长李一和命令景仁留在河边,向后面过河的部队传达命令。景仁站在小河边不停地向过河部队呼喊,提请过河人员注意安全,突然一阵山洪像座小山一样席卷着泥沙,铺天盖地地迎头砸下来,景仁赶紧抱住小河边的一块大石,才未被洪水卷走,便向后面过河的部队猛喊,洪水太大了,大家暂停过河。

  话音刚落,只见又一波的洪水呼啸而下,冲散了正在过河的队伍,一股巨浪卷走了三名战士。景仁马上叫上与几名水性较好的战士,沿河进行搜救,他们一直沿着河边,到了河的下游十几里的地方,才找到了被冲走战士的尸体,只好就地草草掩埋。景仁心想,古人征战还有皮革裹尸一说,可我们连一张草席都没有,只能是“青山处处埋忠骨”了。

  受到洪水阻隔,部队停止了前进。九连宿营在附近的一个小山村,这个村子只有十几户穷苦人家,大家只好靠着在老百姓家的屋檐下避雨休息,由于衣服都湿透了,寒风袭来令人直打哆嗦,战士们只好互相依偎着取暖。

  连部设在一位老大娘家里的堂屋,景仁到营部送达完连部宿营的报告回来,在大门外摘掉湿透了的帽子,用毛巾不停地擦拭湿漉漉的头发,露出了小分头,一进屋,只听房东大娘一声,“哎哟”,问道,这是男孩还是闺女呀?

 是个女孩子,大娘。机枪班长张大山蹲在门口擦拭着机枪调侃地对大娘说。

 俺们过去听说过花木兰替父从军的故事,可花木兰是成年人呀,你看这么点大的一个女孩子,就天天跟你们一起行军打仗了,真是的,她娘舍得吗?大娘又问。

 大家“哄”的一声都笑了起来。

 大娘还不明白大家笑什么,又自顾自地怜惜地说,闺女儿,快跟大娘上里屋炕上去暖和暖和,别冻着啦。说完便拉着景仁的手带他进了里屋,打了一盆热水给景仁洗脸烫脚。

 景仁刚好衣服都打湿了,想着正好借着炕上的温度烤干身上的湿衣服,也不去分辨什么,将错就错,赶紧谢了大娘,胡乱洗了一把脸,烫了脚,就和衣上炕睡了。

 第二天一早,部队向应县进发,一路上天阴沉沉的,闷得让人出不来气。

 日军发现了7团的行动,便抽调了附近的几个据点的兵力出来拦截。由于情况不明,立足未稳,何况新开辟的根据地的群众基础也薄弱,对八路军不了解,7团只好且战且走,不敢恋战。行军了六十多里,到了一个山沟里才宿营。

 九连宿营的位置是靠近大路的一个山丘上,按上级要求,各连要派出一个班,在通向山丫口的小路上担任军事哨。景仁行了一天军,累得倒头就睡。半夜一点多钟,接到营部的通知,附近据点的敌人出动了,部队马上转移。通信班长李一和一把推醒景仁,命令他马上去军事哨传达命令,到连部集结,准备转移。

 景仁正睡得香甜,突然被叫醒,一时还在犯迷糊,便睡眼惺忪地揉着眼睛说,班长,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昨晚刚做过传达命令的勤务,怎么也轮不到我去呀,按理再派出四个人才轮到我出勤务呀。

 他妈的,老子叫你去你就得去,没啥条件可讲,你不去就是违抗命令,马上给我去。李一和大声吼道。

  昨晚睡觉前,我看轮不到我的差事,没跟着去看设军事哨的方位,现在天那么黑,我怕找不到他们完不成任务。景仁辩解着。

  找不到也要去找,完不成任务就杀了你的头。李一和恶狠狠地说。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军事哨的方位,班长。

  就在村头边上,你自己去找。李一和撂下话就走了。

  景仁知道,李一和还在对自己在党小组会上提的意见记仇,一有机会就对自己报复,人家是班长,自己的命运就捏在人家手里,胳膊拧不过大腿,只好爬起来,拿起枪就向村外跑去。

  出了村口,碰到查哨回来的二排副祝声祥,景仁便向他打听军事哨的方位。二排副说,我也没去过军事哨位,顺手向前面指了一下,我听说军事哨是在这个方向,但具体位置不清楚,你们班长去过,你去问问他,他肯定知道军事哨的方位。

  我们班长不肯告诉我,他让我自己去找。景仁委屈地说。

  真是扯他妈的淡,天这么黑,周围都是大山,黑灯瞎火的,到哪里去找嘛。二排副骂了句粗话。

  鬼子要来了,连部通知要军事哨撤回,连队马上要出发了,任务紧急,来不及回去问班长,我还是到前面去找找看。景仁说完就小跑着朝二排副指示的方向奔去。

  这时天正下着小雨,外面伸手不见五指。景仁按照二排副指的方向一路小跑去找军事哨。天黑路又滑,景仁不知摔了多少跤,一直跑到山边没路了,景仁就顺着山路爬上山去。景仁上了山路,摸着黑向前一直走,周围除了雨声风声,其他什么都听不见。

  景仁在山路上找了两个多小时,还未找到军事哨的位置。这时,景仁已经迷了路,下山的路也记不起来了,转了几圈又回到了原地,景仁一急,加上班长这样整人,心里感到憋屈,便坐在山崖边大声哭了起来。哭了一会儿,想到还有军令在身,光哭也不是办法,便又急忙找路下山。景仁又爬了几座山头,还没找着军事哨。这时候,东方已经渐渐地发白了,景仁站在高处向周围瞭望,这才发现山脚下左边有个山丫口,山丫口的里边有几座房子。

  景仁走了四五个小时的山路,因天黑,不知道自己已经走了多远,有了上次误闯敌阵的经历,怕误闯误撞进了鬼子的营盘,便将身上的马枪取下端在手里,把子弹推上了膛,小心翼翼地沿着山路下了山。

 到了山下,看到路边有一堆柴草,这里会不会就是军事哨的位置。景仁四下里打量了一遍,不见有人。景仁心想,自己已经出来了四五个小时还没回去,是不是班长又另外派人通知了军事哨撤回了?景仁是责任心很强的人,他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决定继续找,找不到军事哨,完不成任务是要杀头的。

 景仁沿着小路围着几所房子转了几个圈,看样子,这里不像有鬼子驻扎,景仁趴在一条小沟里观察了一会儿,周围没有发现敌人游动,这才跑进村子里。当他进了村头的一个大院,便看见负责带军事哨的三排副鲜光纪刚起床,睡眼惺忪地伸着懒腰正准备洗脸。景仁喊了声,三排副,话还没说出来,眼泪就先掉了下来了。

  哭啥子嘛,小鬼。三排副摸着景仁的头问道。

  你们让我好找,我半夜就起来找你们,一直找了你们四五个小时,现在才找到你们。景仁急忙对三排副说。

  有啥子事,你快说。三排副担心有紧急任务被耽搁了追着问。

  连部让我前来通知有紧急情况,附近据点的鬼子出动了,让你们马上撤回连部集结,马上出发转移,没想到,我找你们找了那么久,这会儿,估计咱们连队早已出发了,这都怪我事先没有了解军事哨的方位,没有及时找到你们,把连部的命令耽搁了。

  三排副看见景仁难过地又哭出了声,便像大哥哥哄小弟弟一样安慰景仁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小鬼,别哭了,啊,别着急,吃了饭,我们马上就出发去追赶队伍。如果追不上队伍,我们就在这一带打游击,我们有十几个人十几条枪,我看这没啥大不了的。你也跑了一晚上,饿了吧,先吃饱肚子,等大家吃完饭,我们再想办法,啊,你看你,都是革命战士了,还哭鼻子呢。

  三排副的几句话说的景仁心里热乎乎的,也放下心来。景仁走了大半夜的山路,这才感到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也顾不上身上湿漉漉的,拿出饭碗,连吃了两碗小米饭。填饱了肚子,一脸的愁云就云开雾散了,又和战友们一起说说笑笑准备出发。

  景仁跟着三排副,带着担任军事哨的十班回到连队驻地,连队还没有出发。原来,因为天下雨,附近的鬼子出了据点又退了回去。

  行军路上,景仁窝了一肚子火,便对走在身边的副连长于新林诉苦说,副连长,你给评评理,就因为我在党小组生活会上,批评了班长李一和几句,劝他改一改动不动就骂人讲粗口的习惯,他竟然两次报复我,而且一点也不考虑后果。这次,他明明知道军事哨的方位,却不告诉我,让我自己去找,结果让我好找,找了五六个小时才找到了军事哨的方位。这次如果鬼子真的出来了,失散了一个班,那我可担当不起。要是这次完不成任务,我就打算拉响手榴弹不回来了。

  副连长于新林听完景仁诉说,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安慰景仁几句。那时的思想工作就是这么简单。

  雁门关是古长城的一个分支,周围的山势险峻,山上怪石嵯峨,没有树林,只有灌木荆棘丛生。部队为了避开日军的围剿扫荡,行军多数是走山路,几乎爬遍了这里的崇山峻岭。

  这里的百姓生活较清苦,以莜麦面、山药蛋为主粮。7团在这一带打游击,基本上征不到小米,吃的也是这些杂粮。有时连莜麦面都征不到,只好以山药蛋当饭。有时征到了莜麦面,部队的南方人多,不会做,做成莜麦面坨坨,南方人叫粑粑,一吃就粘牙,吃饱了还涨肚子。部队行军带的干粮也是炒莜麦面,行军赶路来不及做饭,肚子饿了,就抓一把炒莜麦面放进口里,边走边嚼,路上看到有山沟水,用水搅合一下就吃。那时的人活得也粗糙,能抗折腾,环境污染也较少,很少有人闹肚子。

  过了应县向北,就是桑乾河,再往北就到大同。

  这一带就有平原风光,丘陵起伏,是另一番景象。村子里多数是平顶房,百姓的衣着和室内的陈设也比山里人家讲究多了。

  部队到这一带发动群众,建立抗日民主政权。这一带的群众过去经常被兵匪骚扰,见到当兵的就害怕,对八路军也不了解,部队刚进村时,老百姓见到有当兵的就躲。宿营时,战士们就到各家去,一口一个大叔大娘地叫着,帮忙挑水扫院子干杂活,把街道和群众家里的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把老百姓家的水缸都挑满。群众感动了,说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兵,既不抢粮,又不拉夫,还帮老百姓家里干活,一下就把军民关系拉近了。

  这里的年轻女子喜欢唱歌,唱的是雁北小调。在屋顶上纳凉的姑娘们就对着战士们唱起了雁北小调。

大同府呀咳,

九龙碑呀啊,

自己的队伍哟,

来到了村庄。

------。

  每逢听到姑娘们唱歌,景仁也跟着唱,唱的是在山西学的走西口小调。

哥哥你走西口,

泪水在我心里流,

-------。

  当地的群众当时比较封建,年轻妇女不准接触当兵的。景仁年纪小,个头也小,童音未改,看起来还是个孩子,又会唱歌,年轻的妇女与他接触也不那么忌讳,景仁一下子就跟当地的老百姓混熟了,通过与老乡们拉家常,便于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发动群众起来抗日和支持八路军抗日打鬼子。

  连续地行军打仗,部队减员较多,一路上要招募新兵补充到连队。九连先后补充了阜平县、繁峙县招来的新兵。阜平县经过晋察冀边区两年多的建设,补充的新兵素质较好。繁峙县是敌占区和游击区,征兵工作各村庄还是采取分派名额到各家各户,由村民出钱,给出兵员的家庭生活补贴,抽壮丁。所以招来的兵员中,有些是无业游民,有的是在旧军队当过兵的,素质差了一大截。这些新兵在当时艰苦的环境下开小差的也比较多。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